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我和我的父辈》从战争到和平,时代变了父爱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10日 16:43:57

《我和我的父辈》从战争到和平,时代变了父爱的表达方式也变了

2021-10-11 23:52 来源:怡儿话书影

原标题:《我和我的父辈》从战争到和平,时代变了父爱的表达方式也变了

时代变了,父爱的表达方式也变了。父爱演变:战争年恨铁不成钢,和平日伴儿去闯荡

还记得前两年我和我的系列电影,有很多让我们感动的时刻,可似乎都没有这部《我和我的父辈》让人感同身受,因为他和我们的父母儿女亲情紧密联系。

《我和我的父辈》父子四部曲都从父子相处的“小”,见到国家、宇宙、未来的“大"。

从吴京的《乘风》到章子怡的《诗》,再到徐峥的《鸭先知》,沈腾的《少年行》,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时代的父亲,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孩子的爱。

世上很少有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也很少有孩子不爱自己的父亲,可是时代不同,父爱的表达大不同,直接影响了彼此的交流相处。

吴京的《乘风》,发生在1942年抗日战争时期,保家卫国的父亲对儿子恨铁不成钢。

章子怡的《诗》,1960年代末的故事,奋战在第一代人造卫星的父亲对儿子急在心头,表达却温和。

徐峥《鸭先知》,1970年代末即将开放时期,上海中药厂销售科长的这个父亲看来最不靠谱,却被身边的儿子最多信任。

沈腾的《少年行》,2021年,人工智能时代的父亲,是一个机器人,替代了不能陪伴儿子的父亲,能力超群情感表达空缺。

《我和我的父辈》除了家国大义、传承和父爱,也有遗憾、痛苦和信任、温暖。我们就从四个单元的四种父爱表达,看看不同年代的父爱给我们多少真实的感受和思考吧。

展开全文

1 《乘风》当钢铁父爱遇见家国大义,有遗憾有珍惜

吴京导演的《乘风》,故事发生在抗战时期,冀中骑兵团奉命保护百姓渡江,团长带着手下防备日军空袭。

这样的年代,团长对刚从抗大回来的儿子,恨不得他快快拥有钢铁的意志,可以奋勇杀敌还能保护自己。

他表现出中国传统父亲那样的恨铁不成钢,以为儿子骑马去玩立即斥责加上脚踢,知道是误会儿子也绝不道歉。因为钢铁般的意志需要锤炼,他希望儿子是个经过捶打的英雄。

作为骑兵团领导和百姓的守护者,团长是受到无数人钦佩的,更受到百姓的爱戴。

因为团长带着骑兵团不怕牺牲守护,百姓才有机会安全撤离日军包围圈,才有了未来的生活。

作为父亲,团长渐渐得到儿子的理解,儿子想成为一个钢铁的英雄,战争年代,只有英勇战斗保家卫国,才能守护自己和亲人的未来。

团长父亲难得温和告诉儿子,不希望他成为岳云,比父亲岳飞牺牲更早。

话音未落,艰难的选择就在眼前,日军即将发现大部队和百姓,父亲的决定是

发出扰乱敌人的信号弹,误导敌军去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儿子所在的方向,父亲选择了完成职责守护百姓,牺牲了儿子。

儿子最后也确实是奋勇杀敌,壮烈牺牲成了岳云一样的少年英雄。

当团长父亲在完成守护百姓的任务,进入深深自责和痛苦中,当他听到一个战斗中出生的孩子和儿子一样,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后来的后来,这个团长父亲,也在一次战争中牺牲。他自己也是一个英雄。

战争年代,父爱的表达是恨铁不成钢,希望儿子有钢铁般的意志,奋勇杀敌保护自己和身边人。甚至可能为了家国大义牺牲孩子和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是特殊年代的一种选择。

动荡的时代,为了保护自己和更多人,必须要有顽强的姿态才能活下去。

生活中,我们也有这样的父亲,习惯居安思危,希望儿女和自己一样有钢铁般的意志抵挡漫长岁月变化的风浪。为此他们宁可做一个儿女眼中的恶人。

谁不想拥有和平时的温情呢,战争年代的父亲,是有遗憾甚至痛苦的,为了磨练儿子的意志,他可能失去儿子的心。

终有一天,儿子在理智上会明白父亲的用心,可是在感情上,却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体会和表达,因为儿子也习惯了用钢铁包裹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