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深圳出租屋故事(2)搜出长短枪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30日 12:29:14


深圳出租屋故事(2)搜出长短枪
 
2006年09月13日04:07 深圳商报  

  深圳出租屋故事(2)

  搜出长短枪

  深圳商报记者徐恬通讯员陈守煜

  一群人高马大的疯狂持枪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栽在了两个“黄毛小子”的手里。

  闭门羹

  “又吃了个闭门羹!”2004年8月19日下午,黄贝出租屋综合管理所凤凰社区管理站的管理员王治平和陈守煜与往常一样在辖区的小区里奔走,登记出租屋以及租住人员的信息,当他们来到凤凰路某大厦29E房时,明明听到里面传出清脆的女声,谁知,他们一敲门,屋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您好,我们是出租屋综合管理员,请开门配合我们登记一下租客的情况。”敲了几次门,就是没有人开门。租户为什么不开门接受登记呢?王治平和陈守煜交换了一下眼神:可能现在屋子里只有女孩子在,不敢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吧。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没少遇到,于是他们决定先去别家登记,过一会再倒回来登记。

  可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多次到这间出租屋登记,次次都吃“闭门羹”:不是没有人在屋里,就是屋里明明有人,却始终不开门。有一次,王治平和陈守煜专门选择晚上的时间上门登记,他们没有先敲门,而是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屋里有照明灯光,隐约还传出脚步声和电视机的声音。“有希望,说不定这次能敲开门。”可是这一次他们还是无功而返。

  “住在这间房里的人一定有问题。”王治平和陈守煜将这间出租屋列为重点登记采集信息的对象。

  黑衣人

  在此后的日子里,王治平和陈守煜经常来到这个大厦的一楼大堂,留心观察大厦出入的人员,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哪个是住在29E房的租客呢?他们悄悄地向保安员和其他租户打听,希望能找出29E房租住人员的“蛛丝马迹”。

  “29E房住了几个人?”“8个吧,好像有4个男的4个女的。”“他们是哪里人啊?”“听口音应该是东北人。”“长什么样子呢?”

  “那几个男的都长得高高壮壮的,可能都有一米八,他们全都留着平头,有的还带着很粗的金项链呢。”

  “他们一般什么时候出门呢?”“通常晚上才出门,白天都在屋里睡觉。”

  根据保安员和其他租户提供的情况,王治平和陈守煜在脑中一遍一遍描摹着这8个人的样子。

  这会是怎样的一伙人呢?王治平和陈守煜将这一情况向社区民警黄建华进行了详细的汇报。“为了避免惊动租住人,最近暂时不要再敲门登记这间出租屋的情况。但要通过各种渠道从侧面关注租住人的动向,经常到大厦的监控室看一看,防止租户搬走或伺机在周边作案。”王治平和陈守煜在黄建华的指导下,对29E房加强了跟踪监控。

  这8名租客本以为“我不开门不接受登记,你们拿我们没辙”,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两个小青年眼里。将近三个月的观察,他们摸清了29E房里这群人的活动规律和通常的去向。

  “猎虎行动”

  11月18日,罗湖区开展出租屋大清查的“猎虎行动”,黄建华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把这间出租屋作为重点清查对象上报到黄贝派出所。

  当天上午8时,在派出所的统一部署下,王治平和陈守煜协助派出所十几名民警,按照预定的计划来到29E房。

  “您好,我们是出租屋综合管理员,请开门配合我们登记一下租客的情况。”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王治平和陈守煜以出租屋登记为由敲响房门,希望给对方造成一种错觉,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出租屋信息采集。

  “咚咚咚”敲了几次门后,他们听见屋里有人走到门口,屋里的人通过猫眼往门外看了一下,确定的确是两名出租屋管理员。但他们没想到,十几名民警早就埋伏在门外猫眼看不到的“盲区”里。

  这一次,房门意外地打开了,开门的是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客厅的椅子上还坐着两名男子,都长得非常高大强壮。在房门打开的瞬间,埋伏在门外的十几名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房内。这时,正在卧室里睡觉的一名男子和4名女子也被惊醒了,都来到客厅里。

  民警对他们进行常规询问的时候,他们个个都表现得非常镇定,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随后,民警由一名女子带路对里面的房间进行检查。这时客厅中一名男子坐不住了,神情突然异常紧张,手在不停颤抖。经验丰富的民警预感到将有情况要发生,下意识地抓好手中的枪。王治平和陈守煜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捏成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