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正文

对话老湘潭丨连环画里的年代回忆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0日 07:23:42

肖中仁等组织编绘的《湖南文化名人连环画》。(本报记者 罗韬 摄)

肖中仁等组织编绘的《湖南文化名人连环画》。(记者 罗韬 摄)

2

肖中仁收藏的民国时期的连环画。(记者 罗韬 摄)

“对话老湘潭·日子的回音”系列报道③

连环画里的年代回忆

——对话湖南省收藏家协会连环画委员会主任肖中仁

湘潭在线12月18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冯叶)上世纪五十年代,连环画作为通俗易懂的大众读物,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和人民群众的深度喜爱。当时正值少年的湘潭人肖中仁就是读者之一,而这一读,就是一辈子。

如今,当了18年湖南省收藏家协会连环画委员会主任,一直热衷连环画收藏与创作,见证了连环画的几次浪潮起伏后,他想探索一种新的可能——在孩子们沉迷外国动漫的当下,如何让已然沉寂的连环画,再次回到火热的年代。

谁的童年——

记者:新中国成立初期,因政府的大力推行,连环画曾盛极一时。您当时应该正处于小学阶段,是否那时就受到影响?

肖中仁:没错。我小时候最爱看的连环画就是《西游记》,当时年纪太小,没有读过原著,但连环画里的“孙悟空一个跟头可翻十万八千里”,极大地颠覆了我们的想象力。所以我每天捧着看。除了《西游记》,还爱看一些抗战、历史类主题的连环画。毕竟是男孩,对这些有着天然的好奇心。

我家里总共六兄妹,父母仅靠一点工资养活我们六个和家里的老人,别说连环画,学费都交不起。当时我对连环画痴迷到什么程度呢——我家住在十六总码头,每天放学后我们兄弟就去河里担泥沙,或在河堤上摆茶水摊,赚学费和零花钱,等钱攒够了,就会去买连环画。连环画攒到一定数量,再拿到河堤上去摆摊,一分钱可看一本。这样一边赚钱,一边买连环画,虽然辛苦,但乐趣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记者: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人,因为娱乐方式相对匮乏,对连环画的痴迷可以想见。可到了您的孩子这一代,随着电视的兴起,连环画的受众是否少了许多?

肖中仁:我参加工作之初,是在湖南安装公司,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基本都是在衡阳、株洲、益阳等省内的各个城市跑业务,唯独没在湘潭待过。可我的家在这里,我结婚在这里,孩子也生养在这里。所以这些年漂泊在外,对家庭尤其是孩子总觉得亏欠,所以每次回家我都给孩子带礼物,每次的礼物里都有一套连环画。我儿子也开心,小孩子对纯文字性的书籍很难感兴趣,对图文并茂、故事性强的连环画自然是爱不释手。但是,后来连环画的受众确实是比之前少了,人们的选择增多,孩子们更喜欢电视里的动画片,发展到今天,手机又成了孩子们的新宠,看连环画的就更少了。

可虽然如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反倒掀起了连环画的创作热潮和收藏热潮。

时代标签——

记者:一般来说,市场决定生产。既然受众越来越少,为什么反倒有更多人参与创作呢?

肖中仁:那个年代,刚从文革的阴霾中走出来,各个艺术类学校的老师、学生终于等来了一展身手的机会。你想,画一张美术作品,是一次性付费,可画一本连环画,可以被印成几千几万册,相应给出的稿费会高得多。上世纪八十年代,普通教师的月工资才几十元,可画一本连环画,有时有几百元的收入。所以,创作连环画的人越来越多,且画作的质量也有了显著的提高。

而这些作品去了哪里呢?有的适应时代思潮,创作了不少由伤痕文学改编的连环画,这类作品符合当时的市场需求;有的具有很高的实用性,比如湘潭市税务局在八十年代为宣传最新的税务政策,曾出了一本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的连环画,通俗易懂,便于记忆。不同内容的连环画,都有不同的受众。虽然表面看来,是单本连环画没有之前的火爆程度了,但实际上,是市场细分了。

记者:如您所说,连环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不同的故事题材、绘画风格,具有显著的时代性。所以,它的收藏价值是不是也因此凸显出来?

肖中仁:是的。连环画是说故事的艺术,也是时代精神的载体。我从1998年开始收藏连环画,至今已有一万多本。最早的是民国时期出版的系列连环画,多为昭君出塞、梁红玉这样的历史故事;也有文革期间,由样板戏改编而成的连环画,如《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等;再往后,就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讲述炼钢厂工人坐飞机接断指的故事。每次翻看这些连环画,就能想起那些独属于某个年代的故事,令人感慨。

新的故事——

记者:当连环画渐渐淡出人们视野,在小圈子内,连环画的收藏却开始兴起。这足够说明连环画的独特魅力,是可以吸引其固定读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