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闺蜜不甘失恋 既然搭上我老公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0:29:22

  小然是那种长相精致,气质特别好的白领女子,有着一份不错的职业,爱情和婚姻也是顺风顺水,只是应该一切都好的她,眉宇间却笼了一丝细微的轻愁,固然只是一掠而过,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涛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两个熟悉时间已超过8年。
 

  
 

  从谈恋爱到结婚成亲,可谓有稳定的感情基础。大学毕业,我进进公关公司工作,而他则进进了房地产公司做策划。这几年房地产生意火爆,涛的事业也随着风生水起。如今,他已经是徐州一家房产公司的策划经理。
 

  
 

  自从涛事业有小成以后,身边的姐妹们经常在耳边提醒我,一定要把老公看紧点儿,现在很多女性专门挑那种成功的已婚男人下手。每当听到这些,我总是一笑置之。男人是看不住的,我一向这么以为。况且,我和涛的感情基础那么稳固,哪能随便就被抢走?再看看我自己,身材依然窈窕有致,加上多年来坚持舞蹈,气质上更是没得说,走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要是说起担心,也只有他担心我的份儿。
 

  
 

  前年夏季的一个午夜,知了不知倦怠地在窗外叫着,屋里即使开了空调,还是热得要命。涛只穿条四角内裤仰躺在床上,而我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掉才能让自己感觉到一丝凉爽。就在这时,家里的门铃不知倦怠地响起来,我挣扎着站起来往开门。
 

  
 

  门开了,门口站着我的朋友小静,她满脸泪痕地看着我。她见到我把门打开,就一下子扑在我怀里,呜咽着告诉我,她又失恋了。我暗自叹了口气,把她让进了客厅。涛从卧室里探出头来,见来者是个女性,又赶紧把头缩了回往。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穿着整洁了。我不记得这是小静第几次午夜来我家了,由于她失恋的次数太多,又或者是她的朋友太少。
 

  
 

  小静在工作中可谓是独当一面的铁娘子,可是在感情上是不折不扣的白痴。我总记得她的男朋友经常会在我们女性聚会上打电话来嘘冷问热,也会在逛街时候看见她的男朋友忽然出现为她那一大堆衣服埋单。只是,每次出现的男人都不同而已。
 

  
 

  这些出现过的男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和小静热恋后不久就销声匿迹,这似乎成了小静每次来我这里哭诉的根源。小静是那种典型的古典美少女,弯弯的柳叶眉、大大的杏仁眼、小小的樱桃口,哭起来的时候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只是为什么,每次失恋的人都是她?
 

  
 

  所有劝解的说辞我已说了无数遍,又照本宣科了一遍后,我拉小静到卧室睡觉,让涛自己睡在客厅里。困乏至极,我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之中还能闻声小静轻轻抽泣的声音。
 

  
 

  第二天起床,我还没睁开眼睛就直觉地翻身寻找涛,结婚成亲一年多了,在他的气味中醒来,睁开眼睛能够看见窗帘缝隙里穿过的阳光,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只是这次我扑了个空,我的意志逐渐清醒,然后才意识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小静,她现在往哪里了?
 

  
 

  我翻身下床,推开卧室的门,一阵炸荷包蛋的香味扑面而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真香啊。很久没在家吃早餐了,我和涛都是天天早晨随便买一包豆浆就上班的人。我再抬头,看见涛端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眼前摆着煎馒头片、荷包蛋和小米稀饭。他对面坐着小静,似乎还没来得及解下围裙。
 

  
 

  小静见我从卧室出来,绽开笑脸:早!快来吃早餐吧。我的心里忽然没有来由地闷了一下,为什么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像是多余的?不过随即我的心情又晴朗了起来,暗笑自己太敏感。
 

  
 

  小静的气色比昨夜看起来好了很多,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我放下心来。涛的单位和小静顺道,我吃完饭放下筷子说:我往上班,涛你顺道送小静上班吧。看见涛点了点头,我抓起皮包冲下楼赶公交车。
 

  
 

  自从那天小静离开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再打电话来。有时我和朋友们逛街、喝茶时想起她,就会给她打个电话。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又恢复到以前那种清亮和神采飞扬的状态。朋友们会打趣道,是不是有了新的男朋友。她只是很甜蜜地笑。
 

  
 

  涛的工作依然很忙。而且公司新近上的项目需要他加班加点,从前天天放工不管多晚都会回家的涛,现在每过两三天才会回来一次。
 

  
 

  我的工作固然不忙,但是我从不是那种黏人的小女性。即使没有涛在身边,我的生活依然被安排得很好。天天放工后,我会参加不同的学习班,有插花班、家政班,还会参加一些美容讲座和沙龙。我一直觉得,男人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里除了婚姻和爱情以外,真的可以很出色。
 

  
 

  周日回妈妈家,本来和涛说好一起回往,可他临时有事,我自己打个车就风风火火地过往了。吃午饭的时候,妈妈一边把我爱吃的鸡爪子夹到我碗里,一边对我进行某种诱导:我说丫头啊,你看你和涛结婚成亲也快一年了,怎么还不考虑要孩子的事呢?
 

  
 

  我对付着眼前的鸡爪子,头也不抬地说:妈,我才多大啊,那么着急要孩子做什么,我还想自由两年呢!妈妈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晚上回家的路上,我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妈妈说的话。我已经28岁了,的确是该有个孩子了。回到家里,看见涛已经回来了,正一声不响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换了鞋子坐在他身边,跟他说:嗳,我妈说咱俩该考虑要个小孩子了。涛听了我的话,看了我一眼,没吭声。我的一腔沸腾无处发泄,就这样生生地熄灭了。我看他没什么反应,又推了他一下:你说怎么样啊?
 

  
 

  涛吞吞吐吐地张口:现在不大合适吧。我的事业正在上升时期,多个孩子拖累,不好。听他这样说,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孩子也不用你生,生了也不用你带,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我冲他大声嚷嚷着,赌气跑到卧室睡觉了。
 

  
 

  我本以为涛会像往常一样,赶紧跑进来抱抱我,哄哄我。可是我一个人窝在被子里躺了很久也没见他进来,我就模模糊糊地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跑到卧室外面,早就不见了涛的影子。我抬起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这么晚,他跑到哪里往了?我往他办公室打电话没有人接听。我拿家里电话往他手机上打,手机铃的声音在沙发上响了起来……哦,原来是忘了带手机。我到沙发上把他的手机拿起来,这时,手机发出了收到短信的嘟嘟声。这么晚了,还有谁给他发短信呢?我好奇地打开来看。短信的内容是:都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到?
 

  
 

  短信的发信人是一串数字,这个号码很熟悉。拿着涛的手机打过往,很快有人接了——是小静。她只是拉长声音喂了一下,我就听出了她的声音。我的心痉挛一般地抽搐,拿着手机的手几乎抓不住任何东西。我感觉,一个残酷的真相正在渐渐地接近。
 

  
 

  我坐下来,拿着涛的手机一条一条地翻读那些短信。由于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或许涛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拿着他的手机翻看。所以涛的那些短信都没有删除过——从那天涛送小静上班的上午起,他们开始了频繁的短信联系。而我,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为涛天天晚回或者夜不回宿是由于工作忙;而小静早已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的恋情——她已经那么久没来过我的家了。
 

  
 

  我没有联系任何人,一个人呆呆地坐到天亮。我想到了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我为什么要傻傻的引狼进室?假如小静那天没有出现在我家,假如那天涛恰似乎前几次一样出差,假如他们没有遇见,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吧。
 

  
 

  早晨8点多,我给我的领导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家里有点事,不往上班了。我把家里所有的门都反锁住,然后又跑到卧室里睡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睡着了,而且很香,直到震天般的敲门声音把我吵醒。
 

  
 

  每次睡醒的时候我都会有那么一刻的模糊。我模糊地揉着眼睛往开门,门口站着一脸焦虑的涛,还有跟在他身后的小静。我镇静地问他,为什么那么大声地敲门把我吵醒。他松了一口气说,怕我由于知道真相而自杀。
 

  
 

  真相?我嘲笑了一声,闪身把他们俩让进客厅。我一直以来都很讨厌吵架,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即使情敌已经立在眼前,我仍不愿失往风度。小静又坐在我眼前哭了起来,涛一脸怜惜地看着她。我看着他们两个,心里就恶心。
 

  
 

  我问小静:你来干什么?小静不说话,只是哭。我又说:不管你是来道歉还是来忏悔,现在我都不需要!我又看着涛说:你回来干什么?对不起,我今天不想说话,你们走吧。涛说:对不起。
 

  
 

  我看着他微笑,心里很痛,可表面上仍可以保持微笑,我问他:你今天带这个女性上门,是来道歉的,还是示威的?你为什么要带她来我的家!
 

  
 

  涛说:她想找你谈谈。
 

  
 

  我斜眼看了一眼小静:谈什么?谈如何勾引别人的男人,谈如何见缝插针,还是谈装可怜!
 

  
 

  涛说:小然,你能不能说话不这么刻薄?
 

  
 

  我为什么不能刻薄,难道我的老公被别人勾引走了,我还要说,走得好走得妙吗?在婚姻关系出了题目的时候,很多女性都会自省: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是不是由于我身材不好,脾气不好,或者是失往了魅力?实在都不是,男人之所以能够被外面的十丈软红勾引走,不是由于你不够好,而是由于他不再爱你了。我很庆幸自己明白这个道理,但没有爱的婚姻也终究是婚姻,对于我来说,它好过单身。
 

  
 

  涛对我说:她怀孕了了。我的心里一惊,然后接着答:好啊,那就生下来,我替她养,不过婚我是不会离的。小静听了我的话,哭得更厉害了。
 

  
 

  摊牌过后,涛就和我分居了。他再没有提分居离婚的事,但我知道分居离婚难以避免。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宁愿这样的婚姻拖一天是一天。家里人并不知道我和涛分居的事,还经常打电话喊我们回往吃饭。从那之后,小静再也没来过我家。

  

闺蜜不甘失恋 既然搭上我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