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合法的色情服务?“共享硅胶娃娃”:成人体验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24日 20:07:26

将硅胶娃娃打扮成真人模样,然后给顾客提供性服务,这种生意在业内被称为“成人体验馆”,最早出现在广东深圳,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也逐渐出现,许多消费者纷纷前往“尝鲜”。

“美女硅胶TPE娃娃,……跟真人一模一样,有声音,各种脸型供您挑选……”这是陈兵8月26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揽客广告,他工作的这家成人体验馆,两天后将在北京正式开业。

将硅胶娃娃打扮成真人模样,然后给顾客提供性服务,这种生意在业内被称为“成人体验馆”,最早出现在广东深圳,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也逐渐出现,许多消费者纷纷前往“尝鲜”。

但成人体验馆的合法性,一直备受关注,原因就在于其提供性服务,很多人将之与“卖淫嫖娼”联系起来。

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许桂敏表示,按照我国法律,卖淫嫖娼强调的是有生命体的自然人,必须是在两个人之间发生,而硅胶娃娃是玩具,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因此不能按这个罪名来处理。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亮认为,成人体验馆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其经营范围能否得到工商部门的许可仍有待观察,现在的确没有一部明确的禁止性法律来规定其行为。

正是由于合法性不明朗,监管存在盲区,成人体验馆处于一个灰色地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成人体验馆不设招牌,藏身在高层写字楼、公寓或酒店内,在网上打着“SPA按摩”的旗号,但实际上是用硅胶娃娃提供性服务,按小时收费,体验不限次数,有的商家甚至推出了长达十小时的体验产品,变相留顾客过夜。在成人体验馆的实际运营中,卫生、经营也存在一定监管盲区。

一家成人体验馆内摆着产品介绍和价目表。新京报调查组 摄

新奇体验:有店铺半年成交600多单

“找餐厅看到了个成人体验馆,房间床上摆了肉感的娃娃,比充气高级。”近期,微博网友“金金灿”发帖称,他在某生活服务平台找餐厅时,发现了一家成人体验馆。

在某生活服务平台上,也常有消费者分享自己体验硅胶娃娃的感受:“实在太新奇了”。

9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该生活服务平台首页搜索发现,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武汉、成都等多个热门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成人体验馆,上述城市中,多则十余家,少的也有五六家,这些店铺常常出现在“新奇体验”栏目下,即使不输入关键词,系统也会将其自动弹出,并排在前几位。

从商家展示的信息来看,其提供不同风格的拟真娃娃体验服务,会根据产品和服务时长不同,单次收费200元到500元不等,有的商家还推出了租借和零售产品,有的店铺半年内就产生了600多笔交易。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某生活服务平台上,为了吸睛,多家成人体验馆均打出了“SPA按摩”“养护调理”等字眼,购买须知显示无需预约,但进店要佩戴口罩和测温。

零点成人体验馆,位于立水桥北路极客从林社区。第一次与商家通电话时,对方告诉新京报记者“到店体验需要提前预约,就是平台预留的地址。”只是,预留的地址中,没有提及具体的楼层的房间号。

按照预约的时间,新京报记者赶到了该体验馆所在社区后,对方未透露房间号,而是派一名男子下楼,将记者带到该社区的一栋名叫“回+理想乡”的公寓楼。

几分钟后,记者与该男子一同乘坐电梯到达零点体验馆,进屋后套上鞋套,便领着记者去参观房间。

这家体验馆更像个小型家庭式酒店,有客厅、厨房和洗浴室,老板林一和合伙人就住在其中一个房间,另三个房间则是用来开展经营活动的,每个房间内都有一个风格各异的硅胶娃娃,有的高挑丰满,有的呆萌可爱,都穿着性感的衣服,任人挑选。

某成人体验馆内,一具打扮性感的硅胶娃娃被放置在床上。新京报调查组 摄

新京报记者随机选择了一间房,一个半裸的硅胶娃娃端坐在床中央,身高约1.6米,头部、手臂、大腿等多个部位可以摆动,点开背后的开关,能与客户进行简单的声音互动。

林一说,他之前卖过车,还干过熔喷布,疫情之后看到很多地方都冒出了成人体验馆,他觉得硅胶娃娃是新鲜事物,所以和两个朋友开了这家体验馆,他和一个朋友负责门店经营,另一个朋友则打理卖硅胶娃娃的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