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陌小莫,谁带你去流浪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0:28:31

  一、陌小莫(1)
程南星气喘吁吁的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和顾景安在村头小河里摸鱼。
他满脸通红的咽了咽口水说,三儿,***死了。我手中的鱼扑通一声掉入水中,溅起一串浪花。***才死了。顾景安推了他一把。他皱着眉头舔了舔嘴唇说,骗你是小狗。我赤着脚向家中跑去,一路的小石子硌得脚底又疼又痒。我听见身后有错乱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顾景安和程南星。
一进家门,我就看见爸爸脸上狰狞的伤痕。一旁哭得撕心裂肺的是干妈葛仪。她一抬头看见我便一把将我抱进怀里,将鼻涕眼泪都抹在我的身上。她边哭边嚎,苦命的娃啊,以后你该怎么办…三儿啊…爸爸突然冲葛仪说,以后不要叫她三儿了。葛仪点点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爸爸起身,向屋内走去。丧门星。爸爸极小声的甩出这个词。我浑身一颤,险些站不稳。
听村里的大人说,妈妈和爸爸一起去县城办事,回来时遭遇车祸。一车十个人,只有妈妈丧了命。得知这个说法后,两天中我一句话都未说。直到妈妈的葬礼结束的第二天,葛仪成了我的新妈后,我突然仰天长笑。顾景安使劲晃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镇定。程南星一激动请来了村里的神婆,神婆用她浑浊的老眼盯着我看了十秒后,决定给我作法,驱赶附在我身上的恶灵。于是,我只好咬破嘴唇让血顺着嘴角流下,并一头倒地不省人事。神婆大惊失色,边逃边说,不管我的事,不管我的事。
神婆的身影消失后,我睁开眼便张牙舞爪的扑向程南星,顾景安死死的拽住他,任我"蹂躏"他。在程南星的惨叫声中,12岁的我告别了已经随着妈妈一同逝去的幸福童年生活。
二、陌小莫(2)
那个本平静的夜晚,葛仪黑着脸站在门口等着玩耍回来的我,全然没有那个和蔼可亲的干妈形象。她抱着臂冷笑说,成天和男娃混一起野,这么小就开始想汉子了?
她越骂越凶,引得邻里都出来围观了。我没有理会她,绕过她径直进屋。她一把将我拽回,一副恶毒的嘴脸。有人说,小孩子贪玩,唠叨两句就行了。她叉着腰颐指气使的说,我自己的闺女我爱咋教育咋教育。人群里传来顾景安的声音,放开她。程南星也在人群里义正言辞的喊道,欺负小孩你算什么本事!可惜他被***一把拽住捂住嘴巴,末了***还不忘向葛仪投来歉意的目光。
葛仪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哟,这么多男娃护着你,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哪里跟别人长得不一样!话音一落,她用力撕扯我单薄的衬衣,我一口咬住她的手。我听见衣布撕裂的声音和周围的惊叹声。整个世界瞬间静止。鲜血顺着我的嘴角流下,滴落到我的锁骨,滑到我的胸前。12岁的我,像一颗刚开始膨胀的新鲜小草莓,在这个罪恶的夜晚,丢失了最干净的灵魂。我站在原地,像一颗枯死的小树,内心空白,只剩一具作废的躯壳。我什么也听不到,我甚至感觉到天地在旋转,我看见葛仪掂着我破碎的衬衣轻蔑的笑着,我还看见程南星噙着满眼的泪水奋力想要挣脱***的手,我多想对他说,你怎么哭了呢,你不要哭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我像一尾孤独的鱼,盛在一个没有氧气的空玻璃瓶中,与世隔绝,万事悲凉。
我是什么时候蹲下抱住自己的呢?我不记得。我从余光里看见屋内爸爸难过的样子,多么深情的样子啊,我差点被感动了。你瞧他,看着我的眼睛满眼都是心疼,却寸步不移的任由我被众人的目光划伤。我突然站起来,拨开人群不顾一切的狂奔。直到一张床单裹住我的身体,一双稚嫩的手紧紧抱住我。顾景安,顾景安,全世界都只剩下这三个字。他说,三儿,不怕。我缩在他的怀里,哭不出来,伤口已被肆意展览,所以失去了疼痛。此刻,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这一个少言寡语的男生,却抵得过千军万马,四海潮生。
我听见远处程南星渐行渐远的哀嚎,三儿!我会替你报仇的!那时的我,将这两个男生作为生命的一份馈赠。那样的不可或缺,在时光的不经意里流转成永恒。
三、陌小莫(3)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爸爸"这两个字更让人绝望。并不是因为葛仪的刁难,也不是因为杜婉清的存在。我甚至庆幸有了她们的存在,才让本该永不灭的亲情的真面目脆弱无辜的像一张白纸一样,丑陋和绝望都不带任何粉饰的呈现在我面前。
杜婉清是葛仪的女儿,人如其名,是大山里的一朵水嫩嫩的百合花。如果不是14岁生日那天,我一直以为尽管他顾及不到我的酸甜苦辣,但也是深爱我的。只可惜那可笑的"血脉相连"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那天,爸爸城里的朋友笑着问哪个才是他的亲生女儿时,他看了一眼葛仪,指了指杜婉清不着痕迹的说,这个。那一刻,我如遭雷轰,呆立半晌。整个过程他都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只是一团随时会自动消散的烟雾。我放下筷子,起身,出门。
我来到顾景安家,见到了村子里唯一的算命先生顾先生。我看着他高深的眉眼,感受着他仙风道骨的气息,我多么想问他,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可我说不出来,我想,或许我应该感激他,感激他说出那些话,才让爸爸找到借口放弃我,遗忘我,最终不爱我。
我抚摸着手掌的纹路,没有表情。顾景安轻声说,对不起,我爸只是混口饭吃。我转过脸看着他,心里默念着那句咒语:女子掌心有一条横亘的掌纹,谓之断掌,命里带煞,会克住身边所有人。我忽然笑了,我说,对不起什么呢,你爸爸不是还给我起了个名儿吗?小莫,莫悲伤,莫哭泣。多好的名字。顾景安的嘴角颤了颤,眉间隐隐可见痛苦之色。
那晚,我和顾妈妈睡在一起。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安,我听见顾妈妈温暖的心跳,我感受得到爱的气息。第2天一早回到家,我预备迎接的暴风雨竟迟迟都未来临。原来,他们要去城里谈生意的事,根本不关心我失踪的一晚去了哪里。我忽然有种浑身通透的感觉,情已如此薄凉,恨已刻骨至此,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那一刻,我的脑子里蹦出了两个字:流浪。总有一天我要去流浪,忘记所有的爱和恨,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被风吹到哪里,就生活成那里的样子。
四、陌小莫(4)
像两年前一样,程南星气喘吁吁的跑到我家冲正摆弄涂劣质化妆品的杜婉清说,婉清,***死了。葛仪的口红从她手上掉落在地,我看着她鲜红的嘴唇,第一次发现她与葛仪是那么像。我忽然就觉得她一定是帮***继续讨债的,她会挖空我的血肉,风干我的躯壳,将我吊在村里最老的一颗大树上,任秃鹰啃食。
她挥手给了程南星一巴掌,向门外跑去。程南星摸着脸笑着说,没事,如果她打我一巴掌,葛仪就能死一次,那我宁愿天天被她打一百次。我的内心遏止不住的颤抖,这是一种怎样的恨意,该恨的不该是我吗?为什么现在我会觉得如此难过,我脑子闪现爸爸难过的样子,情再薄凉,恨再刻骨,血毕竟浓于水。
我向门外跑去,却一头撞见进屋的爸爸。他的衣服湿湿的粘在身上,样子狼狈至极。他一把揪住我,将我重重扔出门外,我没有你这个女儿!胸腔因撞击而剧痛不已,像一把斧头劈向整个胸腔,干脆利落,劈出一个巨大的白骨森森的伤口。我的面前站着一双小巧的脚,它的主人面色冰冷,眼神凛冽的让人心里直颤。是杜婉清。
程南星忿忿的扶起我,将木讷的我带到他家去。顾景安见到我的时候,我正躺在程南星的床上发着高烧。莫名其妙的,发了高烧。顾景安握住我的手,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我仿佛可以进入他的心里。我看见他的心千疮百孔,血流成河。程妈妈为我熬了粥,程爸爸怜惜看了看我,豪气的说,这么好的丫头,他不要咱要!以后你就是我程富贵的女儿!我闭上眼睛,眼泪一滴滴的流回心里。爸爸,你看,谁都不吝啬喜欢我,为什么惟独你嫌弃我。
程南星说,那天爸爸借了程爸爸的面包车去城里,却没想到半路出了意外,车滚落到河里,爸爸拼尽全身力气才逃出来。而葛仪则丧命于车内。村里的人看见我都跟躲瘟神似的,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是扫把星,会把全家人都克死。我的心中除了苍凉,就是好笑。我又想仰天长笑了,为什么没有人说葛仪的死是因果报应,反而全部都是我的责任?
我就这样住在了程家,一住就是两年。有人劝程爸爸尽早将我丢弃,以免给家里带来晦气,可自从我到了程家后,程家的生意却蒸蒸日上。偶尔我也会见到爸爸,听人说他在城里拼死拼活的养着杜婉清。他的身影越发憔悴了,我分明看见他看我时眼底深藏的疼痛,却在下一瞬间变成了畏惧。是的,他怕我,他怕我会克死他。大家说,下一个就是他了。
五、陌小莫(5)
再次见到爸爸时,我已经高2了。偌大的城市里相逢,这是一件多难得的事,此刻,仿佛连仇恨都退避三舍了。他拘谨的笑着说,小莫,你17了吧?明明已经内心汹涌,我却还是面无表情的说,请叫我程小莫。还有,我不是17,是16岁零11个月。
他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我分明看见他眼里的闪着宠溺的光泽。我就是要让他明白,他在我面前,永远都是错的。并不是企求他的内疚,只是要他明白,他当年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女儿。他最大的财富,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他的亲生女儿寒了心。
他涩涩的说,放假回家住几天吧?我摆摆手生硬的说,不用了,放假我还要陪我妈。他愣了下,反应过来了。是的,我有妈妈,我有一个毫无血缘关系却视我如己出的程妈妈,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还有比这更能刺痛他的心的事吗?我终于看见他眼中抑制不住的内疚,他痛苦的表情,这一切都让我是那么痛快。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不爱我,谁都可以抛弃我,惟独你不能,你不能啊。我只剩你了,你都不要我了,谁还会比你更爱我啊。
我转过身,没有说一句再见,甚至没有一句我恨你。这样的漠然,是我千疮百孔的心,对你宣判你我永不相认的最骄傲的方式。也好,从此尘埃万里路,谁也别觉得欠谁。
快走到学校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蹲在马路边痛哭起来。这样的情难自禁,如洪水猛兽般将我带进回忆的旋涡,一点点沉溺在里面。申安将我抱起来的时候,骂骂咧咧的说,死三八,有什么好哭的。到底是被N个后妈虐待过的,心理真是变态至极,看我这梨花带泪的模样竟没有丝毫怜惜。我顿时哭不出来了,我掐着他的脖子说,申安,我咒你这辈子有一千个后妈!他擦了擦我的眼泪无所谓的说,好啦,消气了没?
他并肩和我上了教学楼二楼时,顾景安和程南星正站在我们班门口看着我们。我明显感觉到程南星身上的杀气。顾景安看着我,眼里有一丝气若游丝的疼痛隐隐若若,他没有看申安,径直走到我跟前柔声说,怎么哭了呢?我瞪了申安一眼说,他欺负我了。程南星这把蓄势待发的剑终于出鞘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申安一拳,他们厮打在一起。我连忙拉着顾景安躲到教室里观看激烈的打斗,我趴在窗户上跳起来给程南星加油助威…最终,被处分的他们,纷纷用哀怨死人不偿命的眼神向我射来,顾景安淡淡的笑,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安静而真实。
六、陌小莫(6)
申安是我的男朋友,一个痞里痞气的小流氓。他的新妈更换频率快得令人发指,他说,最高记录是一周见到7个后妈。大概是经历相似,我和申安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吸引了。他说,他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于是我们一拍即合。
17岁生日那天,申安请了我的一堆朋友去KTV狂欢。顾景安保持他的一贯作风默默的坐在一边一言不发,而两杯酒下肚的程南星已经将几天前厮斗的事抛之脑后,搂着申安称兄道弟了。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清瘦的身影。她说,是小莫吗?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走到我身边坐下说,我在门外看到觉得像你,果然是你。我真佩服杜婉清即使势单力薄也依旧笑得如此镇定自若。感觉到我脸色的变化,申安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我递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杜婉清整了整上衣说,有点热呢。接着她捏着衣服笑着说,这件衣服是老爸买给我的,当时他陪我逛街时我就多看了一眼,他就给我买下来了。一千多块呢,虽然有点心疼,不过一想到是老爸的心意就幸福的不得了。我默不做声,心里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抽搐搅乱了。
程南星的眼睛里已经开始冒火了,我生怕他会把杜婉清的头发一根根拔下来。申安突然温文尔雅的说,这位美女怎么称呼?我顿时用鄙视他祖宗十八代的眼神瞪着他这副见到美女就忘老婆的嘴脸。杜婉清生动的笑着说,杜婉清。申安依旧笑着说,***肯定特会起名,这名起得跟处女似的。程南星终于出镜了,他嫌弃的看着申安说,你哪只眼睛看她像处女啊?我看见杜婉清的嘴角僵了僵,继而典雅的笑着对我说,你朋友可真爱开玩笑。你知道吗,爸爸挺喜欢我穿这件衣服,但就是嫌这衣服有点露了。我还跟爸爸说呢,要不把这衣服送给小莫得了。毕竟你12岁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么多人看过,可能你会比我适应这样的衣服…
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凝固。我听见旧日的伤口渐渐被撕裂的声音,像是被剪开一条小缝的锦缎,有一双手冷静的而又迅速地将它用力撕扯,直到撕扯出一道鲜血淋漓的新鲜伤口。杜婉清立刻捂住嘴巴装做很无辜的样子,对不起啊,小莫,我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说完,她起身歉意的看了一圈大家,袅袅而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我,眼里均流露着想要知道12岁的我到底经历了怎样惨痛的迫切。我冲出门外,身后跟着杂乱的脚步声,我躲在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里,被一双温暖的手拽了出来。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吻,我睁大眼睛望着这双布满悲伤和泪水的温润眸子,顾景安,他是顾景安。他的吻像午夜的海浪,凶猛而激烈,冷静霸道地辗转吸吮着我几乎发麻的嘴唇。我没有说话,没有反抗,没有回应,只是安静的享受着疼痛。我终于开始明白杜拉斯的那句话: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早已朝生暮死。
七、顾景安(1)
我和陌小莫手牵手从黑暗里走出来的时候,申安和程南星惊讶的看着我们。他们都看见了。申安仿佛根本不在意我们接吻一事,他没有看我,舔了舔嘴唇对陌小莫说,你是不是被…那个过?我冲上去将申安扑倒在地,奋力的挥着拳头。
所有人都被我吓坏了,没有人相信一向安静的我会像一个疯子一样。陌小莫突然拖住我的胳膊撕心裂肺的哭,你不要打他,求求你不要打他。我心疼的看着她,慢慢起身,心里像是撒了一把滚烫的盐。从他禽兽般的问话中就知道他并不爱她,她却拼了命的维护他。她把他当成了另一个自己,她对他所受的一切感同身受,她怕他受到伤害,实际上是怕自己受伤啊。他们上辈子一定是兄妹,还是那种哥哥常欺负妹妹的那种兄妹。
从12岁那年我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她便是落入我眼里的那粒沙,揉不出来,一碰就疼。瘦小的身体,倔强的神情,看似低到尘埃里,眉间却有别人无法企及的骄傲。谁也说不上12岁的爱情算不算得上是爱情,就像一粒种子,被早早的埋进肥沃的土壤,在经历漫长的光阴之前,它仅有的,也只是一粒种子罢了。
我将床单裹到她身上时,心跳是没有温度的。程南星恨恨的要替她报仇时,我阻止了。深爱是疼的,是流不出眼泪的,是不能尖叫的,是必须忍耐的。我们可以烧了陌家的柴房看葛仪暴跳如雷的样子,也可以将葛仪晾晒的衣服全部偷了去,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可陌小莫却可能因此承受更大的委屈。
那个永生难忘的夜晚,12岁的陌小莫赤裸着上身,像一根连根拔起的树桩,久久地呆立在那儿,然后风驰电掣的长大了,长成现在这个没心没肺的开朗女孩。可我明白,在她的心里,潜伏着一个深渊,即使扔下巨石也发不出声响。
八、顾景安(2)
陌小莫的生日过后,学校里就开始流传起各种各样的传闻。风言风语像巨网般撒下,紧紧勒住陌小莫、我和程南星。因为我笃信,只有我和程南星是真正关心陌小莫的。
说到程南星,不得不提他对陌小莫的情义。那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敏感如我,都不敢妄自断论。葛仪死时,我曾呛过程南星,我说,老天不给你机会啊,你想报仇都不行了。他神秘一笑,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天已经帮我报了。他脸上的那种快乐是我从不曾见过的,就连他收到程爸爸从城里带回的玩具时都不曾那样满足过。
然而这一次,他却和我翻了脸。他说,顾景安,你亲了我妹妹!我抬起头说,是。他仿佛忘记自己说过一遍似的又重复道,你亲了我妹妹!这样的陈述句着实让我不知所措,我以为他会揍我一顿。他却忽然蹲下身抱住头哭起来,他呜咽着说,你怎么能亲我妹妹!我也蹲下来,将手放在他手上说,我亲的是你妹妹又不是你,你这么悲愤做什么?他甩开我的手说,最起码你先通知我啊,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笑了,面对眼泪鼻涕糊了满脸的程南星,灿烂的笑了。
他不哭了,抬起头奇怪的看着我。我收住笑容认真的说,不管有多少人喜欢她,她现在喜欢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我看见他的瞳孔失了焦,仿佛陷入了沉思。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离开。
放假时,我们回到了村里。这是程南星和陌小莫最后一次回来了,程爸爸已经在城里扎根落户。陌小莫来我家吃饭时,妈妈慈爱的笑着对她说,小莫又长高了,你们这群孩子呀,真是一年一个样。我记得五年前她在我家过夜的那晚,妈妈一直是用怜惜的目光看着她,给她热情的夹菜。那时的她有些失神,仿佛记忆里久远的温情,予她却那么稀缺。
这回她不再流露出那样羡慕又困惑的表情了。她已经长成一只外表坚硬,内心柔软的小刺猬,懂得掩藏那些该被忘记的痛楚了。她笑了笑说,我不是小孩子了。然后她忽然附在我的耳边说,如果***妈知道还是一个孩子模样的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会是什么表情?我震惊的看着她,血液在那一瞬间凝固成尖锐的冰渣,再也无法流经心脏。
九、顾景安(3)
我来到申安的住所时,陌小莫正在为申安做饭。我又一次把申安揍了,陌小莫依旧是那样拼命维护。
我指着申安的鼻子吼道,这个男人不爱你,你明不明白?她悲伤的看着我说了一个字,滚。我久久的站在原地,不能动弹。我拉起她的手,将她拽出屋子。她咬我、踢我、拧我,我都忍着不松手。申安没有追上来,也不会追上来。我将她塞进计程车,对司机说,去医院。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挣扎着要下车,我一只手将她紧紧的箍在怀里,一只手拨通程南星的电话。
程南星将钱拿来的时候,我的胳膊上已经被她咬了不下十个红肿的牙印了。程南星红着眼眶对我说,我开导开导她。他们坐在椅子上谈了半个小时,我听见程南星压低声音吼道,你连哥的话也不听了吗?陌小莫反抗道,你们不要管我的事好不好?除了他,没有人更懂我了。他说过他想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宝宝,我们不会让这个孩子受到任何委屈,他不会有后妈,不会有人欺负他…程南星忽然一拳朝墙上砸去,一脸无奈痛苦的表情。陌小莫抓着程南星的胳膊咬着嘴唇说,哥,你不要着急,你不就是不相信他吗?我给他打电话,你听他说。
她将扩音打开,对申安说,亲爱的,你是不是说过你想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宝宝?申安懒散的声音传来,嗯。她欣喜的看了眼程南星又问,恭喜你,你的愿望实现了。电话那边长久的沉默,忽然开口道,什么?小莫啊,你别跟我开玩笑。她说,是真的,已经三个月了。申安不满的声音的传来,你也太胡闹了吧,这么久都不跟我说。她不说话了。申安继续说,你不会想生下来吧?她依旧沉默着。申安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他说,我说陌小莫同学,你会不会太天真了点?你那还有钱吧?不够的话再问你哥要点,没什么事我挂了。
滴滴滴的声音不停的放大的安静的走廊里,程南星关掉她手机说,现在明白了?她抬起头,神色异常平静。她忽然冲我们一笑说,好,我同意做手术。她起身,下一秒却直直的倒了下去。
医生说她晕厥是因为悲伤过度,休息两天就好了。在她醒来之前,杜婉清的电话火急火燎的打了过来,她说陌爸爸病危,让陌小莫赶紧去医院。她不知道,他们父女此时正在同一家医院,只是如此悲伤的陌小莫醒来后又将如何应对接踵而来的噩耗。
十、顾景安(4)
陌小莫赶到陌爸爸的病房时,陌爸爸只剩下一口气。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问他何时得的胃癌,又为什么一直瞒着她,她只是抓着他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儿…陌爸爸虚弱的唤着她的乳名,将一张卡费力的放在她的手上说,密码…是***的生日。她紧闭着嘴巴,使劲的点头,眼泪早已湿了脸庞。直到陌爸爸闭上眼睛,她都没有说一句话,可是我分明看见陌爸爸眼里满足的笑意。那是一种此生无憾的满足,一种冰释前嫌的解脱。这世上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子女的呢?只是大多数看似绝情的家庭的背后都藏着不为人知的苦衷。他留给她一张卡,爱恨绝口不提,却是两人间仇恨融化的催化剂。只因为,那代表的不是一沓厚厚的钱,而是一种叫爱的东西。
我从不相信父亲所说的什么命里带煞,那全是命,上苍赐你的命。
她趴在他的手边,面容平和,睫毛上带着晶莹的泪珠,嘴角却是数不尽的悲伤。人生如河,在河快干涸的时候,她只愿化作一片小的乌云,轻轻的遮掩河床,陪他一起化成雨水。
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让全世界的悲伤都不过如此,让所有的爱都一夜苍老。
我走出病房,看见程南星在走廊里感激的对杜婉清说,谢谢你及时告知我们。杜婉清的眼睛红肿,嘴角却尽是不屑。她没有说话,将背对着我们,看不到表情。
走出医院后,我对程南星说,你以为杜婉清真是那么善良的人吗?像她那样心理畸形的人,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程南星想了想疑惑的问,那她为什么通知我们呢?我淡淡的说,因为,小莫和她爸爸已经井水不犯河水,若她爸爸就这么去世了,小莫心里虽悲伤,但依旧还是恨着的。如果她爸爸临死前能见她一面,并且向她示好,这便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痛,刚得到的爱下一秒就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悲喜交加,是不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程南星的脸色大变,呈现出一种隐隐的恨意。
十一、顾景安(5)
陌小莫的手术过后,我们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安宁祥和的局面。我们三个约好考同一所大学,不离不弃。
一年后,我们如愿以偿。大学开学前,申安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他在程家楼下一站就是一天。他对陌小莫说,我再也遇不到比你对我更好的女孩。陌小莫看他的眼神是陌生的,这个男人曾经被她深深的爱着,护着,憧憬着。但这个男人也深深的把她伤害了。他是如此缺乏安全感,也是如此需要爱。他们是那么的相似,对彼此来说也是那么的危险。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可若再次得到,那便是世界上最廉价的爱情了。
陌小莫18岁生日时,程南星执意要送她一瓶迷迭香香水。申安悄悄的问他,有什么特殊意义吗?程南星神秘的说,迷迭香的花语是,留住记忆。申安"哦"了一声立刻也买了一瓶送给陌小莫。我调侃他们,你们俩在一起,就是四个字:臭味相投。程南星鄙视的看了眼申安说,要不是你以前做过对不起小莫的事,我早就和你成为好哥们了…唉,不提了。申安捂住胸口说,我已经重新做人了,大哥就不能给我次机会吗?哼,总有一天,小莫会回到我身边的。
大一上学期期末时,陌小莫有了男朋友。那是一个40岁的男人。消息一传出,申安和程南星纷纷抱头痛哭。一时,校园网内都是关于大学生傍大款的激烈讨论。而关于这个消息的散布,用心一查便知道这是S校的杜婉清的精心策划。不过,事情确实属实,只是杜婉清这张多事的嘴真让人恶心。程南星说,她还念什么法律系,一点道德操守都没有,人品这么烂,早晚遭报应。
我找到陌小莫的时候,她那副无所谓的表情让我有种揍她的冲动。我压住性子说,你知不知道,那人可以当你爹了?她偏了偏脑袋淡漠的说,我知道。我郑重的说,你是一个好女孩知道吗?你要学会爱惜自己。她忽然笑了,以前我和申安在一起时,你说他给不了安全感,现在我找到个能给我安全感的男人,你又拐着弯说我不爱惜自己?我有些着急的说,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难道你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你们吗?你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你和他老婆离婚?她有些生气的说,我只想好好享受现在的生活,以后的我没想过。我急了,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下贱!她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吼道,活着有必要这么累吗!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情急之中我一把抱住她吻了她,从温柔的点触,变成如饥似渴的攻城略地。她回吻我,直到唇瓣微疼,噬到鲜血,直到眼眸迷蒙,淌出涩泪。
十天后,程南星突然被警方带走,再也没有回来。而他被贴上的标签是:杀人凶手。我、陌小莫和申安去看他的时候,他苦笑着说,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回忆穿膛而过。6年前,陌爸爸借了程家的面包车去城里办事,我记得那时程南星嬉皮笑脸的将陌爸爸那面的窗户摇下来说,天气这么热,关窗多热啊。电光火石间,一切真相大白。
十二、顾景安(6)
12岁那年,程南星说,三儿,我会替你报仇的!14岁那年,程南星在车上以及后座的窗子动了手脚,并故意摇开陌爸爸这边的窗子。最后他还一脸真诚的放了个抱枕在后座,并热情的对葛仪说,姨,你累了就躺会。于是,上苍都来帮程南星的忙,车子滚落河里,陌爸爸生还。而杜婉清念的是法律系,眼里满是对我们几个的仇恨,我居然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从没见陌小莫这样肝肠寸断的哭过。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却还要为死的人赎罪。如果是这样,我相信她宁愿谁都不要死,大家都好好的活着。悲伤的情绪在喉头滚烫的翻滚,我终于想起迷迭香的花语,留住记忆。情为何物,爱莫能助。他早料到了这一天,他对她的爱是那样深沉,背负着不能言说的疼痛,只有送她迷迭香香水,希望她永远记得我们共同的回忆。
程南星的眼眶已渐渐发红,他说,你们走吧,6年之后我希望能看见你们一个个都幸福着。6年,时光会改变我们多少,谁都不知道。只是我们依旧怀着一份单纯的心情去珍藏我们的曾经,去憧憬我们日后相聚的日子。
陌小莫站在杜婉清的面前没有任何表情的说,你赢了,你大获全胜啊,你满意吗?杜婉清依旧是那样不屑的似笑非笑着,我想象不到她那美丽的皮囊是一颗怎样丑陋的心。谁都没有力气再去计较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报还一报,都是命。
从那之后,陌小莫消失了。她什么都不要了,她跟着她的爱情四处流浪去了。听说申安随着她的脚步找寻她去了。我没有去找她,我知道她不会原谅我,那样和善的我,那样爱护她的我,竟对她说了"下贱"两个字。尽管那天她是那样用力的回吻我,可我知道,那是一种类似告别的深吻,那是一种感激连带着恨意的发泄。
六年后,就在程南星要出狱前的一个月,我听说陌小莫回来了。一条陌生的短信告诉我她回来了,来不及细究是谁发的短信,我只知道我是那么渴望见到她。陌小莫,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多想白发苍苍的说爱你。
十三、尾声。
陌小莫收到顾景安要求见面的邮件时,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出现那种空荡荡的痛楚,有一双冰冷的手紧紧攥住心脏的一角。她终于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心底最清晰的那个人,是顾景安。
她是那么爱他。从他将她裹进床单里,她就已经将这个人作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了,只是她自己去浑然不知。从他两次揍申安的愤怒眼神里,她就知道,一向优雅的他,如若不是爱她到骨头里,又怎么会无端生出这么大的火。从他告诉她,她是个好女孩时,她就知道,他想说,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是坏女孩,你在我眼里也是最干净的。
她是那么爱他,他已经在她心里长成一颗枝叶繁茂的树,他的根必须扎在她的五脏六腑,轻轻的牵扯都是锥心的疼痛。顾景安,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我的国,我的暖,我的四海潮生,一眼万年。
她不知道,她在赶去见他的路上,他也正在欣喜的翻着短信想象着见面时的情景,短信上赫然写着,陌小莫坐的那班机很快就要飞了,你要快。是的,我要快,我要见到你。这一定是你哪个女生朋友或者申安帮你发的,骄傲如你,肯定不会主动要求见我。是的,你那么骄傲,那么坚强。
她不知道,他不停的催着司机要快,终于出了事故。司机拨通了120便不醒人事了。他拖着一身血,飞奔在大街上。他等不及了,一点小伤算什么呢,我一点都不痛啊。我要见到你,我必须见到你。
她不知道,那个叫了救护车的司机在15分钟后经过抢救终于捡回性命。而他,因失血过多,终于猝然倒地。他被路人送去医院时,已经无力回天。顾景安,你只要再熬过15分钟便能见到她了。
一小时后,她趴在他的床边,像当年守护爸爸一样寸步不离。她低声呢喃,顾景安,我知道,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她不让护士碰他的身体,她说她要等他睡醒,一起去村里那条小河里摸鱼。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他像她守护顾景安一样寸步不离的守护他,他叫申安。他知道,他一定要做第2个顾景安,他要让她安心,安定,永不悲伤。门外有张美丽的脸,像一朵水嫩嫩的百合花。该死的死,该滚的滚,你们都该下地狱。哈哈。她笑着笑着就流泪了。这世界上再没有她的敌人了,可这世界怎么还是不和平呢?她终于知道了,那个该下地狱的人,是她自己。
她依旧趴在他的床边,渐渐的进入梦乡。她梦见他吻她,从温柔的点触,变成如饥似渴的攻城略地。她回吻他,直到唇瓣微疼,噬到鲜血,直到眼眸迷蒙,淌出涩泪。
她梦见他满足的睡着,欣然醒来,窗外白雪腊梅,她厮守在侧,而岁月已苍老,悄悄就是一生一世。

  

陌小莫,谁带你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