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正文

幽灵航班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14:48:01

  被诅咒的航班
 

  
 

  又是一阵眩晕,再睁开眼睛,两人已经成了飞机上的乘客。同在一排的一个女孩子,也在揉着眼睛。这女孩竖着披肩的长发,表情很冷淡。她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叶小山下意识觉得她也是门内的玩家。
 

  
 

  你……叶小山刚要张口。
 

  
 

  对。那女孩答道,这个任务我也有份,别拖我的后腿。
 

  
 

  叶小山和方林一脸黑线,这女孩也太有自信了吧。
 

  
 

  好吧,合作愉快。方林为了打破尴尬局面,友好地伸出了手。
 

  
 

  那女孩没吱声,更没伸手。方林尴尬得笑笑,几人也不再说话。
 

  
 

  远处一连串脚步声引起了叶小山的注意。叶小山发现飞机上空乘人员个个神色慌张,直觉告诉他,一定出现突发情况了。叶小山径自走到第一排空位坐下,决心探个究竟。
 

  
 

  驾驶舱的门开了。叶小山看见一个人被扶了出来,安顿在机组人员的座位上。叶小山正要上前,冷不防空姐已经放下隔断帘,带着微笑说:先生,请您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叶小山顺从地坐下,他不想给这个正受到巨大惊吓的女孩制造麻烦。可是,他却悄悄从口袋掏出一面小镜子扔了出去,让它穿过隔断帘卡在门缝上传递视线。叶小山终于看见了从驾驶舱里面被扶出来的人。从制服上看,那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更糟糕的是,他的面颊黑紫,四肢无力地下垂,很明显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恐惧瞬间湮没了叶小山。在万米高空中,机长猝死。那么这架航班上百余名乘客的生命,由谁来保障?想到任务的名称就叫幽灵航班,难道真的是幽灵作祟?
 

  
 

  方林也没闲着,他开始去调查关于那个恐怖分子的事情。他就坐在方林和叶小山的中间,算是被两人押送。他带着手铐,沉沉睡着。方林发现了押解的文件,上面记录着他的名字:拉姆。还写了他刚刚被注射了镇定剂,原因是他一上飞机就发出近乎咆哮的诅咒:这是幽灵航班,一个没有眼珠的幽灵奉了撒旦的命令带大家走……
 

  
 

  叶小山敲响了驾驶舱的门。先生,请您回到座位上……空姐赶快过来阻拦。叶小山肯定地说: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忙。开门的男人点点头,从制服上看,他是本次航班的副驾驶。
 

  
 

  我叫约翰逊。我们遇到大麻烦了。他介绍说,刚才史蒂文机长和我用完餐以后,他突然全身抽搐。我,我……他由于太过惊恐,语气变得不连贯。
 

  
 

  放松。叶小山对着他温和地笑着,心却悬得更高。约翰逊的身体也开始轻微抽搐,很明显也中了剧毒。可飞机上缺少医疗设备,根本无法检测出他们究竟中了什么毒药,要解毒也是不可能的任务。方林的医疗术还是初级,对治疗中毒并没有什么作用。方林唯一能做的就是缓解约翰逊的紧张情绪,降低他血液循环的速度,将毒发的时间推后到飞机平稳降落为止。
 

  
 

  约翰逊告诉他们,目前飞机已经被他通过数字飞行控制系统设置为自动驾驶模式。它可以通过航线飞行数据自动来到陆丁科城的机场上空。可是,让飞机沿下滑道着陆的过程,必须由飞行员控制。想到这里,叶小山不由捏了把汗,一个小时以后,约翰逊还能够完成这项任务吗?
 

  
 

  命悬一线
 

  
 

  能不能在最近的机场紧急迫降?方林通过地图知道目前的位置距离一个机场最近,只要二十分钟,就可以将飞机落下。约翰逊一边喘气一边摇头。不行。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重新输入航线参数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坚持。可是毒性在约翰逊身上蔓延得很快,他的体温在迅速升高,意识也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叶小山盯着腕表上的秒针,每一秒都是煎熬。为什么,它不能走快一点?
 

  
 

  小兄弟,约翰逊的呼唤让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现在教你认这些飞行控制仪器。万一到了机场,我……叶小山的心一凉,才过去了十分钟,疼痛似乎又加剧了,约翰逊皱了皱眉,看来情况要比他估计得更糟。叶小山说:你一定会坚持下去的。约翰逊愠怒道:为了一百名乘客的生命,你必须学会驾驶飞机!
 

  
 

  你座位前是操纵杆,作用就像汽车方向盘,做前推后拉动作来控制飞机的方向……大量的飞行名词向叶小山输灌过来,他根本没记住。不过那个冷冷的女孩却时不时地点着头,好像把它们全部收纳到脑海。
 

  
 

  我都记下了,不过只是机械式的死记硬背,你需要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女孩还是冷冷的声音。
 

  
 

  不过我想,你俩应该来看看这个。说着女孩拉出飞机上播放影片的液晶屏幕,对了,我叫夏冰。
 

  
 

  液晶屏上显示出了一段录像,看完录像之后叶小山和方林的后背冷汗涔涔。
 

  
 

  是邢凯!他怎么能?叶小山攥紧了拳头,狠狠说道。
 

  
 

  那人你们认识?夏冰问道。
 

  
 

  是的,看来他是冲着我们来的。方林说道。
 

  
 

  我去!方林这边就交给你了,对,还有夏冰。叶小山想了想。
 

  
 

  方林知道劝也劝不住,仔细分析了一下,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有了夏冰,这边的问题应该也不大。方林嘱咐小山注意安全之后,叶小山便抓起伞包,跳伞而去了。叶小山学的身体强化技能,不但是将来学习各种搏击术的基础,更能让人胜任跳伞攀岩等高强度运动。
 

  
 

  飞机距离陆丁科城越来越近,正按照自动驾驶的指引逐步下降,从万米,到八千米,逐步接近地面。方林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些数字的变动,冷汗浸透了他的衣衫,他两手扶住操纵杆,终于到他力挽狂澜的时候了!夏冰在旁边不停地解释着各种仪器的用途。
 

  
 

  从通讯系统中,传来了机场航空管制员的声音。在史蒂文机长发生意外以后,约翰逊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机场。现在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包括消防人员在跑道上铺好泡沫带,同时各种救援人员和设备提前到位等等。方林正要告诉对方自己将代替飞行员操控飞机时,却发现约翰逊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过来,正用虚弱的声音说:还是我来……
 

  
 

  操纵杆很轻,可约翰逊拉动它的时候却拼尽全力。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短短数分钟,却像经历了百年。方林在一旁急得手足无措,他不敢打扰约翰逊,只能看着他燃烧最后一刻生命来阻止幽灵航班飞向地狱……
 

  
 

  奇怪的史蒂文
 

  
 

  拉姆苏醒了过来,他看到机舱的灯光,还有紧闭的遮阳板。我们还在飞机上吗?他瞪着浑浊的眼珠问方林。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充斥着他的耳膜,毋庸置疑,发动机依旧在运转,飞机还在万米高空飞翔。方林脸色阴沉道:这架飞机的两位飞行员突然死亡了,现在我们正坐在无人驾驶的飞机上前往地狱。不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里,我想知道真相。因为你是个亡命之徒,无神论者,却突然拿幽灵和撒旦来充作幌子诅咒航班,这只能说明……
 

  
 

  拉姆笑着说:说明我才是真正的凶手。他是恐怖分子,肩负着为组织培养人肉炸弹的任务。在他看来,与其将普通人洗脑成人肉炸弹,远远不如寻找自杀者来得轻松。只要稍加诱导,这些愤世嫉俗的自杀者,就可以为组织所用,制造出伤亡惨重的袭击案来。
 

  
 

  拉姆是在一个自杀者协会遇到机长史蒂文的。史蒂文的家人在一次车祸中遇难,受到极大打击的他,有了自杀倾向。而拉姆则搜集伪证,证明那场车祸是航空公司老板主导的阴谋。在他的强势洗脑之下,史蒂文终于接受了拉姆的建议,将他的自杀扩张到整架航班的意外,并为此设计了整个计划。
 

  
 

  史蒂文告诉拉姆,制造空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毒杀两位飞行员,因为机上餐食管理一直是被忽视的漏洞。食品公司根据每次航班人数配备好餐食以后,分别装到餐车上,由专人送上飞机。而且其中机长、副驾驶的餐食专门制作并装盒,从外观上可以轻松辨认。拉姆只要在史蒂文调开守卫的情况下,就能潜入食品公司,在餐车送上航班前,把毒药投到两位飞行员的餐食中去,就万事大吉了。
 

  
 

  这个计划让拉姆大喜过望。相对于携带武器劫机来说,投毒实在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妙之举。拉姆有些嘲弄地望着方林:恐怕你做梦都想不到,抓住我就等于将你自己锁定在这架幽灵航班上吧。谁说的?方林一把拉开机舱遮阳板,窗外的碧水青山赫然在目。拉姆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
 

  
 

  方林说:一个小时以前,幽灵航班已经被约翰逊安全降落,我们现在的位置,是航空公司用于培训空乘人员的模拟舱。我故意让发动机发出轰鸣声,就是为了制造出还在万里高空的假象,让你以为命不久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相信你刚才所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你这个骗子!拉姆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情绪完全失控了,若不是手铐将他固定在原地,他已经像野兽一样扑上来撕咬方林。
 

  
 

  真相已经大白,在航班上死去的机长史蒂文勾结拉姆,共同制造这场空难。幸好副驾驶中毒较浅,坚持到了安全落地的那一刻。可是方林还是想不明白一个细节:史蒂文身为机长,想要制造空难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没有必要让拉姆利用航空安全管理漏洞投毒。这时夏冰说起一个细节,约翰逊降落完飞机像是耗尽最后一口气,立刻陷入昏迷,可他被抬上担架时,手却动了一下,难道……
 

  
 

  真正的幽灵
 

  
 

  方林和夏冰走进约翰逊的病房,看到外面挤满了记者,都争抢着要采访约翰逊。他成了航空公司的英雄,并且破格被提升为机长。待一切安静下来,方林才找到开口的机会:你还记得自己怎么中毒的吗?约翰逊说:我和史蒂文一起吃完午餐后,就……方林直视着他:午餐的确有毒。可是警方却在机上洗手间的下水道里面,发现了属于你的那份餐食。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中毒,你在飞机上的中毒症状全部都是假象!
 

  
 

  胡说八道。旁边的夏冰扯过病历和一大堆报告单扔在方林面前,难道这些检验数据也都是假的吗?方林说:你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原本已经失去知觉,可是为了不在医疗仪器前露出马脚,你必须冒险掏出随身携带的毒药服下。当然你掩饰得非常好,让别人以为那是担架晃动导致的。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约翰逊的声音有些恼怒。方林说:你被送进医院后,一直被医生和媒体簇拥,没有机会处理这张包毒药的纸,只好将它随手丢弃。方林出示了一张粘着毒药又印着指纹的纸。看到铁证如山,约翰逊虚脱般地瘫倒在床上:真是阴沟里翻船。我曾经想过要将它吞下肚子,可担心到医院会很快被各种检查仪器发现,所以只好……
 

  
 

  约翰逊的计划堪称完美。在航空公司飞行员中,机长和副驾驶的待遇天差地别。约翰逊从八年前就具备升任机长的资历,遗憾的是,他怎么都通不过那些选拔考试,只能年复一年地担任副驾驶,在机队中受人奚落。直到有一天,约翰逊注意到公司一条不起眼的规定,立下卓越贡献的副驾驶可以破格提升为机长,他这才构思起让自己立功的机会。
 

  
 

  约翰逊曾经在恐怖组织建立的网站中看到招募人肉炸弹的消息,所以故意到自杀协会以史蒂文的名义注册并发表厌世理论,希望用飞行员的身份引起对方的注意,利用恐怖组织的力量,来完成投毒。
 

  
 

  听到这里,方林突然想到拉姆,如果这个狂妄的恐怖分子发现自己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对象,会作何感想?即便此时,拉姆都不知道与他合作的人根本不是史蒂文而是约翰逊,因为他们从没有正式见过面。约翰逊如此煞费苦心不过就是希望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史蒂文身上,因为死人是最适宜蒙冤受屈的。
 

  
 

  约翰逊说:我一直在苦练化装技巧,所以史蒂文中毒死亡后,我立刻将自己的脸色涂成紫灰,可是没想到,还是被你看穿了。方林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幽灵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