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4日 09:40:24

  大年初一的晚上,齐齐哈尔市龙江县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邓霞,接到了停止休假的紧急通知。当晚,她正带着两个孩子在白山乡的婆婆家过年。第二天,来不及跟熟睡的孩子们告别,邓霞独自一人返回医院,披上白衣“战袍”,扛起了肩上的重担。

  2月8日,她主动请缨,进入感染病房工作;

  2月23日,她收拾行囊和同事一起赶赴湖北支援。

  3月12日,是她奋战在“抗疫”前线的第48天。

  以下是她给我们讲述的故事……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返 岗

  大年初二出发时,天还是黑蒙蒙的,两个孩子都在睡觉,我亲了亲他们的小脸,来不及跟他们告别。返回龙江县城的大巴车上,没有几个乘客,暗色的车窗像黑黝黝的大洞,人在车内能听到车窗外的风声。我的心脏跟着大巴车一起颠簸,有种莫名的紧张。

  再次走入医院,感觉有点陌生,同事们行色匆匆,患者也都戴上了口罩,只能看到他们的眼睛。没多久,龙江县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随后疑似患者与需要观察的病患也被送到医院,感染病房的工作量剧增,护士们实在忙不过来,2月8日,我请缨到感染病房工作。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我性格挺要强的,不管做什么,要做就要做好。我们学习穿脱防护服,每次有人试穿,我都在旁边看。只要穿好防护服,感染病房的工作其实没那么可怕,疑似患者每人一个单间,我们每天给大家测体温、送饭,在病房消毒、清理患者的卫生。

  我能明显感受到患者们的忧虑:给他们测量体温,有的人很反感,“不是刚测完吗,还要再测吗?”;一旦有新人入院,就会有人说,给他安排到离我远一点儿的房间;有的人坚信自己没病,害怕医护人员携带病毒,每天指挥我们给各种角落消毒;还有人体温升高一点儿都特别害怕。好多人最想的就是回家、回家、回家,感觉只有家才最安全。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孩子刚2岁的女士,因为跟一例确诊病例接触过,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她体温上升一点儿就开始焦虑,给医生一遍遍打电话,坚信自己没有病,但看谁都像病毒携带者。不用检查的时候,她就拿着手机一遍遍看孩子照片,她说孩子从出生起就自己带,不是孩子离不开自己,是自己依赖孩子,一激动就落泪“我不能有事,不然孩子怎么办啊?”还好,她核酸检测是阴性,最后成功出院了。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战 斗

  2月23日,龙江县第一人民医院接到组建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通知,我第一时间报名了,到湖北后,我们被分配到湖北省安陆市。24日抵达安陆,这个我从没听过的城市,给予了我们很多的温暖,骑着摩托车的交警给我们开路,高喊“感谢黑龙江,感谢医务工作者”,给我们加油。

  我们工作的医院叫安陆市普爱人民医院,大家居住的宾馆就在医院对面。好多同事就带了一身衣服过来,结果洗完的衣服三天了都不干,没有暖气的室内特别阴冷,每天睡觉都要插上电褥子。好在当地人特别热情,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件羽绒服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知道我们听不懂方言,大家都尽量用普通话跟我们沟通,听说东北人口味重,他们做饭还特意多放油,我在这里吃到了过去从没吃过的油菜花和青豆。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

  我在医院的感染三区工作,接待我们的时候,当地的护士长给我们讲了感染病区最初建立时的艰难。患者暴增,来看病的人都在求救,她在人群中每走一步,都有无数双无助的眼睛望着她。防护服不足,医生们把防护服让出来,优先提供给护士穿……她一边说一边流泪,我当时特别难受,觉得自己来得太晚了。要是能早一点儿、再早一点儿帮帮她们就好了。我们院的护士被分配护理轻症患者,他们的隔离病房像方舱医院一样都是板房。

  白天值班上午4小时,下午4小时,4个护士负责40多名患者。进入病房就要跟外界隔绝,所有的沟通都靠对讲机。我们会把患者的基本信息写下来,把单子贴到透明的玻璃门上。穿着防护服的身体特别沉重,听力也会下降,自己就像离开水的鱼,总是喘不上气。

想孩子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