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正文

校园感人爱情之少女的红色嘴唇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0:41:11

  新春开学时,高二(2)班来了一个新同学。
 

  
 

  彼时,大家还未从春节的热闹中安静下来,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连班主任进来都浑然不知。
 

  
 

  自然是班长先发现了班主任,她赶紧让同学们安静下来,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坐好。
 

  
 

  这时候所有人都发现班主任的身后还怯生生地跟着一个小女生。
 

  
 

  同学们又开始好奇地窃窃私语起来。
 

  
 

  小女生穿着一套略显陈旧却很干净的运动服,扎着羊角辫,斜背着一个蓝花布包,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她脚上那双崭新的回力白鞋格外显眼,她的两只手在不停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
 

  
 

  多像一个不小心犯了错误的乖小孩。
 

  
 

  好酷啊!
 

  
 

  不用回头,全班都知道说话的人是都都,他并不高,却硬是要坐在最后一排,说是要练习自己的眼力,以后要去当兵,其实谁不知道,他是为了方便偷偷从后门逃学。
 

  
 

  同学们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让小女生的脸更红了。
 

  
 

  安静,安静。班主任用粉笔刷拍着桌子说:都都,又是你,罚你做三天的值日。
 

  
 

  都都吐了吐舌头,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班主任让小女生站到讲台前做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安女。
 

  
 

  声音比蚊子还小,但是大家还是都听清楚了,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安女,你坐到那里。班主任皱了皱眉头。
 

  
 

  二
 

  
 

  安女的同桌叫米嘉。
 

  
 

  安女很小心地在米嘉的身旁坐下,很小心地跟米嘉打了个招呼。
 

  
 

  米嘉只是转过头来看了安女一眼,然后又把头转向窗外,安女顺着她的眼角看出去,外面有一棵大大的榕树,有正在开放的梨花,桃花,还有灿烂的三角梅,阳光明媚。安女再认真地看了一眼米嘉,米嘉的侧脸真好看,长长的眼睫毛,笔挺的鼻子,粉色的嘴唇和尖尖的下巴。
 

  
 

  安女只是想不通,为什么米嘉会盯着窗外一看就是一节课。
 

  
 

  她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安女总是不时地小心翼翼地偷看她,甚至作笔记都不敢太用力写字,怕惊扰到了她。
 

  
 

  放学后,所有的同学都走了,只有米嘉还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安女收拾好课本,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知道怎么和她说再见,便轻轻地站起来,准备回借住的姑妈家。
 

  
 

  但是她却被都都挡在了门口。都都笑嘻嘻地说:安女,安女,你看都是你害我被罚做三天的值日,要不,你帮我做吧。
 

  
 

  安女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米嘉走到安女的身边,一声不吭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安女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都都站在教室门口低声嘟囔着什么。
 

  
 

  三
 

  
 

  安女跟着米嘉来到了洗手间,米嘉也不和她说话。她脱掉了校服和帆布鞋,把马桶盖放下来,然后只穿着白色的内衣内裤坐在上面抽烟。
 

  
 

  其实米嘉很瘦,还没发育成熟呢。
 

  
 

  安女觉得米嘉抽烟的姿势很好看,可是她一不小心就被米嘉的烟熏到了,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米嘉终于笑了,她把一只手横放在两个大腿上,一只手夹着烟在那边笑,越笑越大声,然后也开始咳嗽了。
 

  
 

  米嘉说:你叫安女?
 

  
 

  安女连连点头说:嗯。
 

  
 

  米嘉伸出左手:hi,我是米嘉。
 

  
 

  安女握住米嘉的手觉得她的手好温柔,可是好冰凉。
 

  
 

  米嘉开始在洗手池前化妆,她拿掉发夹,她的头发是波浪卷的,她涂绿色的眼影,鲜艳的口红,然后从书包里那出一条嵌满金黄色亮片的裙子,还有一双足足有八厘米高的金黄色的高跟鞋。
 

  
 

  她在安女面前转了一个圈:我好看吗?
 

  
 

  安女说:好看,像美人鱼。
 

  
 

  美人鱼?米嘉觉得安女的形容挺有意思的。为什么是美人鱼而不是其他的妖精?
 

  
 

  因为我们家乡最美的传说就是美人鱼。
 

  
 

  没想到你的嘴巴挺甜的啊?
 

  
 

  安女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我说的是真的,不是美人鱼,谁有这么长的眼睫毛啊?
 

  
 

  哈哈,哈哈。米嘉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真的有点土啊,这是假的拉。
 

  
 

  她打量了一会安女。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啊。嗯……
 

  
 

  她突然在安女的鞋子上踩了两下:你知道为什么都都会说你酷吗?因为你的这种鞋子现在很难买到呢,但是要脏一点才好看。来,我给你化妆吧。
 

  
 

  安女连连往后退:不行不行,回去姑妈会骂我的。
 

  
 

  四
 

  
 

  第二天米嘉发现安女的鞋子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安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脏了,我看着不习惯。
 

  
 

  米嘉笑了笑,没说话,又把头转过去,看着窗外。
 

  
 

  安女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是都都,他给她扔来了一个纸团。
 

  
 

  你不要和米嘉走在一起,她是一个很坏的女孩,你知道为什么只有她旁边的座位是空的吗?因为以前的几个女生都害怕她,主动调走了。老师都拿她没办法呢。
 

  
 

  安女偷偷去看米嘉,发现她的嘴角有不屑的笑。
 

  
 

  整个早上,米嘉没有再和安女说过话,这让安女怀疑昨天米嘉是不是真的对她大笑过。
 

  
 

  米嘉一个下午都没有来上课,似乎也没有人在意。安女看着旁边空的座位,心里觉得少了些什么,她也对着窗外看了好久,可是眼睛都麻了,也没看到什么,而且还被老师批评她上课不专心。
 

  
 

  放学后安女主动留下来帮都都做卫生。都都站在讲台上,像一个将军一样,指挥着她扫地。
 

  
 

  安女后来问都都:你为什么说米嘉是个坏女孩啊?
 

  
 

  你刚来你不知道,她可坏了,抽烟喝酒,什么都会,还会打架呢,听说啊,她还有文身呢,她总是跟社会上的那些坏男人混在一起。你以后不要和她走在一起啊。
 

  
 

  安女在心里想着自己昨天并没有看到米嘉的身上有文身。难道昨天的事真的只是自己的想象吗?
 

  
 

  可是米嘉坐在马桶上抽烟的样子她记得这么清楚,她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子可以那么忧伤。
 

  
 

  五
 

  
 

  第三天,米嘉又出现了,她依然没有和安女打招呼,依然只是盯着窗外看。
 

  
 

  放学后米嘉就先走了,安女又主动留下来帮都都做卫生。都都没有再向昨天那样在讲台上指挥她了,而是帮她搬椅子。
 

  
 

  都都跟安女说:我那天起哄,你不要生气啊。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并不是看不起你从乡下来的啊。
 

  
 

  刚说完,都都又感觉到自己这么说好像不大妥当,他有点急了,一急就结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恼得只会抓自己的后脑勺。
 

  
 

  嘿嘿,没事拉,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拉,我可没那么小气。安女觉得都都还是很可爱的。
 

  
 

  锁好教室的时候,安女让都都先走了,她说自己要上洗手间,其实她是想去看看,米嘉是不是还躲在里面抽烟。
 

  
 

  她小心地推开洗手间的门,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但是安女闻到了淡淡的烟味,这味道跟前天的一模一样,安女忘不掉。
 

  
 

  路过那棵大榕树的时候,安女忍不住抬头往上看,她总觉得上面应该有点什么东西的。
 

  
 

  她看了一会,往前走了一段。终于忍不住又走回来,她往四周看了看,脱下鞋子就爬了上去。
 

  
 

  上去后她发现依然什么都没有,只有茂密的树叶一层又一层地阻挡着她。
 

  
 

  她听到树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是米嘉。安女,你在上面做什么啊?
 

  
 

  安女吐了下舌头,赶紧爬下树去,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偷窥别人秘密的时候被抓到了一样。
 

  
 

  六
 

  
 

  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时间里,米嘉每天都会开着电动车送安女回家,也会一早准时出现在安女家的楼下,她从来没有教唆安女抽烟,没有逼她喝酒,没有向她炫耀她的文身,不,她连文身两个字都没有向安女提起过。
 

  
 

  米嘉只是有时候会让安女爬到那棵榕树上去看看上面有什么,安女也从来不问关于榕树的事。
 

  
 

  而更多的时候,米嘉会带着安女去教学楼的顶层吹风,米嘉唱歌很好听,米嘉还会用手机下很多安女没有看过的电影给她看,比如《伊沙贝拉》,比如《杀死比尔》,比如《罗拉快跑》……
 

  
 

  都都一直劝安女不要和米嘉走得太近,都都是个心地善良的好男孩,虽然爱起哄,爱捣蛋,这些安女都知道,安女有时候也会和都都说米嘉并不是他们说的那么坏,米嘉很孤独,米嘉很忧伤,米嘉是个还没长大的温柔的女孩子,可是都都不信,他说安女跟米嘉在一起肯定会出事,因为米嘉不是那么容易被人了解清楚的人,包括安女。
 

  
 

  这一点,安女倒是相信。
 

  
 

  之后的一天,米嘉让安女坐上电动车后座送她回家。
 

  
 

  路上有几个男青年叫住了米嘉,他们烫染着各种颜色的头发,戴着大大的耳环,穿着奇怪的衣服,手臂上有怪异的文身。
 

  
 

  米嘉停下车来和他们说话,那几个男青年看到安女都发出奇怪的笑声,这让安女觉得有些害怕,不自觉地抓住米嘉的衣服。
 

  
 

  其中的一个男青年把手伸向安女的时候,被米嘉一手打掉,放老实点,人家可是正经姑娘。
 

  
 

  那个男青年笑嘻嘻地把手转伸向米嘉:那调戏你总可以了,你可不是什么正经姑娘。
 

  
 

  米嘉笑着骂了一句粗话,打掉他的手,发动车子离开。
 

  
 

  那些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喊:米嘉,晚上记得出来玩啊。
 

  
 

  安女规规矩矩地坐在车后座上,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她想问米嘉为什么和这些人玩在一起,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米嘉把安女送到她姑妈家楼下,跟她说晚上会过来找她出去玩,让她准备准备,然后不等安女回答,径自开车走了。
 

  
 

  七
 

  
 

  安女一边爬楼梯一边想着这个月来的事,她总觉得怪怪的,有点害怕,又有点好奇。她在想米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她不像都都说的那么坏,可是她确实又认识那些坏男孩。她真的让人摸不清。
 

  
 

  回到家里的时候,姑妈没好脸色地坐在沙发上,她一看到安女回来就开始数落她:才过来多少天就知道怎么去玩了,这么晚回家,我们工作了一天,回来还要做饭给你吃,我们是请一个大小姐回来侍侯的啊?……
 

  
 

  她一边数落一边对在一旁看报纸的姑丈使眼色,似乎这个一家之长总得发点言论,可是他莫不做声,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安女什么话也不敢说,赶紧跑到厨房里开始做饭,表姐倚在门口对着姑妈说:安女可了不起了,刚到我们学校就和米嘉呆在一起了,那个米嘉你知道不?就是她爸爸是局长,在外养了情人,不要她和***妈的那个米嘉。了不起哦,人家可是有背景的,难怪安女会这么随便……
 

  
 

  开始的时候安女咬着下嘴唇不说话,当她听到表姐说到米嘉的家庭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把手里的铲子掉到地上去。
 

  
 

  八点钟的时候,安女还在厨房里洗碗,她听到有人在敲门,然后听到表姐用高八度的声音在叫:安女,有人找你。
 

  
 

  安女戴着围裙匆匆忙忙就跑出来,她没想到米嘉居然会知道她住在几楼,而且,穿得像一条美人鱼,这一切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她使劲地把手放在围裙上擦着,看着脸色铁青的姑妈还有等着看好戏的表姐,嘴里喃喃着说不出话来。
 

  
 

  米嘉也看到了这令人紧张的场面,她不等安女的姑妈开口,一把拉过安女就走。
 

  
 

  安女明白自己这一走,结果会有多糟糕,可是她的脚还是不听使唤地跟着米嘉走下去,走下去。
 

  
 

  走着走着,她终于忍不住一屁股坐在楼梯上哭出声来。
 

  
 

  米嘉也不说话,她就靠在墙壁上看着安女哭,等她哭够了,用力吸鼻涕的时候说:你现在还可以决定,要回去做保姆,还是要跟我一起走。
 

  
 

  安女抽泣着站起来,她和米嘉对视着,在她的想象中她已经抽了米嘉一巴掌,她凭怎么可以这样不顾别人的感受,她不知道人在屋檐下有多么的难受,她不知道安女为什么会住在姑妈家,她不知道不是每个人的生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可是米嘉的眼神是那么冷漠,倔强。安女慢慢地举起自己的手,扯掉自己身上的围裙,拉过米嘉的手。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罗拉,她要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她从米嘉的身上感觉得到她对自己真正的友情,她听见米嘉在对她说:安女,快跑,快跑,每个少女都是一样的,是世界的中心,每个少女,都要学会如何奔跑。
 

  
 

  八
 

  
 

  米嘉给安女买了一条黑色的裙子和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并给她涂上了鲜艳的口红。
 

  
 

  安女是第一次涂口红,她撅着嘴巴不敢让它们合在一起,怕把口红给弄到肚子里去了。
 

  
 

  安女是第一次穿高跟鞋,走路小心翼翼可还是摇摇晃晃,米嘉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她们一路打打闹闹来到了一个闪着无数迷霓灯的地方,安女知道这里是迪吧,只是她从来没到过这里,感觉很惊喜,又有点害怕。
 

  
 

  她觉得这里就好像是一片海洋,有各种各样的鱼在游来游去。而米嘉站在那里,就像上唯一的一条美人鱼,把所有的光芒都吸引了过来。
 

  
 

  当然,这里也有鲨鱼,也有丑陋的怪兽。
 

  
 

  白天碰见的那几个青年早已经等在了那里,她不自觉得还是有些害怕他们,躲到米嘉的身后,可是米嘉给她鼓气说:你放心,其实他们不敢怎么样的,他们也都还是大学里的学生呢,你真以为我和黑社会的人在一起啊?
 

  
 

  原来今天这里有摇滚专场呢,而米嘉其实是一个乐队的主唱,那些男青年们都是乐队的成员,乐队叫做《嘴唇与高跟鞋》。
 

  
 

  米嘉给安女叫了可乐,让她在这边坐着等他们回来,不要到处乱跑,然后就去后台准备了。
 

  
 

  安女很乖,或者说安女还是很紧张,她总觉得好像有很多的眼睛在盯着她看,她尽量把自己缩在沙发里,缩在黑暗中,她希望没有人发现她才好。
 

  
 

  米嘉的登场引起了全场的尖叫,她就像是一条很会发光的美人鱼静静地出现在深海里,四处一片黑暗,她的目光所到之处,声音都悄然而止。
 

  
 

  米嘉开始歌唱,米嘉她多么孤独啊,孤独到全世界只剩下了她的嘴唇和高跟鞋。安女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她也沉溺到米嘉的歌声之中去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骚乱的,安女被酒瓶破裂的声音惊醒,然后她看到有一些人往台上冲,和米嘉乐队的那些男青年打在了一起,而米嘉则被一个男人揪住头发往门口拖。
 

  
 

  安女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她愣在了那里,她无法挪动自己的脚步。
 

  
 

  这个时候迪吧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无数倒强光直射下来,安女看到米嘉在对她摇手,可是她听不到她最里在喊着什么。
 

  
 

  安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现的勇气。
 

  
 

  她提起裙子朝米嘉跑去,边跑还边脱掉一只脚上的高跟鞋,然后重重地敲在那个揪着米嘉头发的男人头上。
 

  
 

  男人应声倒地,血从他的后脑冒出来。
 

  
 

  安女吓傻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米嘉拖走的,她只觉得世界一片血红,红到连最红的嘴唇和高跟鞋都被淹没了。
 

  
 

  九
 

  
 

  安女抱着膝盖卷缩在米嘉家的沙发上,米嘉正拿了纱巾在给安女包扎她脚底被玻璃渣子刺出的伤口。
 

  
 

  米嘉说:安女你怎么这么傻,我叫你先走你偏要跑过来。
 

  
 

  安女不说话,安女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想看又不敢看那伤口。
 

  
 

  米嘉说:没想到你还挺有勇气的,也够力气,一下,就让那人脑袋开了花。安女你不知道你有多勇敢,你打的人是这个城里有名的坏蛋,叫铁虎,传说他还练过铁头功呢,这下他的脸都丢尽了,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生用高跟鞋砸破了头,哈哈。
 

  
 

  安女说:你还笑,他不会死了吧,他不会去报警吧。
 

  
 

  米嘉说:这个你放心好了,他喝醉了酒,醒来后就什么都会忘记得一干二净的。
 

  
 

  米嘉用剪刀剪断纱布,还扎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安女觉得奇怪,米嘉怎么会包扎得这么好。
 

  
 

  米嘉带安女去洗澡,开始的时候安女还有点害羞。
 

  
 

  米嘉也不管她,自己脱光了衣服,站在水龙头下面,让温水尽情地在自己的身上流淌。
 

  
 

  米嘉的身体是多么纯洁无暇啊,米嘉的脸也是那么的素雅,米嘉那么瘦,米嘉的乳房小小的,根本就是一个还没完全长大的小孩子啊。
 

  
 

  安女突然问米嘉:他们都说你身上有文身,可是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到啊?
 

  
 

  米嘉笑了:谁看到的啊,那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他们以为像我这样的坏女孩,一定会有文身的,也会有很多坏男朋友。
 

  
 

  安女说:那你就不解释吗?
 

  
 

  怎么解释啊,那些笨蛋总是自以为是,谁会相信呢。而且,何必去管他们怎么想的啊。
 

  
 

  安女又想说话,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乖乖的脱去衣服,让米嘉帮她擦背。
 

  
 

  米嘉让安女穿上自己的睡衣,然后一起坐在阳台上吹风。
 

  
 

  米嘉第一次让安女陪她喝酒,安女忍不住问她:你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吗?
 

  
 

  米嘉用很不屑的表情说:我爸爸不敢越狱,我妈妈才不会回来呢,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在,你放心好了。
 

  
 

  米嘉说完还除去自己身上的浴巾,她扶着栏杆高声歌唱,安女吓了一跳,赶紧把浴巾给她披上,米嘉笑得弯下腰去,然后抱住自己。
 

  
 

  米嘉的笑声像风铃一样在午夜里飘荡。
 

  
 

  米嘉说:安女,你看下面的灯火,你觉得这个城市美不美啊?
 

  
 

  安女说:美啊。停了一会又说:可是我把你给我买的高跟鞋弄丢了一只拉。
 

  
 

  米嘉说:傻瓜,傻瓜。然后就哭了。
 

  
 

  十
 

  
 

  米嘉跟安女说:我跟你说说阿禾吧。
 

  
 

  安女点了点头,在她的身旁坐了下去。
 

  
 

  阿禾是我的男朋友,阿禾很爱我,我们在一起很久拉。阿禾以前很喜欢打架,每次都是我帮他包扎伤口,因为每次他都是为了我跟别人打架的,别人都笑我爸爸是个贪官,养情人,不要我和妈妈了,只有阿禾会保护我。你知道吗,阿禾怕我上课无聊,每天都会爬到那棵榕树上陪我聊天呢。嗯,我应该给你看看他的照片的,他很帅,很喜欢笑。可是我现在找不到阿禾的照片了,我也找不到阿禾了。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一样,阿禾突然就不见了。他也没有和我说再见,没有和我说为什么要离开我,阿禾他很爱我的啊,可是他还是走了,像所有的人那样,都躲开我了。
 

  
 

  米嘉的声音低了下去,安女忍不住去抱住她。
 

  
 

  米嘉说:安女,你有男朋友吗?
 

  
 

  安女点了点头说:有的啊。
 

  
 

  米嘉说:真的啊,想不到你也有呢。
 

  
 

  安女有点害羞地晃晃手上的那串贝壳手链,这个就是他送给我的,好看不?
 

  
 

  好看,他叫什么名字啊,能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他叫闰土,他是海边少年闰土,他会拿叉子站在有月光的沙滩上,像鲁迅写的那样。他的脖子上也戴着一个银项圈,不过他的本事更大,他还会下海抓鱼呢,他也会站在礁石上很大声地朗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会给我说各种各样美人鱼的传说,她们都很美,而且,他跟阿禾一样,会保护我。嗯,从我刚出生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
 

  
 

  你们是青梅竹马呢,真好啊。安女,你多给我说说闰土的故事吧,安女,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带我去你们家乡的海边,介绍我认识闰土啊。
 

  
 

  安女点了点头,开始给米嘉说有关海边少年闰土的故事。
 

  
 

  米嘉靠在安女的肩膀上睡着了,可是安女还是不停地说下去。
 

  
 

  这个晚上,城市上空的那个月亮好大好大。
 

  
 

  十一
 

  
 

  安女回家后,自然是被姑妈一阵臭骂,而且姑妈命令安女,以后不要和米嘉这样的女孩交往。
 

  
 

  米嘉这样的女孩这几个字让安女很难受,她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安女也被班主任调离了座位。米嘉身边的座位又空了出来,安女有时候忍不住去看她,她依然整节课整节课地盯着窗外。
 

  
 

  米嘉也没有再和安女说过话,而且她也不会在放学后躲在洗手间里去抽烟了,也不会跑到楼顶去吹风了。
 

  
 

  后来,米嘉甚至都不来上课了。
 

  
 

  安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很担心,她打米嘉的电话没人接,她去米嘉家里找她,发现那里已经换了一个住户。
 

  
 

  安女去她所有知道的米嘉可能出现的地方找她,都找不到她,安女甚至在榕树上坐了一整个下午米嘉也没有出现。
 

  
 

  这段时间里都都一直跟在安女后面。
 

  
 

  算了吧,安女,米嘉她可能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
 

  
 

  算了吧,安女,你这样是找不到她的。
 

  
 

  ……
 

  
 

  安女说:不会的,你不知道米嘉有多可怜,你不知道米嘉有多需要别人去关心她。
 

  
 

  五一放假的那些天,安女沿着米嘉曾经开着电动车带她走过的那条路一直走啊走,她相信米嘉一定还在这个城市里,而都都也一直陪着她。
 

  
 

  十二
 

  
 

  黄昏的时候,安女终于发现了米嘉,在一个酒吧里,她在那里拼命地喝酒,周围一些男人对她发出不怀好意的笑。
 

  
 

  安女不顾都都的阻挡,直接冲到米嘉的面前,抢过她手里的酒瓶并甩了她一巴掌。
 

  
 

  米嘉看到安女就笑了起来,然后又哭了。哭着哭着,她就推着安女往外走,安女刚想拉她走的时候,发现她们已经被几个人堵住了,带头的,就是那个被安女用高跟鞋打破头的铁虎。
 

  
 

  安女用劲全力叫到:都都,都都。
 

  
 

  可是都都连影子都不见了。米嘉说:别叫了,他也只是个胆小鬼,早跑没了。
 

  
 

  安女和米嘉被关在一个房间里。
 

  
 

  开始的时候,那些人还想非礼她们,可是安女拼死抵抗,失声尖叫,甚至咬破自己的舌头和嘴唇,把血吐在他们的身上,他们都被吓到了,除了铁虎外,其他几个还都只是学校里的坏学生,害怕真的闹出人命,于是就把她们关了起来,想慢慢折腾她们。
 

  
 

  米嘉说:安女,你怎么这么傻呢。现在我们完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安女说:你才傻,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啊。
 

  
 

  米嘉说:安女,我好害怕。安女,我爸爸在监狱里自杀了,我再也没有爸爸了。我妈妈也走了,卖了房子跟别的男人走了。安女,你知道吗,我爸爸很爱我。虽然他不要我妈妈了……
 

  
 

  米嘉说:安女,安女,等下我跟他们说,他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他们,只要放了你。
 

  
 

  米嘉说:安女,是我害了你。安女,那天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找我们,我为了不让他们知道你和我同一个班级,才不去上课的。安女,他们还是找到了我,他们说只要我喝掉桌子上所有的酒,他们就放了我,我就要喝完了,我就要解放了,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安女说:你比我还傻,你不知道他们是要灌醉你,然后做什么都可以啊。
 

  
 

  安女说:米嘉,你还有我,我也还有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海边的少女闰土吗?其实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我的爸爸。米嘉,其实我比你更痛苦。我妈妈生下我就死了,是我爸爸一手将我抚养长大的。爸爸跟我说的很多美人鱼和海力士的故事,其实我知道,那就是爸爸妈妈的故事。米嘉,我爸爸在我高二那年,为了救一个不小心掉到海里的女孩再也没有回来。米嘉,我爸爸说,每个少女都有权利好好活着。米嘉,不要哭了,我们要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我们一定要好好得活下去。
 

  
 

  她们把手都磨破了,还是不能解开绳子。
 

  
 

  可是她们并不放弃。
 

  
 

  一个多小时后,外面传来很嘈杂的声音。
 

  
 

  然后有人踢开房子的门,冲进来的是都都。
 

  
 

  后面跟着的是全班的同学,还有班主任。
 

  
 

  铁虎糊里糊涂地从另外一边的房间里跑过来,班主任脱下高跟鞋,一下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而其他的人也都被刚刚赶到的警察给制服了。
 

  
 

  十三
 

  
 

  原来都都并不是因为害怕而跑走了,他偷偷地跟踪到了这里,然后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出去,把全班的同学都叫了过来,也只有他记得全班同学家的电话号码了。
 

  
 

  都都依然是老样子嬉皮笑脸地,可是班长却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这个傻瓜,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叫我们过来,也不说清楚是什么事。而且也不知道报警。还是班主任过来报的警,不然早就把你们救出来了。我们在下面怕你们出什么意外,所以就先冲上来了。
 

  
 

  都都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时候,全班同学也都笑了。
 

  
 

  是姑妈和姑丈把安女从公安局接出去的。这次姑妈倒是没有骂她,她说:你要是出事了,我可怎么向你死鬼老爸交代啊。你们太天真,太幼稚了,这真是最好的结果了,不会什么时候都这么幸运的,要是发生了不幸的事,后悔都来不及了啊。
 

  
 

  安女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她明白,姑妈心地并不坏,不然也不会把她从老家接过来,因为她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只是怕她成天和米嘉在一起,会变成一个坏女孩,才会那么说她,不给她好脸色。
 

  
 

  安女回到家就给米嘉打了电话,米嘉告诉她,妈妈回来找她了,妈妈再也不会离开她,妈妈抱着她哭,说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做梦都想她。米嘉说:安女,你知道吗,妈妈抱着我的时候,我觉得她也是那么小的小女孩。
 

  
 

  第二天,安女从榕树上爬下来,她跟米嘉说:我在一个树干上看到有人用小刀刻了一座房子,里面住着两个小人。一定是阿禾留下的记号,他相信未来的美好,所以他一定会再出现的。
 

  
 

  十三
 

  
 

  两年后,又是一个春天。
 

  
 

  在音乐学院念书的米嘉收到一封信,信里有一张照片。是安女乐呵呵地笑着,用一只高跟鞋砸一个海军兵哥哥的头,那兵哥哥的背影多像都都啊。
 

  
 

  照片后面有一个唇印。安女写着:米嘉,你找到你的阿禾了吗?
 

  
 

  米嘉笑了,她没有告诉安女,其实有关于阿禾的故事,只是她自己编造的,其实,她从来没有过男朋友,也没有一个叫阿禾的男孩子会爬到树上和她聊天。
 

  
 

  但是从遇见安女的那个春天之后,米嘉就一直坚信,她一定会找到阿禾的。

  

校园感人爱情之少女的红色嘴唇

上一篇:坚守后的幸福_1

下一篇:不能退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