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正文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9日 16:19:51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來自山西長治醫學院附屬和平醫院的主管護師孔婭婭一站到鏡頭前,淚水便悄悄滑落臉頰。
  李 舸攝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麻醉科護師吳映霖。
  李 舸攝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3月17日,甘肅省第二批支援武漢醫療隊離開位於武漢東西湖的駐地,返回家鄉。離別之時,駐地的工作人員深情相送。
  李 舸攝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3月9日晚10時,武漢洪山方艙醫院休艙前最后一夜,醫護人員在巡夜時與患者道別。
  李 舸攝

 

鏡頭裡的抗疫故事(中國戰“疫”系列報道(23))

 

  在社區中心門口值班的出租車司機。
  劉 宇攝

 

  眼下的武漢,櫻花吐蕊,草木欣欣。春天真的來了。

  一個月前,中國攝影家協會派出赴湖北一線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以下簡稱小分隊),逆行武漢。他們用鏡頭記錄抗疫故事,為全國馳援湖北的一線醫護人員留下戰“疫”肖像。

  為“最可愛的人”造像

  為“新時代最可愛的人”造像,是小分隊此行的主要目的。“我們不敢說百分百覆蓋,完成98%以上已經沒問題了。”小分隊領隊、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李舸透露,目前他們已經為4萬多名醫護人員拍攝了肖像。

  自2月20日出發前往武漢以來,小分隊一行5人分為兩組,即刻投入忙碌的工作。“剛開始很辛苦,每天幾乎在醫院工作12個小時。”李舸說,他們拍攝有兩個基本原則,一是不能影響正常的救治和診療,二是不能影響醫護人員的安全和休息。“在醫院拍攝,我們選擇的時間是醫護人員交完班、進入清潔區休息空間的一個小空當。是否接受拍攝,也完全尊重他們的個人意願。”

  李舸拍攝的一組“你是我最牽挂的人”專題照片,在網上引發熱議。照片中,醫護人員面對鏡頭,調出手機裡為患者診治、送患者出院或者緊張工作的瞬間,摘下口罩,讓自己的完整面容與患者映現在同一畫面。

  “這組照片的創意,是醫護人員無意中提供的。”李舸說,拍攝肖像時,醫護人員經常會說,特別惦記某某床的患者,“這一點特別打動我。”

  這組照片中,醫護人員的表情是肅穆的。李舸認為,沉靜就是力量,這種素朴的表達,也許更為深刻。這些照片沒有做過任何后期處理,以最真實的面目呈現出來。“我認為照片要靠情感說話。情感到位了,即使在拍攝環境下光線差一點、不那麼清晰,都沒有關系。”

  拍照之余,小分隊還增加了一個“自選動作”,那就是給拍照的每一名醫護人員錄一段視頻。視頻的提問隻有一個:疫情之后,你最想做什麼?“好多人一開口就哭了。”李舸說,“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們和手裡的相機、手機已經不再是陌生人和冰冷的設備,而就是他們的父母、愛人、孩子。”

  這樣一個小小的創意,帶來了大量的情感釋放。“在錄視頻過程中有太多的感人故事。我每天都跟著流眼淚。他們哭,我們也哭。”李舸說。

  甚至一些很平常的話,在那個特定環境下,聽起來都很戳心。一名男醫生對著鏡頭說:“我的孩子十個月了,回去就會叫爸爸了……”說到這兒,他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流﹔另一名醫生剛說到:“疫情結束之后,我要好好孝敬父母……”突然失聲痛哭,哭到不能自已。

  “錄視頻就是要跟醫護人員心貼心地溝通。隻有這樣,才能知道他們的情感需求是什麼。這也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情感釋放的窗口。”李舸說,有心理衛生科醫生告訴他,這種拍攝方式,對醫護人員是很好的心理調節。

  這些肖像照和視頻,不僅會留給醫護人員本人,還會作為國家的影像文件檔案保存下來。

  “4萬多人、如此大規模的醫護人員集中調度,在中國歷史上是罕見的。”李舸告訴記者,中國攝影的發展歷史是與中國革命進程緊密相連的。中國攝影人一直有一個優良的傳統,那就是為沖鋒陷陣的戰士拍攝肖像照。早在抗日戰爭時期,即使物資匱乏沒有膠卷,敢死隊員上戰場前也會讓攝影師為他按下快門。這是一種精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