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正文

邓小平为啥不愿与陈锡联等人握手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9日 16:33:50

  

1946年9月10日这天是中秋节,三纵队司令员陈锡联、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和七纵队司令员杨勇,几乎同时收到了通知,要纵队司令员到野司去开会。野司就是第二野战军司令部的简称。

  陈锡联在前往安陵集的二野司令部的路上,心里想:从邯郸出发,几个月来,我军所向披靡,连战皆捷,如今适逢中秋节,野司请各纵队司令去开会,必是要犒劳大家一番了。心里这么想着,一路兴冲冲地来了。

  当参加安陵集会议的纵队首长,满面春风地向邓小平伸出手来的时候,邓小平却用手摇一摇说:这次开的是不握手会议!

  ?这话使纵队首长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接着,邓小平宣布了开会宗旨:今天,开个不握手会议,不要刚打两个胜仗,就沾沾自喜,握手言欢,心满意足,你好我好,什么都好。要更多地想想自己的不足,邯郸出发以来做的怎么样?群众纪律怎么样?内部的团结搞得好不好?部队的指挥、战斗作风都还存在着哪些问题?现在发言吧!

  刘伯承司令员、李达参谋长和张际春副政委依次发言,指出部队中大量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会场下面鸦雀无声,各纵队首长肃然聆听。

  原来,由于我军接连奏捷,士气高昂,信心充沛,但少数领导干部在胜利形势下,开始滋长起一种骄傲的情绪,部队群众纪律不太好,军民、官兵团结也发生了一些问题。于是邓小平在安陵集会议上和纵队首长们共同总结作战经验的同时,强调了克服正在滋长的骄傲情绪和某些部队只顾作战需要不顾群众纪律的错误倾向,提出了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会议从上午开到中午,又从饭后开到下午一两点。听说敌人王牌军五军和整十一师逼近了,但就是不散会。趁着会间休息的空隙,陈锡联找到了杨勇。

  人贵有自知之明。陈锡联对杨勇说,今天咱俩不做自我批评,恐怕就散不了会!

  是啊!杨勇也十分敏锐地察觉到这种兆头。

  陈、杨都知道,六纵队王近山也到会了,他在大小杨湖作战中打的挺出色,是这次会上受表扬的。杨勇自然非常明白陈锡联的意思,就对陈锡联说:回去我先检讨。

  陈、杨一回到开会的地方,杨勇头一个发言,说:七纵军民、军政关系不好,仗也打得不好,所有这些,我全都负责,我回去好好进行整顿,提高斗志。

  陈锡联接着杨勇的话,在会上检查道:三纵所发生的问题,全都由我来负责。

  听到这里,邓小平站起来宣布:会议就开到这里,现在散会。

  邓小平在会议上几乎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一个字,但他话重千钧。各纵队司令员在思想上受到极大震动,虽然月饼没有吃到,却终生难忘这次不握手会议。

  

邓小平为啥不愿与陈锡联等人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