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正文

胡歌的人生经历,起落之后依然向前,车祸涅槃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7日 18:47:31

  胡歌的人生经历,起落之后依然向前,车祸涅槃,重新起航

  寄语:翻胡歌所写博客的时候,觉得果真十分可爱。那样的笔触和视角,明明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有意思的善于发现的青年。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胡歌,今日仿佛仍然逍遥清明,虽然世事纷扰,难免身不由己,我当然知道你也不可能一直无所烦恼,始终微笑。然而一个人真正本质的东西,真正想要追求的东西,真正想要达到的成就,真正喜爱珍惜的事物,只要想要坚持,我相信,总是那样的秉性。胡歌的人生经历由励志故事网收录,送给读者,欢迎阅读。

  01

  胡歌,娱乐明星,非常标准的上海人。细腻、整齐、洋气,看起来很干净。

  胡歌原名叫胡柯,上海话念出来,同学老听成是“下课”。改名胡歌后,老师点名时插一句:你歌唱得不太好,但饭量不小。

  因为小学时,胡歌是个胖子,双下巴,肚子上三道肉杆,笑起来像皮卡丘。五年级和女同学聊天,只会说“你长得像个苹果”。女同学就会反过来说:你全家长得才像苹果。

  小学时候,包括祖父母在内,5口人挤在30平方的家里。胡歌有一个严厉的母亲,母亲的眼神很犀利,胡歌永远生活在她的注视下。每次考试只要考不到80分,回去就会挨一顿暴揍。

  父母经常在逼仄的家庭争吵,胡歌总想逃离。小学,参加了朗诵兴趣班,也参加了少年宫话剧团。指导老师何莹说:胡歌从来不是爱举手的那个。

  关于死亡和生命的话题,胡歌小学三年级便开始琢磨了。自那以后,他害怕睡觉,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自己睡着。

  19岁考入上海戏剧学院。2005年,23岁从上戏毕业。为了赚钱,接拍了电视剧《仙剑奇侠传》,饰演“李逍遥”。还演唱了两首插曲《逍遥叹》《六月的雨》。歌唱的很一般,但脸却被记住了。

  因为天生的这张完美的脸,着实比别人幸运,很快他接拍了《天外飞仙》,又接拍了《射雕英雄传》。名气青云直上,而命运却急转直下。

  02

  2006年,8月29日,是胡歌人生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晚上10点,拍完《射雕英雄传》一场戏。胡歌从横店赶往上海,车上有他、女助理张冕、司机小凯三人。胡歌喜欢坐在副驾驶,张冕看他太累,说:

  我们调换个位置,你好好睡吧!

  位置调换后,胡歌躺在后座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剧烈的撞击已经过去,有意识的时候,依稀能看到警车黄蓝色的光。

  胡歌还可以伸手摸一下自己的脸,右脸血肉模糊。脖子上的伤口很深,能嵌进半根手指,热乎乎的一直在流血。右眼完全失明,看不见任何东西。他只能靠大喊救命,来克服内心的恐惧。

  虽然小时候就思考过生命和死亡,但当死亡逼近的一瞬,多数人都会感到无比的恐惧。

  胡歌被送到医院,医生整整抢救了6个小时。那张几乎接近完美的脸,被医生从颈上、脸上、眼睛上,一共缝了120多针。

  等从手术台推出来时,浑身插满管子,绑得像木乃伊。麻醉药已经失效,伤口剧烈疼痛。医生告诉他:

  “你脖子上有八厘米的伤口,动脉和静脉都暴露在外,无论哪条,再伤一毫米,你都会必死无疑。你能够保全性命,右眼没瞎,简直是奇迹。”

  手术后,胡歌想看自己的脸,每个人都不敢给他看。他借镜子,大家都说没有。他去洗手间,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右脸足足大了两倍。全是血垢,布满针线,像爬满的蜈蚣。

  他公司老板蔡艺侬回忆这张脸:像刚从裁缝铺出来,去香港的便利店买东西,付钱时店员都不敢看。

  过去的几年里,胡歌因为这张脸获得很多荣誉,也获得了很多商业的价值。现在,也是因为这张脸的破碎,他将于这些荣誉不告而别。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开心起来。在香港40平的酒店房间里,他抱着枕头跳舞,大声唱歌。

  “我的脸毁了,我终于可以摆脱这张脸,自由了。”

  03

  当胡歌以为这张脸被毁掉了,从此可以转行幕后感到庆幸时,身边的所有人却在想,如何尽快将这张脸修复如初。

  因为这张脸是明星制的一张脸,每一寸都是商品,是商品就会有残酷的一面,所有人都在喂养这张脸,塑造这张脸,然后售卖他,束缚他。

  这张脸刚被拆线。经纪人便带着胡歌去香港、韩国修复治疗。每天戴12小时钢铁面罩,固定面部肌肉和神经,疼痛难忍,全靠咬牙死撑。这样的手术,他一年内做了十几次,半边脸是瘫掉的,没有任何表情。

  直到有一天,胡歌借经纪人的手机发短信,突然奔溃,因为他得知最好的朋友张冕在车祸中去世了。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瞒着他张冕的死讯。

  胡歌车祸时没哭过,得知毁容时没哭过,痛苦的修复手术治疗也没哭过,而得知张冕去世,眼泪不停地涌出来。医生告诫,眼泪会让伤口感染,他只好低下头,让眼泪一滴一滴砸在地上。

  如果张冕不和胡歌换座位,也许去世的就是胡歌。某种意义上,张冕是替胡歌死的。

  胡歌再也睡不着了,只好提笔写文章怀念张冕。

  “那段日子,有繁星,有青春,有草原,还有你。大家站在星空下,大家傻笑,那是出车祸前,最高兴的一次。”

  这些文字出版后,他将版税所得,全部交给张冕的父母。

  04

  面部修复后,胡歌内心做了两个选择:一、去寺院里做和尚,彻底离开。二、去旅行做浪人,随便买一张票,去那些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

  他想做一个逃离者。他早期博客名叫“动物园的故事”,他觉得作为演员,自己像动物园里的猩猩。大家去看自己,和去动物园看动物,心态是一样的。现在,自己终于可以离开动物园了。

  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公司告诉他:车祸之后,《射雕英雄传》的拍摄延误了,因为延误档期,蔡艺侬赔了电视台一千万。

  胡歌一夜没睡,身为一个明星,自己像是一个被绑架的人。一个人的自由,要一堆人买单。一个人的放弃,要砸掉几百人的饭碗。

  一个人要做自己,往往最难的就是做不了自己。

  失眠的第二天早上,胡歌跟经纪人说:走,我们回去拍戏。

  这也许就是逃不过的命运,再怎么多想已是无益。那不如收拾心中残破的山河,再度出发。

  而等胡歌复出时,又遇到了难题。《射雕》的版权即将到期,公司的现金流断裂。眼看剧组要垮了,这时,金庸先生仗义出手,不但给了版权,续约版权也是分文未取。还写字鼓励胡歌:

  渡过大难,终成大器。

  05

  再次回到了镁光灯下,胡歌的那张脸却再也不是过去那么完美无缺了。右眼永远有一道疤,每一次都需要反复布光、补妆、换机位,本来一分钟可以完成的镜头,现在至少要花半个小时调整,进度一拖再拖。

  胡歌开始怀疑自己,也否定自己,非常不自信。一旦面对镜头,就充满恐惧。好多次都会怀疑自己:“啊,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射雕》杀青那天,胡歌最后一个镜头,导演刚喊咔,他疯了一样开始跑,整个剧组的人都追了上去。沿着海边,他跑着跑着,就哭了。那一刻,他把所有的委屈、迷茫、无奈、孤独,全部宣泄出来。

  人生有各种无奈,有时候就像命运递来的礼物盒子,里面十件礼物。只有一件是自己喜欢的,而九件是不想要的。可就为了那一件自己喜欢的礼物,却要把整只盒子收下来。

  06

  回归银幕的胡歌,继续拍着古装偶像剧。公司安排的造型非常单一,都是留着能够遮住伤疤的刘海。

  第二年,拍《神话》的时候,他饰演一个将军,坚持要拿掉刘海。监制告诉他,你这样的偶像明星,暴露脸部的缺陷,会是致命的打击。

  那段时间,胡歌经常反反复复地想:

  “既然我这个疤已经存在了,那我就应该坦然地面对它,接受它,承认它。我不要做明星,我要做一个演员。”

  第二天,胡歌坚定地对经纪人说:如果一直要带刘海,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羞辱。作为演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这世上本来也没有一个完美的人。

  胡歌终于有勇气,把残缺的脸暴露在镜头之下。《神话》一出,胡歌的人气非但没降,还创下了央视八套收视纪录。

  2010年春节,胡歌在家看电视,换了三个台,全都有他。角色不同,但都是翩翩古装美少年。一个演员,最失败的事情莫过于不断重复自己。

  他对自己失望极了。半夜,他一个人爬起来,去虹口足球场跑步,一口气绕着虹口足球场跑了十几圈,脑子变得清晰,这八年来,自己就像跑圈一样,看似努力,其实还在原地。

  他突然明白了,人其实就像一只老鹰,要想完全蜕变获得二次生命,就必须承认自己的残缺,修炼自己的内心。感谢生命的疼痛,拥抱未知的未来。

  胡歌下定决心,绝不要做一辈子的偶像明星。

  于是,他推掉商演,开始重塑自己。演电视剧难以提升演技,他就去演话剧,参演了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还用上海话主演了白先勇的话剧《永远的尹雪艳》。

  要知道,当时胡歌接戏,一部剧起步价1000万。而演话剧,一场话剧8小时,才挣1000多块钱。但通过话剧的磨炼,胡歌演技脱胎换骨乐,凭《如梦之梦》中“五号病人”的角色,斩获“第二届丹尼斯最佳男演员奖”。

  他就这样一点点从偶像演员,慢慢将自己重塑成了实力演员。

  既然完全不能做自己,那就在将现有的自己做得更好。用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

  所谓命运,命和运本来也是分开的。命是上天赋予你的,运则是你自己的二次创作,是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的。

  07

  当胡歌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新的胡歌便正式归来了。

  2014年,胡歌接到电视剧《琅琊榜》的戏,饰演梅长苏。在剧中,梅长苏经历灭国之灾,毁容后以新面孔,坚韧地继续生存。

  胡歌将自己的生活阅历揉炼,演活了梅长苏。《琅琊榜》播出后,他口碑、人气双收,再次爆红。

  胡歌走到哪儿,就变成了“手机报废器”。去学校拍戏,宿舍里围观的女生太激动,拍照时手抖,五秒钟,哐哐从楼上掉下十几部手机。

  他上便利店买个东西,都要像做贼一样。他的老朋友袁弘说,胡歌手机里面经常有2000多个未接来电,和2300多条未读微信。

  名利再度扑面而来,这一次胡歌却非常笃定,一个人不该为名利所累,而应当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命意义。他最喜欢梅长苏的那句台词:

  “既然你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着。”

  每个经历过死亡的人,都会突然看淡很多东西。恍然顿悟,人生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但同时,也会发掘出生命更高的价值。

  在公众的眼光里,胡歌被塑造成一个重新振作的悲剧明星,充满正能量。很多明星遭受大难后,要么一蹶不振,要么心灰意冷,消失在苍茫的大众视野里。只有胡歌,归来后比以往更平静,也更从容。

  一个人所谓的成功,其实不是他到达到过什么高度,而是看他从顶峰跌落之后,还有没有勇气反弹。

  08

  大起大落后的胡歌,内心更加充盈。骑摩托车是他最开心的事,做公益是他内心的修行,旅行、读书、留学则是丰富自己的文化和内涵。

  归来之后,他去当“绿色江河”的志愿者,保护野生鸟类。在人烟稀少的长江源,大风大雪中,扑通跪在草原上,久久匍匐在雪山之下。

  归来之后,他到自闭症定点康复机构,陪自闭症儿童玩。

  归来之后,胡歌变得热爱旅行,热爱生活本身。喜欢一个人骑摩托车,去感受自然山川的辽阔和自由。登海拔6206米的西藏启孜峰,千里骑行去色达朝圣。

  他还热爱摄影,为抓拍一个镜头,从下午守到凌晨。他拍的,多是生活里,人们渐渐淡忘的东西。他爱拍弄堂里的马桶,街边的邮筒,角落的一片叶子,这些不起眼的物件。

  他爱拍胶片纪实,强调真实性,不加后期,说:胶片是信仰,数码是工具。

  胡歌的摄影作品,还登上过《华夏地理》杂志,这在国内,是极高的美誉。上海举办的“家·园”城市影像艺术展现场,他的《雾中的上海之巅》和许多艺术家作品同列一堂,连摄影大师们都赞不绝口。

  2017年,霍建华和林心如宣布结婚,急着找胡歌当伴郎,结果一联系才知道,胡歌正在青藏公路,和公益队友沿线捡垃圾。一公里捡了500多个瓶子,脸都晒伤了。

  只要不用演戏、背台词的日子,胡歌还会把自己泡在书里。胡歌随时随地,身上都带着书。他的阅读范围很广,有《苏菲的世界》《繁花》《局外人》这样的文学经典,也有《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八万四千问》这样的冷门杂书。

  他说:车祸撞坏的不是我的脸,只是我的面具。如果皮囊难以修复,就用思想去装满它。

  09

  2015年底,胡歌的发小庞云,突然接到胡歌打来的电话:哥们,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去美国读书。

  庞云说:不会吧,你现在这么火,跑去读书。别傻了,挣钱的时候抓紧挣钱啊!

  胡歌不听,剪了个光头,蓄着胡须,戴上帽子、墨镜,尽力隐藏自己,在美国留学一年。

  他在朋友圈写道:该得的都得了,该受的都受了,难道我不应该把我还给自己吗?

  那么多明星,在物欲中纠缠、沉浮。而死过一次的胡歌,已然活得明白,上天赋予每个生命个体的时间非常有限,若我们不为自己的命运疾走,生命的痕迹就显得太短浅了。

  他还会和朋友们重新审视自己:我这些年干什么了,我凭什么得到这么多。

  胡歌的座右铭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意思为人不应该在某一个地方执迷而停留,这样你的心才能去到远方。

  一个人既然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那就把握它的宽度。既然无法预知生命的广度,那就丰富它的内涵。

  10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一位不幸罹患白血病的女孩,给胡歌微博发了一条私信:是《琅琊榜》当中涅槃重生的梅长苏,让我有了笑对病魔的勇气。

  这个女孩在白血病治疗期间,无奈和男友分手了,曾有40秒,她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就在自己快绝望的时候,看到涅槃重生的梅长苏,她忍不住了,终于给胡歌微博发了一次私信。

  第二天,她收到了胡歌的回信:你愿意来看我的《如梦之梦》吗,给你留票。我不是骗子,我真是胡歌。

  2017年,胡歌的粉丝总数,在娱乐圈明星中排第一,仅新浪微博就超过6000万。每天@他的留言,看都看不过来,但是他还是留意到了这个女孩。

  因为自己曾被命运愚弄,所以才格外珍惜面对生命的坚强。

  今年3月,胡歌兑现诺言,把女孩请到了《如梦之梦》的观众席。话剧结束后,还招待了女孩一家,安排了晚饭,陪同他们一起用餐。

  女孩子觉得到此为止,已经非常满足。就在6月10号,她生日那天,又收到了胡歌送来的鲜花与贺卡,上面写着:

  愿你一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这一幕让我无比确信,也让我无比感动。因为即便经历磨难,生命依然可以拥抱善意。万物皆有裂痕,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因为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11

  在《生活启示录》中,胡歌最好的朋友袁弘,《射雕》中杨康的扮演者,也是胡歌的大学舍友。心疼地对胡歌说:这辈子我最大的心愿,是把你的右眼的疤抚平。

  没想到胡歌说:那我车祸不是白出了吗?

  人的一生中有两次生命,一次是自己诞生的日子,一次是真正理解自己的日子。

  从车祸到2018,正好12年,整整一个轮回。在这轮回里,胡歌被车祸撞出了人生的轨道,熬过无数个黑夜,慢慢也就理解了命运无常。

  他终于找到自己人生最佳的状态,就是有完全出世的心,却切实做着入世的事。

  在《朗读者》中,胡歌说出自己的心愿:我此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想变成郭靖这样的人,胸怀天下,奉献自己。

  在这12年间,胡歌以张冕的名义,捐赠了30多所希望小学,帮助3000多个孩子解决了读书的问题。

  在这12年间,他也学会了敬畏和宽容。车祸后,大家都以为胡歌会解雇司机小凯。但胡歌说: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他也是被命运摆弄,可怜的孩子。现在,小凯还是胡歌的司机。

  现在胡歌常把这句话挂在嘴上:“既然我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着。”

  是啊,既然劫后重生,那就不能在世上白白活一场。

  人生也本该有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人最好的作品是你自己,但见过了自己,就该去见见这个世界了,懂得敬畏、谦卑,最后见到众生,把自己变成一束光,去照亮别人,包容和慈悲。

  始终相信,那些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的人,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生命会更加生动而干净。

   演员胡歌励志经典语录

   胡歌经典语录语句

   胡歌的人生经历,起落之后依然向前,车祸涅槃,重新起航

   娱乐圈对胡歌的评价,为什么很少有人讨厌胡歌?

   明星胡歌个人资料简介

  

胡歌的人生经历,起落之后依然向前,车祸涅槃,重新起航

上一篇:天后走音_1

下一篇:居里夫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