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正文

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8日 12:06:28

p62 2019 年4 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的陈峰坦言,复出之后一直挺难的。《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2019年4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的陈峰坦言,复出之后一直挺难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p63 2018 年4 月,王健在海航总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那是他第一次接受媒体专访,也是最后一次。《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2018年4月,王健在海航总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那是他第一次接受媒体专访,也是最后一次。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  张燕  陈惟杉 | 海南、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5期)

那是2018年4月的一个下午,在海口海航大厦30层会议室。

王健步履匆匆走进了会议室,中等身材,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容。跟随其后的是海航的4位创始人和高管。他和善地与每个人握手寒暄,笑吟吟地认真看着对方的眼神。

大约两个多月后,传来他在法国意外去世的噩耗。

在王健离开1年零7个月后,2020年2月29日,海航集团官宣: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进驻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

不过是两年前的春天,现在想来恍若隔世。

1

王健是当时的海航集团董事局董事长,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同为海航最重要的创始人、最大自然人股东和海航的掌门人。2018年是海航成立25周年。25年前,他们两人一同从中国民航局离职到海南创办海航。相比公众所熟知的陈峰,在海航25年的发展历程中,王健鲜见出现在公开场合,也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他似乎是刻意保持低调,因而留给外界“海航幕后神秘操盘手”的印象。

那时,海航处于一场巨大舆论风波的风口浪尖上,王健决定亲自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这令海航内部都感到十分意外。

“我从来没有全面地公开过海航的整个历史,但我很愿意跟你们全方位地讲一讲海航,把整个海航从头到尾每个细节、每个关节点都跟你们说一说,把我们背后的故事给你们讲一讲,把我们的心酸给你们吐露吐露。这一次,我要全部地把海航的事情没有条件地向你们公开,你们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了解什么就了解什么,有任何的疑惑都可以问,包括比较尖锐的股权问题、所谓海航神秘的问题,甚至是一些不便往外公布的问题。”他说,海航没有秘密。

王健对这次的专访特别重视,他身边的人私下跟记者说,在见我们之前,他专门做了两场排练。

不过,礼貌和笑容依然难掩他的焦虑,在开场白中,他便主动提及那些令海航陷入焦头烂额的质疑,像是压抑已久的委屈,不吐不快。

在过去的20多年里,陈峰、王健及其他4位创始人一起将海航从1000万元起家的地方航空公司,缔造成了总资产逾万亿元、年收入逾6000亿元的综合商业集团。那些年,人们惊呼,在中国民营企业中,海航就像神一般的存在。2015年,海航首次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位列第464位;2016年,升至第353位;2017年,又升至第170位。

在改革开放的滔滔浪潮中,海航创造了商业史上的奇迹。这一点不应该有疑问。

陈峰曾放言称:未来10年(2025年),海航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的前10名。

那时候,没人敢当它是笑话。但也不乏等着看笑话的看客。

在过去的这些年,海航是国内最富争议的企业之一。针对海航的负债率、资金链乃至发展模式,每隔几年就会引来一次集体质疑,“看不懂的海航”“危险的海航模式”“谁的海航”……争议从未间断。质疑之声终于在2017年到达了顶点,而那也是海航商业帝国的最辉煌时刻。

p64 2019 年4 月底,陈峰复出10 个月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2019年4月底,陈峰复出10个月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2

在海口繁华的CBD商业中心,延绵数里的国新大道姓“海航”——这原是海口旧机场——大英山机场的一条跑道,以这条跑道为中心,两旁近3000亩的土地上已布满海航的物业,从庞大的商业广场到高级写字楼、高端住宅、酒店以及正在兴建中的未来海口地标性建筑双子塔。恰逢国内房地产行业大繁荣的好时机,这块20年前买下的土地在2018年早已身价暴涨。

上一篇:小动物造桥

下一篇:蛋糕国历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