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一场戏也有前世今生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8:37:30

  

叶长安眼里有心疼也有悲伤,心疼是我的,悲伤则是小若的。他说,对不起,请给我一段时间让我跟过去告个别。

  

我的脸不是我的

  

晚上的风很大,我穿着那条陌生男人寄来的紫色小礼服裙,紧张地左看右看,心里别扭得要命。看了看手机,还差五分钟就是七点,一场奇特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银龙酒店的灯亮了,华丽的大转门里有人进进出出。我咬着嘴唇,想起了朋友的警告:李芙,你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吗?我劝你不要去。现在什么样的骗子都有,骗财的,骗色的,弄不好这个男人就是其中的一个呢!可别为了一点钱把自己陷进去。

  

我苦笑了,那可不是一点钱呢!四千块,足以把我从房东的白眼下解救下来好几个月,我都好几月没有付房租了。

  

为了这四千块,我就必须在银龙酒店大厅里演几分钟的戏。

  

晚上七点整,我穿着那身像偷来的衣服来到了酒店门口,在门童看似谦恭实则势利的眼光下通过了旋转门。这场戏的设计是:在大厅里,会有一个男人迎过来,我得和他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当然,话说完,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大厅里的男人有几个,却没人迎上来。我踩着高跟鞋开始左顾右盼,心里一阵恼火,难道被那个男人放了鸽子?又或者,是有人和我开了个玩笑?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后,我转身,准备走人。

  

一只手从身后搂住我的腰。小姐,不要走,陪我喝、喝一杯怎么样?一个酒气熏天的男人凑过来不怀好意地说。我一惊,使劲挣扎起来,眼见那张臭嘴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把手中的包扔到了他的脸上。就在我混蛋、垃圾骂得起劲的时候,我转身看到了一张男人震惊的脸,他喃喃地说,小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若?我瞪着他,忽然想起了这场戏中的女主角,小若。原来,这个斯文的男人就是这场戏的男主角,叶长安。

  

我的脸热了一下,但并不觉得很尴尬。就算表现得再难看,我现在的样子也绝对不会被熟人认出来。

  

因为这张脸,不是我的,我戴了人皮面具。

  

我的名字不是我的

  

叶长安第五次来找我。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坐在那看我忙碌。偶尔帮忙递一杯水,拿一张纸巾。我终于忍不住又发起飙来:

  

姓叶的,你什么意思啊?就算我没演好那个小若,可钱我没收啊,衣服也退给你了,我不欠你了呀!你干吗还跑来骚扰我?

  

或许是因为见识过我的张牙舞爪,叶长安也不生气,他微微有些伤感地恳求我说,李芙,我只是想再看一下小若,你能不能,再满足我一次?

  

我一时不知道该对这个痴情的男人说点什么。

  

半年前,我做道具师之余,在淘宝网开了一个网店,专门出售人皮面具。因为职业的关系,我的人皮面具做得细腻逼真,栩栩如生。而且我还能根据顾客提供的照片做出让他们满意的面具来,不过非常贵。十多天前叶长安发给我几张小若的照片,并且说,如果我愿意戴上用这张照片做的面具去银龙和他演一场相遇的戏,他愿意加倍付给我酬金。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今天的样子,我长得像小若,那面具是按我的脸模做出来的。这就是叶长安来找我的原因。

  

我还是满足了叶长安的要求,这跟他付我的酬金无关。只是忽然之间,我被这个男人感动了。

  

就这样,我们交往起来。

  

那天我们在人流攘攘的街头穿过,在安静的咖啡馆喝咖啡,在溜冰场摔得七零八落,在露天舞场看人跳舞。叶长安温柔地笑着,大声喊着,小若,小心。小若,快点。小若,别淘气。小若……

  

叶长安的脸充斥了我的视界,叶长安的呼唤充满了我的耳朵,在许多女孩羡慕的目光里,我的心不知为什么像被小虫咬了一样不舒服。在分手的那一刻,我坚决地摘下了小若的面具,直视着叶长安突然变得苍白的脸,我说,别忘了,我是李芙。

  

叶长安怔怔地看着我,忽然转身走了。我目送他狼狈的身影消失在月色里,才想起,我们居然都忘了说再见。

  

彼此都算得上是聪明人,所以,对叶长安不再来找我的事,我有所预料。是我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吓走了他。这样也好,趁着海水还未涨潮时安静地离开,总算还不太遗憾。

  

日子又安静得像海平面,就在我以为忘了这段小暧昧的时候,叶长安的电话打来了,他声音疲惫地说,李芙,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

  

我静静地听着,答应了。

  

 

  

一场戏也有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