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千万不要让她绝望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0:41:37

  冬天的六点,天已经完全变黑,只有街上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

  整个冬天,安宁都是这样踩着星星上班,又裹着黑夜回来。她在公司里做的是销售文员,除了接无休止的定货电话,就是打一页又一页的销售单据,工作枯燥而无味。赶上旺季,公司里原本一个月四天的休假,也变成了一个月两天,到了节假日,就更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不过,安宁始终有这样一个信念:这种辛苦劳碌的日子,会很快结束,她爱的肖航,会给她一个灿烂如花的未来。 那时,一个小巷里的一间十平米的小屋,是安宁所有的期望和温暖所在。在那里,有她爱的人,给她世界上最温暖的拥抱和慰藉。 22岁的她坚信,只要有爱,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安宁和肖航认识在最容易发生爱情的大学校园。

  那年他们都上大二,肖航是一场晚会的策划人,安宁是最后一个节目的伴舞。肖航为了晚会的各项细节连续奔波了一个月,到主持人说出谢幕时,他再也忍不住,坐在冰冷的凳子上便响起了鼾声,他屁股下面,坐着安宁的呢绒长裙。 后台的人一个个散去,安宁看看酣睡的肖航,终于没狠下心来把他叫醒。 肖航的这一觉,睡了足足一个小时,他睁开眼时,看到了在自己身边拘束地坐着的安宁,还有他靠在她肩上睡时流出的哈喇子,脸红成一片。然后,两个人都笑起来,笑声里,有爱情的味道开始蔓延。 之后,肖航故意和安宁不期而遇,开始逃课去陪安宁上课。他和大学里几乎所有的男生一样,一旦爱上,便奋不顾身,直至把对方打动。 他们第一次牵手时,肖航在安宁耳边说了一句话:安宁,我会给你想要的幸福。

  那时,安宁认定的幸福很简单,就是两个人相依相偎,相亲相爱,快快乐乐地在一起。 也是因为那句话,当肖航考上南方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时,安宁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坚决地到那座城市,找了一份月薪只有一千块的销售文员的工作。而她原本可以回到家乡的城市,在人人羡慕的政府部门上班,每天喝茶看报就可以拿更高的工资。 知道安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好多年没流泪的肖航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待安宁。 在那个小城,一切收拾妥当那天,肖航亲手给安宁做了晚餐,一份小葱拌豆腐,一份翡翠凉皮,还有一碗蛋皮汤,虽然都是廉价菜,安宁却吃出了满心幸福。 她坚信,他们将来的生活,也会和这个温暖的晚上一样,幸福而温馨。 肖航的家境不富裕,给他读研的学费已经很吃力。安宁不忍看到肖航为钱发愁的样子,爽朗地说:生活费小菜一碟,本姑娘全包了,不过以后要十倍偿还哦。那一刻,肖航把安宁紧紧拥在怀里,声音很小但坚定地说:我会用一辈子偿还。

  只是,琐碎的生活让安宁始料不及,房租、水费、电费、油盐酱醋……一切的一切,都需要钱。那些日子,馒头榨菜成了安宁和肖航的主食。安宁很快消瘦下来。听到别人做家教赚钱,她便在工作之余,通过同事介绍得到一份家教的兼职。每周一三五七,晚七点半到九点半,每小时十块钱,这样,每个月的收入多了三百多块。这一切,瞒不过肖航。但作为学生的他,并不能改变什么。

  经常,骑着自行车回住处,安宁会在路过那条小河时停留片刻,让眼泪流在外面。她不想让肖航为自己担心。 碰上难得的休息时间,肖航会带着安宁,穿梭在小城里的大街小巷,给她奢侈地买小吃:臭豆腐、三丁包子、铁板烧……那时的安宁,是快乐的,她会在心里描绘着未来:不大的房子,有她、肖航和漂亮健康的宝宝,房子一定要有大大的落地窗户,还有一个藤编的摇椅,她可以坐在上边,读自己喜欢的小说…… 而这些愿望,要在一个中等城市得到满足,至少需要三十万元。三十万,对于那时的她和肖航,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数字。 那时,每逢安宁半真半假问肖航这个愿望的实现需要多少年的时候,肖航都会沉默,被追问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十五年左右吧,我会尽力。

  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数字。

  十五年后,安宁已经快到不惑之年,连美丽的资本都没有了。 安宁已经记不清,多久没买衣服了。打开衣橱,多数是大学时的衣服。那时,家境良好的她,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东西而不用考虑价钱。可现在,她一个人背负着两个人的生活,除了基本的温饱,已经没精力考虑漂亮与否。 一天,安宁又穿着那件已经略微发白的衣服去上班。一个女同事顺口说:安宁啊,这衣服怎么天天穿啊。那一刻,安宁的自尊被打击成了粉末。 晚上回去,安宁让肖航陪她去逛商场。肖航说:衣服有的穿就先将就着,等经济宽裕了再买也行。安宁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她很大声地叫出来:那你说,要到什么时候?肖航低下头,沉默,接着,把自行车推过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商场。 路上,安宁很快忘记刚才的不快,她一路设想着,自己应该添一件什么样的外套,里面配一件什么样的毛衣,正好过年回家时穿。

  懂事的她,要让爸爸妈妈看到自己的女儿生活得很好。 商场里的衣服,一件比一件贵,安宁钱包里的两百块,连一件外套都买不到。在一个专柜,安宁连续试了四件衣服,都说不合适。其实,一件衣服,比一个月的房租还多,她舍不得买。转身离开时,她听到了导购员不屑的声音:买不起就不要买嘛,去地摊便宜,十块二十块一件…… 走出商场大门,肖航在一个角落把安宁拥在怀里,一声连一声地说着对不起。那一刻,安宁好想肖航可以给她一些鼓励和支撑,可是肖航并没有安慰已经对生活感到绝望的安宁。 安宁工作的第三年,肖航读研三了。在研究生都难找工作的现状下,他想继续读博士。安宁听了他的想法后,问:那我们的房子,和我想要的生活,是不是又要推迟四年?肖航点点头,安宁没有言语。

  安宁的爸爸突然生病住院,家里所有积蓄都已用光了。安宁毕业两年来的工资,全都用在两个人的生活上,哪有余钱给爸爸尽孝心?无奈之下,安宁东拼西凑借了一万五千块钱寄回去。从此,在两个人拮据的生活上,又背上了外债。那段时间,安宁几乎变成了守财奴,连几毛钱也要计较半天。 那时,肖航的实验也进行到关键阶段。他们再也没有时间晚上爬到房顶上看星星,坐在河边听蛙鸣,更没有时间花一块钱,坐上自动售票的公共汽车,绕着城市转一圈…… 生活中仅有的一些小乐趣,也渐渐湮灭在忙碌与忽视里。 又一个冬季来临,安宁的小屋里依旧没有电暖气。南方的冬天,潮湿而阴冷,让安宁的手肿起一个又一个大包,指关节处,还裂开了吓人的口子。 安宁关掉所有的灯,无边的黑夜让她更加恐慌,长时间压抑的生活让她心里的绝望日渐加深。她流着泪,给肖航发短信: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想要的日子? 肖航:又问这些没影的事,大概十五年吧,我说过很多次了。 安宁:最短,也要十五年吗? 肖航:最短十年吧,你想想,我就算不读博士,我当普通职员一个月也就三四千的工资啊,加上还得养孩子、父母,自己万一有个病什么的…… 十年,三千六百多天,也就是说她还要至少过三千六百多天像现在这样无奈的生活。

  心中的疼痛,让安宁有了从未有过的绝望。她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在第二天天刚亮时,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从此,这段长达五年的爱情,夭折在了南方那座城市。从此,所有的甜蜜和争吵,也留在了南方那座城市。 一年后,安宁25岁,认识了现在的老公陈青。在受够了物质上的贫穷后,她发誓要找一个能给自己衣食无忧的生活的人。 可是,她爱上并最终选择的,依然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的长相、普通的经济条件,还有普通的家世。 只是,陈青时常会在安宁上班的写字楼下等她,送给她喜欢的百合和玫瑰;会在路过时装店时,给她买一件过季廉价但很漂亮的衣服;会在安宁不知道时,偷偷给安宁家寄几百块的零用钱。

  他还会在路过新起的楼盘前,牵着安宁的手,指着某个楼层说:安宁,将来我们买房,就买你喜欢的16层,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在里面。现在,我们已经存够了卫生间的钱,很快就有一间卧室的存款了…… 每每那时,安宁心里就溢满幸福。虽然,她正在和公公婆婆挤在不足七十平米的小房子里,但陈青让她总是看到未来幸福的样子,让她感觉到生活是会越来越好、越来越亮堂。 偶然的机会,在电视上看到一则采访,采访的是一名马拉松运动员,问他有什么秘诀可以如此成功地跑完全程。

  他说,他会给自己制定一个又一个短距离目标,让自己感觉离最终目标不是遥不可及…… 那一刻,安宁突然流下了眼泪,为自己青葱岁月里那段漫无目的的爱情。如果当时肖航懂得安慰对一个女孩的重要,如果当时肖航会在自己绝望时给自己力量和希望,如果肖航可以对自己说目标的实现虽然长,但你想要的阳台我们三年就可以有,你想要的卧室五年就可以有……那么,结局就不是现在的样子。 那天晚上,安宁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了那段过往,给自己,给肖航,也给天下相爱着,但不知道怎么去给困境中的爱情希望的年轻人。

  文字的最后是这样一句话:如果你爱一个女孩,千万不要让她绝望,因为如果一直看不到未来的光亮,爱情也会渐渐消亡在日积月累的琐碎里……

  

千万不要让她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