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周公解梦 > 正文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18:22:50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主人!来电话了!”2020年3月2日上午9时许,平阴弘正法律服务所主任张辉的电话铃声大作。外地号码,张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喂!你好,请问哪里?”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急切而悲痛的声音“我是河南人,丈夫于2020年2月13日接单位复工通知回平阴某单位上班,于2020年2月27日意外身亡,现在急需法律帮助。”
通过询问求助者大体案情,张辉敏锐意识到,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企业正陆续复工复产,该案属于重大案件,如处理不及时或者措施不到位,将对全县统筹疫情防控与企业复工复产“两手抓两不误”的工作大局带来不良影响。
在安抚好当事人的同时,张辉第一时间向县司法局领导作了汇报,局领导当即作出指示:“依法依规、在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适用简易程序,快调快结,决不能给全县疫情防控、企业复工复产带来负面影响”,同时安排局党组副书记专门协调督办此案。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领导的重托犹言在耳,法律从业者深深的使命感,让身兼律师党支部书记的张辉深感责任重大,带着两名助理迅速将工作重心前移,介入案件办理。3月2日中午11时见到了死者家属,当时现场十分紧张,死者家属来了十几个人,张辉首先对他们进行了情况询问,并及时和县疫情防控小组联系,确保当事人都按照疫情防控要求进行了登记和定点管理。安排好这些后,立即与当事人进行了详细交谈,又到事发现场进行了勘验,对整个事故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接着,积极联系当地派出所,了解报案、验尸及尸体存放情况,并从派出所得知死者排除他杀、没有证据证明是自杀,属于意外死亡;掌握这些第一手资料后,张辉和死者单位进行了沟通,了解中得知:单位没有为其购买社保,只购买了意外保险。单位对死者死因存疑,坚决认为不构成工亡,其理由是,死者是外省回程复工人员,按照疫情防控规定,死者应当隔离14天,且其生前也书写了承诺书,保证按照疫情规定不出房间,自行隔离。况且死者生前作为物业公司副总,对单位环境十分熟悉,勘验事发地点后对死者死于意外存疑,怀疑死者系自杀,所以坚持按照非因公死亡标准赔偿8万元。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第二次跟死者家属沟通,死者家属认为:死者回程复工是单位通知的,回来14天就意外身亡,完全构成工亡;死者上有年近70岁的父母,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且系主要供养人,所以坚持要求死者单位赔偿160万元。双方因对死亡原因认定标准不一,要求差距过大,很难协商,死者家属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扬言采取过激措施讨要说法。见此,张辉及时安抚死者家属的情绪,耐心为其解释相关法律规定,引导其申请工亡认定,同时告知单位,让双方共同去仲裁委走法律程序,后因认定工亡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死者家属无法接受,此方案由此作罢。调解胶着状态下,张辉再次敲开死者家属房间,为其解释因工死亡标准和非因工死亡标准,再者“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死者家属愿意降低赔标准;安抚好死者家属,又和死者单位进行沟通,让其在法律、人情、道义三结合的基础上,尽最大限度给与死者家属赔偿,经过沟通,死者单位同意将赔偿数额提升至30万元。
固定布局
工具条上设置固定宽高
背景可以设置被包含
可以完美对齐背景图和文字
以及制作自己的模板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

“两天过去,双方就死亡赔偿的标准在慢慢接近,我也对调解成功有了更大的信心。”张辉说,后来张辉同志两次往返济南积极联系死者单位所投保的保险公司,最后确定了理赔数额为16万元,但距离双方赔偿标准还有不小差距,调解难度仍然很大。张辉团队商量后提出调解意见:双方搁置争议,放弃工亡与非工亡之争,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参照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进行协商。经过与双方协商,死者家属将赔偿要求降至70万,死者单位将赔偿升至50万元,离调解成功越来越近了!张辉和助理又分头做工作最终双方以单位赔偿死者家属58万元达成协议并签订协议书,在张辉同志监督下,死者单位一次性将赔偿款支付给死者家属,3月7日上午赔偿款全部到位;为了疫情防控,张辉同志趁热打铁,继续做工作,死者家属同意在本地火化。3月7日晚9点死者火化,3月8日死者家属全部回原籍。双方当事人都对调处结果很满意,也对平阴疫情期间公益法律服务团队及张辉本人表达了诚挚的感谢。
回望这次耗时一周的调解,张辉主任说:“一边是悲恸欲绝的死者家属,一边是特殊时期准备复工复产突发意外的企业,一边是县局领导和平阴县公益法律服务团队的殷切期盼。这次调解,是战“疫”之外另一战线上的一次重要战役,虽然案件疑难复杂,调解过程艰苦,但总算取得了一个三方都满意的结果,苦点累点,值!”

企业员工在复工期间意外死亡 法律工作者巧开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