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们就错过了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3日 20:21:58

  

庄启锋遇见若蕙时他24岁,正是以为自己可以改造世界的年纪。

  

若蕙是一家不大的化妆品公司的销售主管,而他为这家化妆品公司做产品的广告创意。他留着披肩的长发,而在1994年的深圳,男人头上的披肩长发是夸张艺术的代名词。所有的人,包括广告公司的老总都以闪闪烁烁的眼光及词语批评着他,而他却甩甩那头披肩长发,不肯妥协。

  

当他拎着自己的创意跟着上司到公司开会时,若蕙的眼光一再地在他身上留连,开始是他的长发,后来则是他边放映着幻灯片边陈述创意时闪闪发光的眸子。

  

那是他第一次独立去做如此大型的策划,心中不免忐忑,然而若蕙的眼光里有一种东西让他很振奋。事后,若蕙私下见了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他那句广告语是不是可以改为叫我如何不想她!

  

若蕙微笑着送他出门,在电梯口,启锋的黑西装上掉了一根头发,若蕙温柔地伸出两根手指,替他捡掉。若蕙的大拇指与食指合拢起来,轻轻地仿佛是在去捉一只蝴蝶的样子,就这样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记忆里。

  

第二次开会,是他一个人前往的。而接待他的,也是若蕙及其下属。中午,他正待鼓起勇气请若蕙吃饭时,若蕙却对他说:我们吃饭去吧!并没有叫上其他同事。

  

过马路时,性急的他想撞人行道的红灯,若蕙轻轻地拉住他的手,指了指红灯。他乖乖地站在那儿,等绿灯亮起,还是若蕙拉了拉他的手,他才往前走。

  

到了酒店坐定,若蕙含笑地看着他的长发,说:头发真好看!启锋如久旱遇甘霖,不由自主地跟若蕙说起了长发的种种遭遇。

  

若蕙专注地听,最后问:打理这头发麻不麻烦?启锋看着若蕙的短发,点了点头。若蕙说:你每天要用多少时间与心思在这头发上?启锋便想起了自己每天出门前的诸多事情,若蕙再说一句:剪掉也可以啊!生活其实可以简单一点,更简单一点!

  

那一个周末,他便剪掉了头发。公司里的同事眼镜大跌,如果是以前,启锋或许会认为这是向他们低头的标志。而现在的启锋,脑子里只有若蕙的含笑的眸子!

  

他去花店买玫瑰,深红欲滴,放在若蕙的办公桌上。若蕙的笑容有点僵,然后轻轻地说:启锋,我们已经错过了?选启锋不明白她的意思,每天打无数次电话给若蕙,到她公司楼下去等她下班。若蕙只是一再地对他说:启锋,你要将心思放在工作上!

  

启锋苦苦地熬着日子,以为若蕙看不上自己的一事无成。他用心工作,希望有一些成就。年底的时候,启锋便升职做了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在启锋公司举行的新年舞会上,启锋和若蕙跳了一曲又一曲。两个人最后走到酒店的花园里,皓月当空,若蕙的眸子如水洗过一样的清亮。

  

启锋不顾一切地抱紧她,唇便压了上去。而若蕙用细长的手指温柔地穿过他的头发,热烈地回应着他的吻……

  

舞会结束时,若蕙的老公开车来接她回家。若蕙拉开车门时,回头看了他一眼,在明亮的夜色下,那眼光分明在向他说:启锋,我们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错过了!

  

八年之后,启锋已经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他开着他的宝马四处奔走,只是为了他的生意。他有时感到太累了,他需要他背后的女人将家里的所有事务打理得妥妥当当,当他回来后,茶几上的一杯参茶正袅袅地冒着热气。

  

情人节后不久,启锋便接到了一个电话,很陌生的女声:先生,我是柔倩化妆品公司的,我们公司正准备在市场推出一个新品牌的化妆品。如果你有兴趣,请与我联络!

  

启锋有点纳闷,如果做生客的广告,不仅要自己主动去笼络对方,而且要花费很多财力与精力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抱着好奇心,来到那个公司。与策划部的负责人,一个叫兰馨的女子聊了很久,发觉很是投机。问及为什么要找自己时,兰馨说:我见过先生以前做的一个化妆品广告,巨幅的广告牌悬挂在城市主干道上,主题是‘叫我怎能不想她!’那一年,我还在读大学,手头没什么钱。就因为那个广告,不顾死活地去买了一整套。另外是我们总经理诗若蕙让我打电话给你联系这个广告的。启锋心想:若蕙已经是柔倩公司的总经理了。

  

广告做得很顺利,他的创意中有些不达意的地方,对方总能恰如其分地指出。在对方公司开广告说明会时,环形会议桌边照例有十来个人。然而现在的启锋很明白,真正明白他,对他的创意有决定权的只不过是两三个人而已。

  

他关了灯,放着幻灯片,很自信地解说着。会议桌后的许多双眼睛闪闪烁烁,这情景与他第一次与若蕙相识何曾相似,真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灯亮起来,他从包里拿出今天一直没戴的近视眼镜,想从与会人员的脸色中看出答案来。他在最角落的那个地方,看见了若蕙。若蕙正微笑着看他。

  

八年没见,她到底是老了。如果与自己走在一起,路人肯定以为他们是姐弟了。启锋突然明白了当年的若蕙,她不是怀疑他的爱情,但她知道若干年后,他的年轻与她的老去。所以她当初根本就不曾犹豫过。

  

在广告发布会过后的一个中午,启锋与若蕙单独吃饭。若蕙安静地听他说生意场上的人心险恶,说爱情的无力,说对她的想念。若蕙笑:兰馨很不错,与你年龄相当,又经历过社会的人事,应该会是你的好妻子?选窗外正有月色,启锋在酒意中想起兰馨温婉后的聪慧机敏。

  

他趁着酒意握住了若蕙的手,若蕙没有拒绝,他的头便靠在了她手心里。若蕙便用另一只手温柔地穿过他的黑发帮他捡去衣领上的一根头发。她的大拇指与食指合拢起来,轻轻地仿佛是去捉一只蝴蝶的样子。启锋满心安谧,乖乖地躺在她手心里,温柔似水一样地在他心中漫开。

  

第二天他约了兰馨出来,用了以往的经验,和她一起吃饭,牵着她的手去散步。这一切,都好像是在恋爱一样。

  

又是一个月色很好的夜晚,他手持一束玫瑰向兰馨求婚,坐在秋千上的兰馨一向端庄的脸不由得绽开了灿烂。而庄启锋,透过朦胧的月色,突然想起:这短短的一生,他和若蕙注定是要错过去的。

  

他看了看如水的月亮,这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们就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