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正文

疑影重重验真凶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09:38:09

  晚上9点多,警察约翰走进落日酒吧享受轻松。20分钟后,女儿米丽气喘吁吁地来到酒吧,告诉他:半小时前,副警长迈恩将电话打到了约翰家,本镇的米洛田庄发生一起命案,让约翰尽快赶回警局。

  约翰立即结了账,回到警察局带好取证工具,和迈恩火速来到命案现场,展开调查。

  命案发生在米洛田庄的小屋里,死者是一名年轻女孩儿,她是米洛田庄的主人黛米。黛米父母一年前意外双亡,她一个人住在米洛田庄的小屋里。

  约翰和迈恩在小屋里提取了证据后,来到小屋外。迈恩注意到小屋附近除了警车的车印,还有两条新鲜的车印。

  迈恩懊悔地说:刚才接到报案,我独自赶到这里,简单封锁了现场,然后就回局里调集人手,我不在的半个多小时内,有人开车来过此地,我应该留在现场才对。

  迈恩观察了一会儿,推断车印是一辆旧的小轿车留下的,车印显示小车的左后轮有个巴掌大的橡胶缺块。

  约翰取出相机拍照,可惜现场光线太差,无法清晰拍摄。

  迈恩略一思索,建议约翰量好缺块的尺寸,用一张纸照着缺块形状撕出一块纸样,约翰照办了。两人结束调查后,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两人来到了警长办公室,向警长汇报昨天的调查情况。

  约翰一翻口袋才发觉,纸样留在了换洗的裤兜里,没带在身上。他谎称纸样放在家里的书桌上,在警长严厉的注视下,他匆匆离开警察局,回家取纸样。

  回到家,纸样完好无损地装在裤兜里,约翰不禁松了一口气。当他快步走出屋子,经过女儿米丽停在街道旁的汽车时,突然站住了。随即,他迅速弯下身来,掏出纸样,小心翼翼地比画一番,不由得目瞪口呆:米丽的小轿车左后轮有个巴掌大的缺块跟手中的纸样恰好吻合!

  约翰倒抽一口凉气,他手忙脚乱地将米丽的汽车左后轮胎卸下,换上了崭新的备用轮胎。他将那个可能成为罪证的轮胎藏进地下室的一个杂物堆里,用报纸盖好。

  然后,约翰取来另外一张纸,照着纸样撕成了比原尺寸小一些的新纸样,这才赶回警察局。

  面对一脸威严的警长,约翰身上直冒冷汗,当他看到目光中对他充满关心和信任的迈恩时,他满心愧疚,一狠心将口袋中的原纸样交给了警长。

  警长接过纸样,立即吩咐手下将这份纸样进行复印,然后向本镇所有汽车修理站和加油站进行散发,以便寻找罪犯线索。

  两天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约翰一想到那份要命的纸样以及米丽轮胎上的那个缺块,他的心就像被火烤一般,他几次忍不住想向警长说明情况,但最终还是闭紧了嘴巴。他不能让米丽卷进这桩可怕的杀人案中!

  由于小镇上人心惶惶,谣言四起,警长不得不放下了手头工作,亲自抓这件案子。这天,警长将约翰和迈恩叫进了办公室,警长告诉两人,案子已经有了突破。

  在警长的亲自主持下,警方已经根据那份纸样查到了曾经出现在犯罪现场的那辆小汽车的主人——约翰的女儿米丽!警长冷冷地盯着约翰和迈恩两人看了半天,声色俱厉地命两人马上退出调查小组,等候审查!

  约翰和迈恩灰头土脸地走出警长办公室。约翰唉声叹气,将自己私藏米丽汽车轮胎的事情告诉了迈恩:对不起,这事都怪我,迈恩,是我抱有私心,耽误了案件侦破,还连累了你。

  迈恩一声不吭,拉着约翰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迈恩平静地拨通了约翰家的电话,声音温和地告诉米丽赶紧驾车离家,躲进蜗牛旅店,租一间客房躲起来,他和约翰很快就会赶过去跟她见面。

  约翰大惊失色,他很快回过神来,声音战栗地说:不,迈恩,我们不能这么做,这样做是在犯罪,警长刚才已经下令抓捕米丽了!

  迈恩搂着约翰的肩膀,充满同情地说:我们是朋友,我不能看着米丽被抓,我们一定要救她!

  看着与自己患难与共、多次冒死与犯罪分子进行浴血奋战的迈恩,想到自己的行为正在将好友拖进万劫不复的罪恶中,约翰心如刀割,他深知迈恩重情重义、说一不二。他佯装同意迈恩的做法,驾车跟迈恩偷偷离开了警局,半路上,他借口下车买烟,趁迈恩不备,一掌将迈恩打昏,然后将迈恩塞进汽车后备厢里。接下来,他驾车来到蜗牛旅店,找到了女儿米丽,将手铐戴在米丽手上,然后流着热泪用电话通知警长。

  警长很快带着几名警察来到蜗牛旅店,将约翰和米丽带回警局。在约翰再三鼓励下,米丽终于吐露了事情的真相。

  那天晚上,约翰离家不久,迈恩就打来电话,迈恩告诉米丽:米洛田庄发生一起命案,迈恩在现场发现了一个造型精致的打火机,打火机上面的图案是一只模样可爱的棕色浣熊,迈恩需要约翰赶回警局,一同去案发现场取证调查。

  迈恩的话令米丽大吃一惊:几个月前,米丽曾托自己的好友朱莉从纽约给自己寄回一个漂亮的打火机,这种打火机在本镇根本没有商店出售,米丽将这个打火机送给了自己的男友吉姆。如今,一个一模一样的打火机出现在案发现场,命案会不会跟吉姆有关?难道吉姆会是凶手?挂掉电话后,疑虑重重的米丽驾车飞速赶到米洛田庄,溜进小屋,为了保护男友,她用一条干毛巾将打火机上面的指纹擦得一干二净,随即离开小屋,驾车赶到落日酒吧,将迈恩的电话通知了约翰。

  约翰惊讶地说:什么?这么说,你不是凶手,吉姆才是嫌疑犯!

  几个小时后,吉姆被带到了警察局,他很快道出了原委。

  那天晚上,吉姆独自在小镇的酒吧喝酒,偶遇单身的黛米,两人交谈了一会儿。黛米知道吉姆是个电脑高手,她称自己家里有一个漂亮的橡木雕像,是她的奶奶留下来的,她最近想开个小餐馆,问吉姆能不能帮她把雕像拍成数码照片登在拍卖网站上。吉姆爽快地答应了。随后,两人离开酒吧,吉姆乘坐她的汽车来到米洛田庄的小屋里,很快用数码相机给橡木雕像拍好了照片。接下来,她给吉姆煮了咖啡,于是吉姆一边吸烟一边跟黛米闲聊。半小时后,吉姆告辞,离开了米洛田庄,不料,却将打火机遗忘在了黛米家。

  第二天,当吉姆发觉打火机不见后,猛然想起自己将打火机落在了黛米家,当他得知黛米在家中遇害时,担心警方将他当做嫌疑犯,就放弃了取回打火机的念头。

  听了吉姆的供述,众警察面面相觑。约翰失声大叫:难道凶手另有其人?

  没错,真正的凶手是尼可。迈恩忽然走进审讯室,出现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他的身后跟着警长和米丽。

  迈恩私下调查发现,尼可疯狂地爱着黛米,但是黛米却拒绝了尼可的爱,尼可为此一直耿耿于怀。案发当夜,当醉酒的尼可看到吉姆离开黛米的小屋后,以为黛米真正喜欢的人是吉姆,便恼羞成怒,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小屋,将黛米杀死,然后离开了案发现场。

  昨天晚上,迈恩翻进尼可家的后院,在花池下面挖出了沾有黛米血迹的衣服——那正是尼可行凶时穿的衣服。

  约翰疑惑不解地问:你昨夜已经找到了真凶,今天发生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迈恩回头望了警长一眼,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案发当夜,黛米的一个朋友去探望黛米,结果发现黛米倒在血泊中,黛米的朋友立即报警。

  迈恩接警后,飞快赶到米洛田庄,封锁了现场。

  当迈恩进入小屋后,一眼认出了吉姆的那个打火机,因为吉姆曾经手持这个打火机跟米丽拍过一张照片,迈恩曾在约翰家见过那张照片。

  迈恩当场获取了打火机上面的指纹,以迈恩对吉姆的了解,深信吉姆不可能是凶手。

  于是,迈恩忽然想到一个考验众人的绝妙主意,故意给米丽打电话,透露了打火机的信息,看看米丽会有什么反应。接下来,迈恩在屋外看到了米丽汽车轮胎的痕迹,迈恩让约翰保留纸样证据,看看在正义与情感之间,约翰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今天早上,迈恩已经将尼可杀人的证据交给了警长,他请求警长协助自己演一场戏,试看危急关头,他多年的好友约翰会做出怎样的抉择。结果证明:约翰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国家卫士!

  警长亲切慈祥地说:约翰,请原谅我对你的考验,我明年就要退休了,我希望推荐一位勇敢正直、精力充沛的人来接任警长一职,我考虑你很久了,只是一直拿不定主意,今天我彻底放心了。同时,我也祝贺米丽和吉姆,通过这次考验,我相信你们是真心相爱,愿你们永远恩爱。

  刹那间,幸福的鼓掌声与喝彩声在警局里面久久回荡。

  

疑影重重验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