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花开花尽花常在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0:30:25

  亲亲你的温暖,照亮了我的心怀,我想那独特莫名的心跳,也许是恋上了你清晨初醒,睡意绵绵地喊:“熙小姐,熙小姐,熙起床了,你出门我再睡会儿,到时间你打电话催我起床上班”。

  ——引

  【前世我是你的丫鬟】

  奈何日短情却深,一场错误注定你我今生相伴,我说“风萧庭”留下的离别书,是我前世未完成的心愿,我不愿看着你为了我放弃你的家庭、前程,我只是你的丫鬟,配不起你的幸福,我选择离开,离开了伺奉你熟悉到如家的大宅,离开你许我的温暖,我走了,却也舍不得,看到你痛苦绝望地迎娶舒家小姐,发了疯地冲出来,我告诉老夫人让我继续照顾你和少奶奶,就这样平静地不知过了多少个泪流满面的夜晚,你说你爱上了少奶奶,我跟着你有些年头了,想给我找个好人家就嫁了算了,你说你现在已把我当妹妹看,顷刻间眼前的一切天昏地暗,我紧紧地抱着曾经熟悉温暖的胸怀,而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把我从你怀里推开。我笑笑,调皮地说请哥哥帮奴婢安排成婚,你满心欢喜的给我说了户富家子弟做了填房,你把我送上花轿,

  告诉我:“熙妹妹,你下半生有归宿了,哥哥也放心了。”

  “伟少爷再见,再见……

  我知道你若没有看见我幸福离开,你也不会安心过你的生活,这一次我已决心离开,我在交杯酒里下了药,我睡了,只是睡了,……我合上写了很久的日记本,默默祈求能遇上伟少爷,与你问个究竟!

  【今生我在虚拟的网络里找到他】

  “我嘴角的痣,生带来,死带走,不离不弃”,对的,不会错,他是伟少爷,我知道一定是他,他说过“我嘴角的痣,生带来,死带走,不离不弃”,这段话是我在校园交流群里一名叫月生的QQ资料上看到的,我想孟婆并没有骗我,今生我真的遇到他,可他呢,他又还能记得我吗?

  “林月生,你个骗子,不给我说清楚,我这辈子,下辈子都还会缠着你,我一定能凭着直觉去到你身边”,我一出口便像个疯婆子,让他措手不及。

  “啥,沫子熙,你在发什么疯,我骗你什么了,是骗你色,还是骗你财了,发育都还没完全我会骗你色吗,你我素未谋面,我有骗你钱么?”他到说得理直气壮,我如何说出前世他骗我嫁给一老头做填房,这不是可笑么,简直无稽之谈。

  “你,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没话反击,你就骗了我。”你这个痞子。

  ……

  也许,真是我弄错了,单凭一段平常的资料是无法确定他是伟少爷的,可我对他却有莫名的亲切感。也许是命中注定,我们都是因为热爱文字而相聚在校园圈这个温暖的大家庭里,我因为第一次上榜两篇文,空间访问量还算可观,林月生是做策划,宣传的,他无聊就喜欢在群里发些消息,弄了链接联盟,空间访问量多的才能报名。

  “沫子熙,咱私聊,你过关了,在你空间建模块,不要删除,我会常来检查的。”他一个人在那气势逼人的说着。“子熙妹,今晚我们联盟成员都写篇文,明天抢占社区版块,快写,乖了,”林月生殷勤地说,我只是新生,写篇文得七八个小时,凌晨五点,月生发个表情说是让我起床了,“子熙妹,你还没睡呢,那文我还没写,”林月生,你个骗子,哼,不理你。

  【林月生,你就是伟少爷】

  这个让人讨厌,一个痞子,一个骗子,竟还是位痴情种,记得第一次视频,我认真听他倾诉着所有,虽然光有些暗,但我还是能看到他嘴角的那颗痣,对的,没错,林月生就是伟少爷,听他倾诉了好久,自己都真的陷进他的情里了。“子熙大妹子,你最好了,跟哥哥表白吧,让我拒绝你,心理会平衡很多,”他说得挺可怜,我帮人帮到底,考虑了潜台词酝酿好感情就真的表白了。

  “林月生,你沉默啥啊,还不快拒绝,我已经表白了,你还想怎样,快拒绝啊,那心理就平衡了。”

  “你真的很傻耶,你说得那么真诚,把哥哥感动了,哥哥就先答应你吧”,随后林月生一脸坏笑。

  “林月生就是个骗子,前世骗我嫁给一老头儿做填房,昨晚骗我写文,今晚骗我跟他表白,这么多证据,还说没骗,还想抵赖么,你个骗子,你得补偿我。”

  【今生他是我的护花使者】

  “林月生,你给我听着,你两个晚上骗我两次,罚你从今天起当我的奴隶,偿还我。精神损失,心理损失,心情损失”。

  “子熙小姐,你损失么,我都是你的人了,以后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月生就这样,我现在都习惯了,喜欢和别人说些暧昧煽情的话,我才不相信他呢。

  “子熙小姐,以后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呢”?他又献殷勤来了,“子熙小姐,小的不会骗你了,给我一次机会还债吧!”

  “林月生,你少来了,谁不知道你身边女人多的是。”

  “熙,你会喜欢我的吧,会爱上我吧。”月生一只问。

  “那你呢,为什么不是你先喜欢上我,不是你先爱上我呢,你对我如何,我就以相同的方式回报给你。”你不是也说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那么爱呢,也是相互的,所以感情也是相互的。

  “虽然是每天都能听到你的声音,听到你总唱那首唱不全的歌,你睡着时的呼噜声,还有说的梦话,“宝贝”,可我不是你的宝贝,你心里的那个人也不是我,你梦里喊的人也不是我,你的心情,你的生活,你的所有都不是我,我也未曾到过你的心,你也未曾把我放进你的心里,否则,你不会答应我不和别的女人搞暧昧,我哭了你会给我擦眼泪,可很多时候你都不能做到,你这个家伙,今生当我的奴隶都还不安心,还真伟大,能给好多女子当奴隶呢”。我在日记本上记下了关于林月生(伟少爷)的第二篇日记。

  【我们合同得改期了】

  “林月生,你这个奴隶做的很差劲,罚你给我当奴隶的时间延期间延长了,具体时间,定在我们都放开彼此的手的那天,到时我再把年月日填上,你就不再欠我了,”我命令的口吻让他更是得意。

  “熙小姐,那如果是我不放手呢,或是我放而你不放手呢,或是我们都不放手呢,那是不是我就一辈子没有自由了?”

  这个林月生,哪有像他这样当奴隶的,还敢质问本小姐,想想前世我还给他当过丫鬟,虽然还跟伟少爷有过一段未完成的感情,我当丫鬟时可不敢质问少爷的,真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的佣人啊,都有脾气,都有个性。

  【花开花尽花常在】

  林月生,真想你给我放一辈子的奴隶,做我永远的护花使者,无论是以什么方式,什么名义在一起,请你记得,在远方喧嚣世界里,我是你前世的丫鬟,我们有一段情还没有结局,在我遥远的附近,有你,你今生是我的奴隶,我们都得学会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这段前世今生无果的情,路还很长,你只要在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里用心做好我的奴隶,那这不完美的结局就已经很完美了。在未来的某一天里,我们难买会碰壁,磕磕绊绊总会有,未来我们可以一起走,走到多远,走到世界的尽头好吗,我们明年一起回家吃饭……

  “我的大小姐,沫子熙,熙小姐,都几点了,还在睡,八点半了,你不用上课吗?喉咙好点了没,关键我想说,沫子熙,八点半了,没叫我起床,上班迟到了,拜托,我的消极,你还没梦醒吗,起床了没,我上班了……”

  被他这一说,我倒是吓了一跳,整个人清醒了过来,还得上课呢,还白日做梦,都迟到了,下次别梦了,原来是梦,梦醒,人还在,就好了……

  后续:花开的时候总希望花常在,花谢的时候总期盼花开,爱恋的时候总想着永远,别离时才明白下一段情会再来,花开花会谢,相爱相离别,谁也没有永远,永远有多远,花开在灿烂是最终的永远,离别在不在相爱是最初的永远,最初此,最终是彼,在很多个最初我们总会想到最终,在很多次最终之后我们总想到最初,也许这会是爱最好的诠释!

  

花开花尽花常在

上一篇:爱情的价值

下一篇:上帝藏起了一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