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两对恋人签情侣互换协议 一方不堪思念割腕自杀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15:59:56

  情侣互换,荒唐协议换来一地血腥

  2009年3月26日清晨,四川达州某小区的一幢居民楼里,一声刺耳的惊呼划破了清晨的宁静。“来人啊!有人自杀了!”六幢二单元三楼的一户人家,客厅沙发上躺着一个已陷入昏迷的女子,她左手腕上一道深深的伤口正汩汩地冒着鲜血,血已染红了乳白色的地砖,一旁的茶几上放着倒空的安眠药瓶。她垂下的右手依然攥着两封信,一封收信人是“唐宋”,另一封则是“彭建东”……这场面让刚开门回家的年轻男子惊慌失措,他吓得惊呼起来。

  这名女子叫冯灿,今年刚满24岁,市某局机关职员。受到惊吓的男子就是唐宋,冯灿的现任“男友”,在市某职业中学做教师。而信笺上置名为“彭建东”的则是冯灿在重庆的前任男友。

  校园情侣去留两难

  冯灿和彭建东于2003年均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四川理工学院,在新生联谊会上相识。因都爱好文学,两人同时报名参加了校园春雨文学社,一来二去,爱情便开始萌芽。来自川东山区的冯灿性格内向,美丽秀气;而来自重庆的彭建东则热情奔放,博学多才。

  4年美好的校园生活很快就接近尾声了。2007年4月,彭建东与重庆某外资企业签下了就业协议。当天晚上,他激动地向冯灿描绘未来:“灿灿,跟我回重庆吧!一安置下来,我们就结婚……”然而,冯灿满脸愁云。原来,冯灿是独生女,父亲去世多年,母亲身体又不太好,一直盼着女儿毕业回家好有个照应。

  他们各有各的打算,谁也说服不了谁,那晚两人不欢而散。

  两人都试图说服各自的家人,但两个母亲在电话里争执不下,最后,竟然吵了起来。

  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到毕业。7月初,冯灿只好独自回到达州,并参加了市里的公务员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被录用到市某局机关当办事员,而彭建东则去了重庆那家外企。

  热恋的恋人天各一方,他俩只好背着父母用短信和手机倾诉相思之苦。每次在电话里谈到未来时,两人都感到很茫然。慢慢地,他俩对这段感情有些绝望。

  荒唐协议情侣互换

  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彭建东百无聊赖地在网上闲逛,忽然,他被一个名为“情侣互换”的帖子吸引住了。当他看到发帖人身在达州,而其女友正好在重庆时,心狂跳起来。他收藏了帖子。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个无意中看到的帖子,最后改变了他们四个人的命运。

  2007年12月的一天深夜,冯灿和彭建东在QQ上聊天,彭建东鼓足勇气将那个网址发给冯灿。看完那个情侣互换的帖子后,冯灿五味杂陈,流着眼泪给恋人打出这样一句话:“我非常理解他们!”

  次日,彭建东鬼使神差地加了发帖者留下的QQ号。发帖者唐宋是中学老师,在达州市一所职业中学任教,而他的女友尹媚居然就在彭建东所在公司对面的写字楼上班。一切都那么巧合,这是不是缘分?两人越聊越投缘。他们互发了自己和女友的合影,并交换了联系方式,最后约定,去做女友工作,尝试互换情侣。

  见男友真打算互换情侣,冯灿震动不已,断然反对。但彭建东劝她:“你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忙起来连吃饭都会忘记,没有人在身边照顾你,我还真不放心。就当交个新朋友吧,大家可以互相照顾……”经不住男友的多次劝说,冯灿一点一点动摇了,她觉得身边有个人照应也不是坏事。

  第二天下班前,冯灿接到唐宋邀请她吃饭的电话。当她来到约定的那家餐厅时,高大帅气的唐宋已经守候在门口,他小心地为冯灿开门、引座,并接过她的包放在桌面内侧……那一瞬间,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了冯灿心头,那就是被呵护、被疼爱。

  而在重庆,彭建东和尹媚也在同一天相约,两人性格都外向健谈,又都喜欢运动和美食,刚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题,像小别重逢的恋人。一个月后,在两位女主角的默许下,彭建东和唐宋商量签订了《情侣互换协议》:

  一、甲乙双方互换情侣,结成新的组合。新组合可自由发展培养感情,若发展得好,今后可以走向婚姻;

  二、互换情侣后,若新组合确立恋爱关系的,应及时告知以前的恋人。确立新的恋爱关系后,和以前的恋人仍可做朋友,但双方不能背着现任恋人偷偷接触,否则视为不忠诚;

  三、甲乙双方都尊重对方隐私,不得随意向外人透露情侣互换之事;

  ……

  2008年3月初,四人还专程在重庆碰了面。分手时,看着陪伴了自己3年的彭建东站在另一个姑娘身边,冯灿心里很不是滋味。 旧情新爱各有悲欢

  回到达州后,唐宋开始正式约会冯灿,隔三岔五地接她下班。在外人看来,他们与一般情侣无异。但冯灿心里清楚,自己爱的依然是彭建东。和唐宋一起吃饭,她总忍不住点彭建东爱吃的酸辣鸡丁和泡椒鳝段;一起逛商场,她总爱拿彭建东最喜欢的休闲服样式在唐宋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每次约会分手时,她总喜欢夸张地说上一句“那我走了”,然后习惯性地等待着那个甜蜜的“分手吻”,但每次唐宋干脆利落的一句“慢走”总让冯灿如梦初醒——一切都变了,彭建东已经一去不回!

  2008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冯灿母亲摔伤了,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冯灿不由自主地想起彭建东,大学几年,大小事情都是彭建东打点,几乎不用自己操心,要是建东在身边多好啊!她忍不住掏出电话,摁下那串熟悉的号码,但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无人接听。冯灿的心不断下沉,眼泪一滴又一滴,落到半年前两人大头贴的灿烂笑容上……

  而就在唐宋经常约会冯灿的同时,彭建东和尹媚却像遇见了知音,一有机会,两人就一起吃饭、逛街、聊天。彭建东有着重庆男人的热情体贴,碰到矛盾总是迁就尹媚。相处不久的尹媚便喜欢上了他,隔三岔五带着水果到彭建东家。彭建东的父母也很喜欢这个活泼、漂亮的女孩,为了杜绝儿子再暗地与冯灿联系,几次暗示他们确定关系。彭建东在尹媚的攻势和父母的催促下,很快接受了这段新的感情。

  冯灿母亲入院的那天晚上,正好是尹媚23岁生日,彭建东作为生日宴会的组织者正式出现在尹媚的挚友面前。冯灿打电话时,彭建东没接,因为他当时正在尹媚朋友的逼问下进行真情告白……

  “我和她已经好上了,祝你和唐宋能早成正果……”第二天,彭建东在QQ上留言,告诉冯灿自己已与尹媚正式恋爱。看到留言时,冯灿刚从医院回家,她感觉心被撕成了碎片,每一片都写满了痛……

  心爱的人已经移情别恋,自己也该开始新的生活了!冯灿烧掉了以前的日记,删掉了以前的短信,尝试着忘掉彭建东。她开始主动去了解唐宋的兴趣,甚至天天公式化地和唐宋通电话、发短信,陪唐宋买衣服,在唐宋加班时带着晚餐去陪他……她努力做好“女友”该做的一切,想让自己真正喜欢上身边这个男人,可越是这样,心里的那个影子却驻扎得越深。

  难舍思念血溅信笺

  2009年3月,一位大学挚友来达州出差,看到冯灿憔悴的脸上写满了思念,好友故意拨通了彭建东的电话。激动的冯灿接过电话,她本想好好诉诉衷肠,却听到话筒里传来尹媚的声音:“亲爱的,快点讲!我们还要去看结婚礼服……”冯灿愣了,憋了许久,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她呆呆地握着话筒,只听到彭建东那句“再见,保重!”

  回到家,冯灿辗转难眠,她无法相信,彭建东这么快就要和别人结婚。冯灿决定亲自去一趟重庆,她要当面问清楚,彭建东是不是真的变心了。

  3月10日,冯灿去了重庆。彭建东被冯灿留在了房间。“建东,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清晨,在幸福的呢喃声中,冯灿满意地入睡。上午醒来,彭建东早已不知去向,桌上留着一张便笺:“灿灿,对不起,我走了;我和尹媚已经领了结婚证,婚礼就定在五一……你要照顾好自己……”握着彭建东留下的这张薄纸,冯灿终于悲痛地承认,过去的一切并没有回来,自己不过做了一场梦。

  回到达州,冯灿大病了一场。3月25日,她收到彭建东的邮件,说他和尹媚的婚礼定在5月1日,邀请她和唐宋参加。那天晚上,万念俱灰的她先吞下安眠药,然后又用小刀朝自己的左手腕狠狠割了下去,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冯灿去世后不久,尹媚也和彭建东取消了婚礼。冯灿的离去给其他三人的生活抹上了重重的阴影,那阴影已经遮住了他们通向幸福彼岸的路。感情岂是游戏?真爱怎能互换!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据《伴侣》 (来源: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