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周公解梦 > 正文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9日 16:42:15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英雄的“朋友圈”不再更新 亲人的朋友圈思念如水



  

救火英雄赵永一入伍时和父母的合影 记者王汗冰 摄
康荣臻,你知道吗
爸爸找到你的名字后,没再说过一句话
张帅,你知道吗
近2年没见,爸妈想你了就看入伍通知书
徐鹏龙,你知道吗
有点累想睡觉,成了爸妈听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康荣臻的姑姑每次看到火灾前方消息时都悲痛不已
赵永一生前照片赵永一最后的朋友圈截图
张帅的叔叔依靠在墙边,难掩悲伤的表情。 本版照片均由新时报记者黄中明 王汗冰 摄
家人为张帅盖的新房已经完工
张帅与家人的合影
  在四川凉山州木里县的森林火灾中,30名扑火人员牺牲,其中5名消防员来自山东。前天晚上,新时报记者赶赴滨州邹平,探访了救火英雄张成朋的家。昨天,新时报记者又分两路,继续寻访英雄的足迹,记录下赵永一、张帅、康荣臻、徐鹏龙、张成朋5个永不磨灭的名字。
“青春有很多样子,很庆幸我的青春有穿军装的样子。”
  3月31日凌晨1:15,赵永一在包括他朋友发小在内的8人微信群里发了一句“又出任务了”。按照以往,他会在任务结束后第一时间在群里报个平安,但这次,他的朋友们再也没能等到他平安归来的消息。
  在这场任务之前的3月29日下午,他刚结束了一场吃住都在山上、持续了三天三夜的救火任务,“归,累,三天三夜。”是他在群里对那次任务的总结。赵永一的发小孙明琛说,赵永一的体检显示血压偏高,心电图异常,这都是在他入伍之前没有的症状,他还曾在群里询问血压高该怎么办。
  打开赵永一的朋友圈,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枚印有“八一”字样的鲜红五星,五星下方写着“青春有很多样子,很庆幸我的青春有穿军装的样子”。而赵永一的样子,则永远定格在了20岁。
  “4月1日下午3:00,我们看到了新闻,就开始给他打电话发微信,但是已经联系不上了。”孙明琛回忆。他说现在自己都不敢看手机,“因为一打开手机全都是关于他的消息,太难受了。”
  直到现在,孙明琛都清楚地记得从事情发生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据孙明琛回忆,从3月31日凌晨赵永一在群里发了出任务的消息,到看到新闻报道关于木里县的火灾,这期间他都一直在给赵永一打电话发消息,孙明琛还去地图上搜索了木里的位置,综合了赵永一在群里说的出任务的时间,推断出他们肯定是第一批到达火场的,“那个时候我心里其实就已经有预感会凶多吉少了,但是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直到最后新闻上公布了名单,我真的不愿意看到赵永一这个名字,但是上面有他。”
  不愿意相信赵永一已经牺牲的还有车辋村妇女主任孙兰彩。“我跟他妈妈是很好的朋友,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太可惜太心疼了。”孙兰彩红了眼睛。在孙兰彩的记忆里,赵永一是个“性格温和,又有礼貌的小孩儿,在村里碰到叔叔大娘都会主动打招呼。”据她说,2016年赵永一就想报名去参军了,但是因为年龄太小,没能实现。据孙明琛提供的关于赵永一初中时候的一份表格显示,在理想一栏里,他言简意赅地写了“当兵”二字。
  赵永一入伍前就读的鲁南技师学院的班主任董杰说,他对当兵有执念。皮肤黑黑的、特别喜欢笑是赵永一给董杰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孙兰彩说,4月2日一大早,赵永一的亲人就奔赴四川送他最后一程了。现在他的家里大门紧闭,唯一能迅速分辨出的,是门楣上挂着的金灿灿的“光荣之家”的牌匾了。
  4月2日下午,孙明琛在朋友圈写道“涛,等你回来。”涛是赵永一的乳名。
  (新时报记者梅寒 杨璐 发自临沂)
“他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我都不敢
  问他在哪,只能在心里牵挂着他。”
  康荣臻的家乡平邑县康家寨距临沂市区约100公里,是临沂最靠近西北的村子之一,出村不久就是济宁。3日,康荣臻牺牲的消息传遍全村。“你说的是康晨(康荣臻的小名)啊,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村民无不惋惜。
  下午2点,记者来到康荣臻的家中,此时他的父母已奔赴四川,只剩下亲戚在家守着,深陷悲痛。
  据康荣臻的二奶奶赵吉兰说,最先有反应的是她的孙子,与康荣臻感情最为深厚的堂弟康荣飞。4月1日,当康荣飞看到凉山火灾的新闻后,像是心灵感应似的,心里猛然一紧,感觉比任何一次都强烈。“当时我孙子特意打来电话告诉我凉山着火了,他康晨哥就在那儿,会不会……话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心想四川那么大,哪有那么巧。”没想到康荣飞一语成谶,2日凌晨,一阵急促电话铃声将康荣臻尚在睡梦中的姐姐康慧叫醒,也打破了一大家人的宁静。康荣臻的父母体弱多病,康慧在第一时间打给了她的三奶奶,“他三奶奶听到消息后,当即昏过去了,慢慢地才清醒过来,接受现实。”赵吉兰说,她接到电话一早从临沂市区赶了回来,彼时他的孙子康荣飞也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往回赶。“我们大家得到消息,都瞒着康晨爸妈,我们给康晨爸爸打电话说,家里出了点情况,让他赶紧回来。”赵吉兰说,“他俩一个大脑炎留下后遗症,说话都说不好,一个心脏病频发,一年住好几次院,我们怎么敢说?”可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2日下午2点,网上挂出牺牲人员的名单,康荣臻的爸爸点开后找到了自己儿子的名字。康荣臻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从得知儿子牺牲到凌晨5点出门赶飞机,康荣臻的爸爸没再说过一句话、吃过一顿饭,只是沉默地抱头流泪。
  至此,只有康荣臻85岁的爷爷还一无所知,3日老人面对着记者的镜头,还茫然地以为大家在为他拍摄老党员纪录片……在大家眼中,康荣臻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孩子,用二奶奶赵吉兰的话说,“那孩子没跟人红过脸,打过架,也从没让家里人犯过难。”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学习还不错的康荣臻在初中毕业后,选择了去技校学习一门手艺,想尽早为家里赚钱。而在与康荣臻从小一起长大的康荣飞眼里,他的堂哥是一个“一门心思想当兵的人”。
  康荣飞说,他与康荣臻一起去镇上武装部报名参军,“当时我年纪小没被选上,堂哥选上了,他为此高兴了好几天,临走时还和我约定一有时间就跟我视频聊天。”康荣飞说,康荣臻几乎每周都能与他联系一次,但都是报喜不报忧,从来不说工作辛苦或是危险。虽然康荣臻不详说,康荣飞也能觉得出来堂哥工作很忙碌。“有的时候我们聊着聊着,他就说要挂断出任务了,之后的三四天,我都不敢问他在哪,只能在心里牵挂着他。”记者在康荣臻的家里留意到,他房间里紧靠床边的墙上,有他7岁时用稚嫩笔法写下的“身体健康”。(新时报记者杨璐 梅寒 发自临沂)
“张帅,你真的很帅,爸爸妈妈都
  很想你,哥哥们来接你回家了。”
  从4月2日凌晨得知张帅牺牲的消息后,他的姑姑张其美就水米未进。她瘫坐在张帅家的沙发上,不停地哭喊着“我可怜的侄子,他当兵还没当够呢。”而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打包好的饭菜,丝毫未动。张帅的父母远赴四川去送他最后一程,家里只剩下他的六叔、姑姑还有大伯家的堂哥在照看。
  在堂哥张荣振眼里,张帅是个“懂事又孝顺的孩子”。张帅十多岁的时候,就能给父母洗衣服做饭,不仅如此,在初中毕业后,张帅就去工地上和泥挣钱,“那时候手上磨出泡他也没喊过苦,上技校的学费大多都是自己挣出来的。”
  当兵也是张帅一直以来的梦想。他的堂哥和六叔至今都记得张帅拿到入伍通知书时的喜悦,而那张入伍通知书,现在还摆在张帅家电视机旁,压着通知书的,是张帅一家四口合影的照片,照片里的张帅,和妹妹身着迷彩服,笑靥如花。“二哥你看我帅吗?”张荣振至今记得张帅第一次穿上军装后问他的话。
  张荣振说,家人已经有近两年没有见过张帅了,他父母有时候想他想得厉害了,就会看看那张入伍通知书和他的照片。“再也回不来了,再也见不着了。”
  张帅的QQ空间状态,定格在了3月31日凌晨1:49。他在空间写道“真好”,并配了一个挥手再见的表情。配图是贴着红色条幅的军绿色大卡车和一包单兵自热食品。张荣振说,那是他留给他们的最后一句话。截至目前,这条状态下已经有44个点赞和54条评论。他的朋友留言说:“愚人节过去了,兄弟啊,别开玩笑了,回家了,亲人们都在等你吃饭呢!”“愚人节的玩笑你要开多久?麻溜回信息……”
  在距离张帅家不足500米的地方,是张帅的父母近两年刚给他盖好的新房,耀眼的白瓷砖,明晃晃的大窗户,“准备给他结婚用的,以后谁住啊?”张荣振叹了口气,蹲在地上抱着胳膊,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据张帅家属从四川传回的消息,牺牲的27位消防队员,在大火燃爆预知已经跑不出去的时候,他们选择紧紧抱在一起,等找到他们遗体的时候,他们都呈拥抱状态……
  4月3日,张帅的堂哥为他制作了视频,视频里,堂哥写道“张帅,你真的很帅,爸爸妈妈都很想你,哥哥们来接你回家了。”
  (新时报记者梅寒 杨璐发自临沂)
“看照片比走之前胖点了,也有大人样了,怎么说没就没了。”
  徐鹏龙是此次遇难的消防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他在3月份,刚过完自己的19周岁生日。“太可惜了,心疼死人了。”3日晚,在徐鹏龙的老家,提起这个刚成年的孩子,村民们无不惋惜。
  “老实、听话”是徐鹏龙邻居们对他统一的评价。据邻居回忆,他最后一次见到徐鹏龙,还是在他参军入伍离家那一年,“我在村头忙活,他喊了我一声‘大爷’,还冲我摆摆手,谁想到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
  3日晚7:00,徐鹏龙的叔叔徐兴存还在大棚里忙活,在得知徐鹏龙出事后,他的父母第一时间赶赴四川,留下6个种满了西瓜和甜瓜的大棚,这些大棚,由徐兴存来照看。
  徐兴存说,如果没有这次意外,徐鹏龙会在8月份休一个探亲假,因为他“从出去当兵就没回来过。”而在他出事的前一天晚上还跟家里视频了,徐兴存清楚地记得,那天视频里的徐鹏龙略显疲态,但他也只是跟他爸妈说,有点累,想睡觉。
  预感到徐鹏龙可能出事了是4月1日的下午。“那天在我们家看电视,新闻里说四川着火了,他爸妈就急了,我还安慰他们,暂时联系不上,说不定是上山救火没拿手机。”徐鹏龙家多年的老邻居徐兴友回忆。在确认徐鹏龙牺牲的消息后,“我当时眼泪就没忍住,从小抱着长大的,那么听话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徐兴友摇摇头再也说不下去。
  在徐鹏龙当兵走后,他的邻居们就再也没能见过他,直到出事后他的照片出现在网上。“看照片比走之前胖点了,也有大人样了,怎么说没就没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指着手机上的徐鹏龙喃喃道。
  在徐鹏龙的家里找不出一张他的照片。徐兴存说,徐鹏龙不爱拍照,当兵之前,连个全家福也没拍,唯一的两张照片,是徐鹏龙姐姐在跟他视频的时候截的图,存在了手机里。
  在去年的腊月十三,徐鹏龙的爷爷过世,家人怕他知道影响工作,一直瞒着他,直到他牺牲,都不知道爷爷已经去世。而徐鹏龙的牺牲,他84岁的奶奶也是不知情的。在得知他牺牲后的第一时间,徐鹏龙的奶奶就被他姑姑接到了临沂。“能瞒一天算一天吧,不然老人怎么受得了啊。”徐鹏龙的叔叔徐兴存捂脸说道。
  (新时报记者梅寒 杨璐 发自临沂)
“我想先带走孩子的帽子和鞋,算是留个念想。”
  4月3日上午10:20左右,张希林和妻子在家属及邹平相关部门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儿子张成朋生前所在的消防中队,看一眼儿子曾经战斗、学习和生活的地方。“成朋的班长接待了他的父母,带他们看了成朋的宿舍床铺和衣橱。两口子见到儿子的东西,瞬间崩溃了,情绪失控。”邹平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张成朋班长向其父母讲述了张成朋在中队的工作和学习情况,“他从当消防到现在,在班里训练很拼,积极向上,也乐于帮助战友。”邹平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说,张成朋父母在中队待了20多分钟,“原本成朋一些遗物需要明天交给家人,在父母要求下先带走了成朋一顶帽子和一双鞋,算是留个念想。”随后,在家人的陪伴下,张希林和妻子回到住处,“他们手里一直没舍得放下成朋的东西。” (新时报记者丁国彬 发自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