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正文

女鬼复仇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15:33:13

  ①

  小秋和方信趁着周末去游玩。

  小秋喜欢在旅行时让方信给她拍照。遇到风景特别的地方,她还要招呼方信和她站在一起,让路人为他俩合影。

  又遇到一块奇形怪状的巨石,石上的岩画很独特。小秋要与方信合影。此时的路上游客不多,一个背影妖娆的女子正在旁边看石壁上的岩画。小秋跑过去打招呼:请帮我们照张相可以吗?

  妖娆的女子一回头,小秋惊叫了一声。她的心怦怦地跳个不停。这不是失踪的叶子吗?是叶子啊,有半年不见了,你去哪了,我们都很想你。方信走过来,也面露惊讶。叶子怪怪地笑了笑,但笑容很冷淡。

  不如我们三个照张合影吧。方信把数码相机交给一个游客,他站在两个女人的身后,小秋亲热地搂着叶子。叶子的手臂很凉,小秋不由得打个冷战。相机咔地一声,拍摄下了永恒的瞬间。回到城市时,已经很晚了,小秋要请叶子吃饭,但叶子淡淡地拒绝了。再次相逢,小秋总觉得叶子怪怪的,连笑容也很凉薄。

  第二天方信上班了,小秋准备把相机里的照片存到电脑里,当她把和叶子合影的三人照片点开时,数码相机里的叶子竟然惨白着一张脸,红红的唇向外伸着,嘴角淋漓着鲜红的血,她呆滞而可怕的目光直直地向小秋射去。小秋吓得大叫一声,哆嗦成一团。这哪里还是叶子,这不是一个女鬼吗?

   ②

  叶子失踪前,曾和小秋是最好的闺蜜。两人合租一个房子,除了男朋友,什么都可以共同使用。当小秋把方信领到叶子面前时,她看到叶子的眼睛里像点燃了一丛小火苗,呼啦啦地燃烧着,那趋势她挡也挡不住。

  小秋再也不肯把方信叫到她们的出租屋了,每天都与方信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来。叶子多晚都要等到小秋回来,拷问她与方信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她问得很仔细,听得很认真,时不时流露的对方信的好感,让小秋越来越受不了。

  小秋看出叶子也喜欢方信,但没想到叶子竟然约会方信,还要中伤她。那天她回来时,叶子正在房间里打电话。小秋有很多男朋友,她并不适合你。方信,我想和你当面谈。

  小秋气恼地想把叶子揪出来质问,但叶子毕竟是好朋友,小秋不想因为一个男人把两人的友谊弄丢了。于是她极力怂恿叶子傍晚去跟她划船,她想在风景宜人的地方,与叶子好好谈谈。但两个人谈崩了。叶子说她有权利追求心中的爱人,只要小秋与方信一天没有结婚,她就有权利追求方信。两人争吵中,叶子失足落水。四周没有人,喊救命也没人听见。小秋急惶惶地回来,没敢与方信说起叶子落水的事。后来也没再听到叶子的消息,给叶子的公司打过电话,都说她失踪了。小秋以为叶子已经溺水而亡。她怎么却回来了?而现在照片里的她竟然是个女鬼。

   ③

  小秋不敢跟方信说叶子的事,更不敢报警。因为叶子落水时就她一个人在场,如果说是她把叶子推落水中的,大概大家都会相信这样的事,而叶子失足落水的可能却未必有人相信。为了怕别人怀疑她有谋杀叶子的嫌疑,她只能选择沉默。

  方信开始早出晚归。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倒在床上就睡得跟死人差不多。小秋想跟他说说话,却又不忍心打扰他。她暗中冷眼观察,终于在方信的衬衣上发现了半个口红印。

  那是雅诗牌子的口红,还能闻到淡淡的水果味道。是叶子最喜欢的口红。看来叶子是回来报仇的,她是要把方信抢走,还是要害死小秋?小秋跟踪方信,想看看叶子到底是人是鬼。

  夜幕降临,方信从公司出来,直接打车去了一家地下酒店。小秋看到门口的暗影里,有个妖娆的女子揽了方信的手臂上楼了。那不是叶子还能是谁?那夜,方信很晚才回来,很疲惫的样子,躺到床上就睡得跟只死猪似的。小秋跟他说话,他竟然打起了鼾声。

  暗夜里,小秋发现方信的脸色很苍白,眉宇间隐隐地有一股戾气。她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她怕回来的叶子抢走方信,更怕叶子吸干方信的血,把方信害了。

  方信你醒醒,我想跟你说点事。你知道叶子这半年去哪里了?她用力摇醒方信,想把叶子的事告诉他。

  她说这半年是在地狱里度过的。方信含混地说了一句,倒头又睡。

  小秋吓得一激灵。叶子说她在地狱里度过的半年。地狱?叶子?莫非她真变成厉鬼来找她小秋复仇来了?小秋拽紧被子,在被子下瑟瑟发抖。

   ④

  小秋不想坐以待毙,她必须主动出击。

  方信与叶子的约会总是在晚上。当天傍晚,小秋拿着数码相机,雇了一辆出租车,等在方信的公司旁边。方信下班后又坐上出租车,出租车把他拉到另一个酒店。小秋的出租车也紧紧地跟在方信的车后。

  在酒店门前,小秋看到在门旁的暗影里,又是一个妖娆的女子揽了方信的手臂向酒店里走去。那女子妖娆的身段,不是叶子还能是谁?小秋疾步下车,抢上几步,咔地一声,拍下方信与那个女子的合影。小秋是想再拍下叶子的照片,看看照片里叶子的头像是否是女鬼。假如真是女鬼,她不惜打草惊蛇,也要报警自救,也救了方信。假如不是鬼,那就当是来捉方信的奸叛。

  与方信相拥着进酒店的女子果真是叶子。看见后面相机的闪光灯闪烁,叶子猛然回头,夜幕里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她的眼光狰狞得有点瘆人。小秋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她想按回刚才拍摄的照片,可是她的手还没来得及动作,后面猛然冲上来一辆出租车,一下子将小秋刮倒了。

  小秋躺在地上,两只手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数码相机,她的眼里满是惊恐和不甘。

   ⑤

  方信把小秋送到医院。好在那辆汽车只是挂到了小秋,不是硬撞上来的。小秋的伤只是皮外伤,医生给她处理了伤口,又注射了消炎的点滴,方信一直守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直到天亮也没有合过眼。

  两个人都没有提起昨夜的一幕。但看方信满脸的愧疚,小秋也不打算在医院里跟方信纠缠这件事。她看到自己的包还放在身边,她把方信支使出去,让他去给自己买早点。看到方信下楼了,小秋才从包里拿出相机。数码相机完好无损,并没有磕破半点。小秋的心里忐忑不安,她害怕即将看到的照片,却又迫切地想看到真相。她终于鼓足勇气打开相机,翻回到昨天拍的照片。

  照片里与方信相拥的妖娆女子,惨白的脸上一双戾目里迸射出绿幽幽的光柱,她揽着方信的手上竟然是白惨惨的枯骨,指甲长长的,都带着勾。她侧着的一张脸上,嘴角淋漓着鲜血,已经把舌头伸到了方信的肩头。

  小秋凄惨地叫着,摔了相机,从病房里跑了出去。一个护士竟然没有拦住她,她疯狂地在走廊里跑着。当方信买了早点回来,被医生请进了办公室。医生告诉他:你妻子的病情有点变化,她精神很不正常,有轻微的精神分裂,需要住院治疗。你给她办理一下住院手续。

   ⑥

  又到了夜晚,方信与叶子躺在他家的床上。小秋在医院里,家里的大床可以给他们提供无限的自由和放纵。

  我终于躺在这里了。叶子哈哈大笑。

  是啊,为了等这一天,我们差不多等了一年。方信吻着叶子,呢喃着,声音越来越小,动作却越来越大。

  方信和叶子原本就是一对恋人。他们贫穷,买不起房子,更买不起车子。可他们又向往有钱人的生活。方信曾经做过保险业务,他觉得这里面有机可乘。他想先娶了小秋,然后给小秋办份保险,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小秋害死,拿到巨额保金。

  方信让叶子先接近小秋,与她成为最好的朋友,然后他追求小秋。在他与小秋确定恋爱关系后,再假装让叶子暗恋自己,并且还让小秋知道。

  半年前叶子的失踪其实是方信与叶子合演的一出好戏。叶子假装失足落水,而暗中远远跟着她们的方信急忙跳入水中,给叶子带上氧气,从水底将叶子送到了他的船上,然后安排叶子到外地去,半年不露面。造成叶子溺水而亡的事实,先给小秋造成心理压力。

  叶子再次出现,果然是对小秋致命的一击。小秋数码相机里叶子的照片,都被方信做了技术处理,修改成鬼面再放回小秋的相机。百密一疏,他们忘记小秋也会反击。当小秋偷拍他们时,幸亏有辆车撞昏了小秋。叶子才有时间把小秋相机里她的样子改成鬼面。目的就是要把小秋吓疯。

  小秋果真被吓疯了。

  ⑦

  入夜,方信与叶子去了小秋治疗的医院。小秋住在走廊最里面的单人病房,这更适合他们作案。两个人一阵窃喜。

  小秋的病房里没有亮灯,大概小秋已经睡下了。他们敲了半天门,门也没开,里面也一点声响都没有。方信用手一拧,门并没有锁上,吱地一声开了。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他们看到病床上却没有小秋的影子。两个人正要出门,却听见窗台上传来轻轻的哼唱声。

  让我们荡起双浆,小船儿推开波浪……

  那个唱歌的正是小秋。小秋站在窗台上,身子向外倾斜着,做着划浆的动作。叶子的脸上露出惊喜,她假装惊慌地向小秋扑去,实则是用手向外推小秋。但是小秋一回头看见了叶子,惊慌地大声地叫着:鬼鬼鬼,别碰我。竟然纵身从楼上跳了下去。

  小秋的病房是六楼。这一跳下去,必然摔得魂飞魄散。但是叶子还不解气,趴在窗口向下望,她要亲眼看到小秋摔得脑浆迸裂的样子。可是还没等她看到什么,她的身体忽然被身后的方信抬了起来,顺着窗口推了下去。叶子惊慌地叫着:方信你好歹毒……她的话音说到最后,已经落到了一楼。

  ⑧

  方信的嘴角扯出一缕得意的笑。他拿出手机报警。医护人员也很快赶了过来。方信说小秋要跳楼,叶子去拦着,没想到小秋把叶子也带下了楼。大家对他的话都信之不疑,因为当时病房只有他们三人,而病房里是没有监控设备的。

  警察来时,在医院的一楼草坪上,他们只看到了叶子的尸体。叶子已经摔得脑浆迸裂,眼睛还大大地睁着,显然是死不瞑目。但是他们没有发现小秋的尸体。正当人们满院子寻找小秋时,却听到楼上有人大声地喊:我在这里,我是小秋。我在五楼。

  站在五楼缓台上的果然是小秋。原来小秋跳下楼时,竟然被五楼伸出的窄窄的缓台接住了。但是叶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直接跃过五楼的缓台,摔到了水泥地面,当场死亡。

  方信看到小秋还活着,他越过众人将小秋紧紧抱在怀里。但是小秋却像见到鬼似的推开了他。小秋将手里的相机交给了警察。警察在相机里发现了一段录像,那是夜幕里的一段录像,只有一个片断,是一只手伸出窗户将一个女人推下楼的镜头。

  这个片断里还有一句话,是女人的惊叫——方信你好歹毒!

  方信听见相机里传出这句话,吓得面无人色。

  ⑨

  看着方信被警察戴上手铐关进警车,小秋终于长舒了口气。医生当即给小秋做了全面检查,小秋不仅没有磕伤,连神智也恢复了正常,几个医生都说:这真是奇迹,这么大的惊吓竟然把小秋的病吓好了。

  小秋的脸上却露出苦涩的笑容。她哪里有病,其实是在装疯。当初看到叶子回来时,她果真害怕到极点,尤其是照片里叶子变成了鬼,她更是吓得灵魂险些出窍。她想逃,便打开方信的保险柜,想察看家里的存折上还有多少现金。

  但就在方信的保险柜里,小秋发现了方信给叶子办的一份保险。办理的日期是最近的,而照片上的叶子竟不是鬼面。小秋明白了叶子的用意,也隐隐觉得方信在暗中帮叶子吓她。她开始恨方信。她还发现方信与之约会的女人不仅有叶子,还有别的女人。

  方信不是在骗另一个女人,就是准备像除掉她一样也除掉叶子。小秋做了大胆的假设。她雇出租车司机,假装照相时被撞昏迷,让方信和叶子有机会处理相机里的照片。相机里的照片就真的被做了手脚。小秋便假装看过相片后疯了。

  小秋发现医院的五楼都有缓台,虽然窄得只能晾晒衣服,但足够她容身。她有了主意。当她听到方信和叶子来时,她就站到窗台上,看到叶子想推她下楼时,她就自己稳稳地从六楼跳下,准确地落在五楼的缓台上。然后用相机开始录像。她本来只是打算录下方信与叶子两个人算计她的对话,以此作为他们谋害自己的证据。但是她就看到方信伸出手来推叶子。而叶子就像只大鸟似的从她头顶飞过。其实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最可怕的其实是人心中的鬼。

  

女鬼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