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我的爱情往事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2日 11:48:09

  送张伟走时,我没有哭。只是远远地看着他静静地躺在瞻仰遗容的棺木里,早已瘦得没有了初识他的模样。他的周围站着他的亲人们,一个个掩面痛哭着。我没有走近,我一直想把刚遇见他时,他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铭记在心里,成为这一世的永恒。
『一』
认识张伟,是一种必然。
从小就不愿意读书的我,勉强读完了高中。母亲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所有的办法都用了。甚至有一次,父亲动用了他的皮腰带,。我的皮肤比较细嫩,结果是半个月不能坐下听课,只能趴在床上。母亲心疼的坐在我旁边流着眼泪。
二丫,你不读书,将来能干啥呢?剩下的都是吃苦受累的活儿了。
老妈,车到山前必有路啊!愁啥。我嘴里啃着国光苹果,没心没肺地笑着。
其实,我不是个笨孩子,母亲知道。我只是不喜欢那么死板地读书,也不愿意看老师那张苦大仇深的脸。父亲每天出车辛苦,母亲摆个小地摊,卖一些杂七杂八的水暖配件,他们忙得也顾不上我。姐姐乖巧懂事,一直寄居在外婆家里。外婆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却一步不离地跟着姐姐,每天都看着姐姐做作业,常常会去学校找老师问问她的学习情况,这使没有在父母身边的姐姐反倒是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成了父母的骄傲。
我喜欢开车。当我第一次和父亲说的时候,父亲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们车队还没有一个女司机。八十年代,司机算是技术工种,而且工资待遇也好,每天父亲下班都是昂首挺胸走进大院,手里拎的是我们姐俩爱吃的小零食。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公主,一直骄傲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高中毕业,不用读书了,让我的心彻底得到了释放。我每天陪着父亲出车,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呆就是一天。我坐在父亲的身边,看着他熟练地挂挡,打着方向盘,操纵着大客车在马路上奔驰,我的心里真的是羡慕不已。爸,找个时间教我开车吧,我是真的喜欢。父亲总是在听到我说的这句话时,嘴角只是往上翘着,却从不回答我。
那一段时间,我白天基本上和父亲在车上,晚上回家捧着父亲那本汽车维修的书看,而且是很用心地看。
我看,她喜欢,就让她去你单位试试,你们单位不是在招售票员吗?母亲心软,每次都会开始反对,最后妥协。
我是觉得那工作不适合女孩子,车上都是一些会吵架的老娘们,我这趟车,奔走在两个火车站中间,陌生人多,外地人多,扛大包的也多,事多。父亲叹着气,背着手,在狭窄的客厅里来回踱着步。
最后,我还是如愿以偿地去汽车公司上班了,那一年的夏天,我刚满二十岁。
上班的第一天,上完了公司组织的上岗培训课,我跑到停车的大院里,那里停着刚购买的,准备上路的大客车,一排排的,整整齐齐,车漆都刷成了统一的黄色。我是从第一台车开始用手轻轻地摸着它被阳光晒得滚烫的外衣,一直到最后一台。哇,足足二十台,这要开到街上多神气。
喂,你有病吧。这大热天儿,在这跟车并排站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从一台大客车底下钻出来,满脸是黑色的条条,头发上也是一层尘土。
你才有病,我看看汽车,我喜欢,怎么了?我的语气也很差,狠狠地给他一顿白眼。
一个小丫头看什么车啊,当好你的售票员吧。
谁说女孩不能开车的,我就要学,已经报名了。我声音不大,但是很稚气。
哈哈,我等着,等着和你并驾齐驱。他拍打着手里漆黑的线手套,转身走开了。
我一个在太阳下面发着呆,攥紧拳,对自己说着:你一定行!
第二天,上车实习,我胸前挂上了售票员的小卡,斜挂着黑色的专用小包,手里拿着售票板,上面是两沓小车票,面值是2角、5角的,一沓红色,一沓绿色。带我的大姐叫高艳,听说是市标兵呢!一大早,父亲就嘱咐了N遍,让我好好跟着高姐学习。
高姐,我们发几点的,困死我了。耳边传来了一个慵懒的男音。
张伟啊,昨天又晚睡了吧,年轻真好,有精力。马上走了,我们头班车。
大姐,你能不能跟领导说一下,怎么总是排我们头班车,这一大早,天刚亮就干活,我这心情不爽啊!我抬头看过去,他梳着短碎发,眼睛不大,却很有神。薄嘴唇,瘦高的个子,这一笑,很有阳光的味道。我又赶紧低下了头,脸微微泛着热气。
张伟,你赶紧去签到,我们走了。对了,忘了给你介绍,她是乔师傅的二女儿,乔雅,今天上车践习。高姐拽着我的手,跟他介绍着我。
呵呵,昨天见过了。你好,未来的女司机。他跟我打了个招呼,转身向调度室走去。
原来他就是昨天那个怪胎,他叫张伟,我记住了。我不由得哼了一声。
『二』
短短的半个月见习期,让我深深体会了当售票员的不易,尤其我们这个线路,连接着两个火车站,车上是南来北往的旅客,说话也是南腔北调的都有。
八十年代,除了自行车就是大公交,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每天车上都是人满为患,快当中转站要查票,你得使出浑身解数,穿过拥挤的人群,去看他们手上的小票据。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大家谦让一下,往里挪挪,往里走走,都能下去的。
我正式上岗的第一天,回家喝了足足两大瓷杯子的水,还是觉得嗓子在冒火,也开始有了一点点的痛。
二丫,你能行不?母亲递给我毛巾,让我擦汗,关心地说道。
妈,张队长说了,我要是当上优秀售票员就送我去学开车。
傻孩子,那是男人干的活儿,你怎么总惦记啊!你平平安安的,妈才高兴。
妈,11路车队就有一个女司机,我在站前广场上看到了,真神气。
母亲笑笑,摇着头,去厨房帮我拿来了凉好的酸梅汤。

  

我的爱情往事

上一篇:秋秋的那个晚上

下一篇:番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