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新聊斋之红线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8:33:54

  从记事起,周卫东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与众不同,那是在他的右臂与肩胛相连的地方,有一条红色的胎记,自腋下生出,宽约一指,远远望去好象手臂曾经被斩下来又接上的样子,十分骇人。

  所以无论天气有多热,周卫东也从不在人前赤身露体,生怕这种异象落入旁人之眼。

  更大的惊骇来自他十八岁那年的夏天,一直身体还算健康的祖父以八十高龄去世了,在陪着父亲为祖父换洗衣服的时候,周卫东清清楚楚地看见,在祖父的右臂上,也有着一条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深红色印记。

  父亲很快就察觉到了他惊疑不定的神情,他看了一眼周卫东,轻轻地挽起了袖子。

  啊……周卫东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叫出声来。父亲的手臂上,也有着那样一道红印。

  这……这……周卫东的惊骇可想而知,回想起来,父亲也似乎从不在人前打赤膊——莫非是周家祖上不积德,所以才会一门三代都罹患这样的恶疾?

  恰恰相反。父亲显然猜到了周卫东的心思,摇了摇头:这可是周家祖上行善积德才会有的印记呢。

  那是七代以前的事了,据传是周家的先祖——太公周林——在继承家业后,第一次一个人去山东收帐。回程途经河南,甫一入境,便发现自己简直是踏进了人间地狱——河南刚遭了百年不遇的蝗灾,不但草根树皮都已食尽,连观音土都给挖得一块不剩。

  能吃的只剩下一样:人。

  逢上这样的大灾年,最倒霉的总是女人——小孩子不能不保,那是关系到传宗接代的子嗣,父母高堂也要保全,不然难免被人骂一声不孝,那么,唯一可以牺牲的,就只剩下女人了。

  一个个女人被绑到了市场上,甚至她们还有了专门的名字——菜人。那些女人们也不反抗,神色木然地跪坐在地上,等着那可怕的一刻到来。而她们的丈夫就守在旁边,等收了少得可怜的钱,再去交换救命的粮食。

  时值中午,周林腹中饥饿,便到就近的食肆中午餐,只听厨子说了句肉没了,客人少待。接着便拖拽着两个女人进了后厨,嘴里嘟囔着先切一个蹄子来给客人下酒。

  周林一愣,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听一声惨呼,周林连忙跑进后厨一看,两个女子都被绑在地上,一个右臂已被切断,正拼命翻滚哀嘶,一个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

  周林哪里见过这种惨象,心中只觉万分不忍,幸好刚收了帐,身边还有多余的银两,连忙取出来交给店主,把两个女子赎买了下来。一问,原来是两妯娌,断臂的那个是嫂嫂孟氏,另一个是小姑李氏。孟氏伤势沉重,自知已经万无生理,只求速死。周林咬了咬牙,让厨子一刀刺中了她的心口,让她安然而死。

  本来周林想要送李氏回家,李氏却哭着说即使回了家,也无非是再被多卖一次,横竖是个死字。周林想想也觉她说得有理,好人做到底,便将李氏带回了家乡。

  正好周林成亲六年,夫人一直未有身孕,李氏感念周林的相救之恩,自愿为妾,一年后便生了一个男孩,在他的右臂,赫然有着一道如刀斩之痕的红印。

  所以,这是一条积德之印。父亲慢条斯理的放下了了袖子:虽然看上去有点可怕,但我却希望它能在周家世世代代传下去,永世其昌。

  两年后,周卫东的新婚妻子生产了,在小婴儿的右臂上,果然也有着这样一道红印。

  看着妻子惊恐的眼神,周卫东轻轻卷起了自己的袖子……

  

新聊斋之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