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papapa时,最令人兴奋的几种姿势,你知道吗?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0日 13:15:44

  ◆ ◆ ◆

  和季凉川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店的床上……

  我被人下了药,随便捡了一张插在门缝里的小卡片打了上面的电话,叫了一个牛郎。而季凉川是出来谈生意的,一杯咖啡脏了他的裤子,他的助理在酒店开了一间房方便他换衣服。

  一个房间号码的乌龙,他走到了我的房门前。

  那时,我早已被药效折磨的欲火焚身,一听到有脚步声,就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房门,将人一把抓了进来。

  “怎么现在才来,动作真够慢的。”我抱怨着,睁着猩红的眼睛看了他一眼。

  刚才抓人进门的时候只觉得对方身材不错,一米八几的个子,肩宽腰细大长腿,可是这一抬眼,才彻底惊觉对方竟然还真是个“上等货色”,轮廓锐利,五官出挑,英俊的样貌能让韩剧男主角都自惭形愧。

  季凉川微蹙了眉心,视线停留在我发烫的脸上,他问,“你确定在等我?”

  低哑磁性的嗓音瞬间勾动了我的心弦,出于女人的天性,我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目光垂涎的留恋在男人的脸上、隆起的胸膛上,心里的邪火烧的更旺盛了。

  都说有一种帅叫“帅的让人合不拢腿”,加上我当时的身体反应,用这个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一个欺身,我软绵绵的贴上他的胸口,拉着他的领带,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大脑已经混沌一片,明明看见了他西装上的阿玛尼logo,却没有空闲去思考一个牛郎为什么买得起这样高端的国际品牌。

  下一刻,我就垫着脚尖吻上了季凉川,名副其实的狼吻。

  他的唇,微凉又微薄,丝丝凉意通过唇瓣渗入我的身体……

  “啊……”

  难耐的呻吟从嘴角溢出,我试图索取更多,湿热的舌尖急不可耐的撬开了他的双唇。

  不知道之前是不是喝过黑咖啡,他的唇齿之间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苦味,意外的勾人心魂。

  寂静的房间里,暧昧的响起粘腻的交缠声……

  为了配合季凉川的身高,我在接吻时一直垫着脚尖,本就浑身虚软,很快就撑不住了,就算对这个吻恋恋不舍,却也只能从他的嘴上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

  我的腰上多了一股灼烫的力量,将我重重的往上一提,原本正欲分开的双唇又贴在了一起,男人的唇舌甚至反客为主,将战场蔓延到了我的嘴里,肆意的攻城略地,吸允着每一丝甜蜜。

  很快的,季凉川的另一只手掌捧住了我的臀部,我顺势一个轻巧的起跳,双腿分开环在他的腰上,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将全身的重量全部都交给了季凉川。

  我们一面亲吻,一面疯狂的撕扯对方的衣物,双双往酒店的大床上倒去,理智彻底的沉沦在爱欲之间。

  “你叫什么名字?”说话时,他的唇抵在我的脖子上,一寸一寸的吮吸、撩拨。

  “顾……顾晚……”我娇喘着,被他磁性的嗓音蛊惑。

  混沌中,我隐约察觉到男人的身形一僵,然而又很快恢复平静,炙热的手掌在我柔软的身体上四处点火。

  在被粗大硬物撕裂的瞬间,疼痛传遍身体的四肢百骸,眼泪最终还是顺着眼尾往下流。

  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也是心理上的屈辱……

  这是我的第一次,却在别人的设计之下给了一个陌生人。

  ……

  第二天,药效退了,意识也清晰了,回想着昨天晚上种种放浪形骸的举止,我怂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人,只能选择偷偷落跑。

  我等到季凉川先起身进了洗手间才“醒”过来。

  “嘶……”

  双脚才一落地,我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腿心处的酸痛如闪电般传遍全身,差点就这样浑身赤果果的摔在地毯上。

  该死的,昨天做太多次了!

  一边强忍着疼痛,一边留心着浴室里的水声,好不容易才穿妥了衣物。

  离开前,我打开手提包从钱包里拿了九百块钱放在床头柜上,我不知道牛郎一夜的出场费到底要多少,但是这九百块钱已经是我身上仅有的现金。

  正欲转身,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凌乱的床单上——

  那一抹刺目的暗红。

  第一次对所有的女人来说都是敏感而又珍贵的。

  要是可以,我也想像所有女人一样,将自己一辈子最宝贵的第一次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可是……

  想起昨天对我下药的那个人,我的眉心紧了紧,森森地恨意浮上双眼。

  ……

  坐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前面的司机一直透过后视镜偷瞄我的大腿,我警告的瞪了司机一眼,拿起手提包压在裙摆的撕裂处,遮住雪白的大腿。

  就在这个时候,包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爸……”

  我接起电话刚一开口,那边的呵斥声已经劈头盖脸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