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正文

中国社交电商野史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7日 07:28:57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社交电商的下一波历史的拐点在哪里?

中国社交电商野史

2019年5月3日云集上市,成为中国社交电商第一股!

2019年5月8日贝店官方宣布完成8.6亿元融资!

从2019年年初开始,中国主流资本和媒体的视野又重新回到社交电商上,回到了云集、贝店、蜜芽、拼多多这些社交电商头部玩家的身上。

那么资本市场到底需不需要或者说认不认可第二、第三个云集?云集上市后的社交电商的未来到底是在哪里,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个简单的讨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量行业“专家”只盯着冰山浮出来的表象做文章,码数据、堆文字,却没人深入水下探索。所以,我姑且把这篇文章叫做《中国社交电商野史》来对之前发生和当下经历的事情做一个记录,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下一波历史的拐点在哪里?我们是否有参与的机会?

备注:本文会比较长且冗杂,主要从社交与电商、直销与传销、微商与三级分销、现在的社交电商、社交电商中的小生态、社交电商背后的资本、社交电商的未来,这几个阶段来写。

本文所提到的所有模式均基于商业视角出发,无个人好恶。

社交与电商

社交电商是一个偏正的短语,首先我们必须厘清社交电商是社交的电商化还是电商的社交化。

中国人是偏向于含蓄和内敛的,总的来说就是有些闷骚。

这注定在中国社交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尤其是在各个人群中可以自由切换游刃有余的社交达人,普遍被看作是放荡的形骸亦或是不严谨的象征。

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每一个销售粒子和实体商业都是信息孤岛,口碑和客流是他们脆弱的衔接点,将这些孤岛和粒子串联起来的往往是那些深谙社交之道的人。

在没有大众点评、美团、以及本地公众号的时候,本地的餐饮业、会所行业往往都是高位者在操盘。

往往餐厅一开业,老板把周边高阶的官员和商人请过来海吃海喝几天,然后这批高阶的人则会宴请身边的人。很快一个区域的人口很快会通过一场一场宴请完成信息的传递,最终餐厅的营业状况突破了马太效应,成本回收进入正向现金流阶段。

而电商则是十年来零售业逻辑的一次巨大改变,在中国的传统零售中有大量的一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三级批发商。这些批发商存在的核心意义是完成货物向终端的传递,厂家现金流的优化以及摩擦成本的消化。

过去十年间有无数B2B领域的巨头公司譬如中商惠民、供销大集、阿里零售、美菜通试图挑战这个看似冗杂繁琐的自然形成的市场,但都被结果无情地打脸。

深度剖析|中国社交电商野史

而电商最有意义的核心本质在于货物并没有发生位移,仅仅是通过互联网的渠道将产品通过图片和宝贝描述展现给终端消费者,并最终通过线下物流快递履约完成交易。尤其是自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的功能提升以及网络速率的飞速提升,电商可以承载的信息复杂程度以及丰富程度也愈发令人惊叹。

2018年开始的短视频和直播电商们,则更是将传统赶集叫卖的场景通过移动端延伸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深度剖析|中国社交电商野史

那么电商平台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我们把消费者看作是天、产品看作是地,那么天与地之间则是广袤的粒子,粒子之间会发生碰撞。如何让消费者可以方便高效地获得产品(人找货),以及如何让优质的产品快速地匹配到需求人群(货找人),则是一个平台价值的体现。

电商平台的就是需要不停优化自己在截流流量、变现流量的能力以及提高产品和消费者的撮合效率。

在中国有人通过内容撮合提高效率、有人通过社交撮合提高效率、有人通过直播和短视频来提高撮合效率。

近代社交商业——直销与传销

“二战”后,大量美国家庭搬入别墅住宅区,家庭主妇购买日用品不再如以前那样方便。于是,一些精明的主妇往往会从厂家批发一些日用品,再分销给自己的邻里。

这种被称为“直销”的模式原本更接近于中国前些年兴起过的“团购”——即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和兜售产品,在古老的中国我们称其为“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