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蜡像惊魂_1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8:33:39

  陈士东和苏秀去宁江市蜜月旅行,有一天他们去文锦园游玩。

  文锦园里有一个蜡像馆,在国内小有名气。里面有很多根据中国历史经典故事摆设的蜡像群场景,所有的蜡像都面目生动,栩栩如生,大小也和真人一般。陈士东和苏秀一边观赏一边赞叹,还照了很多相。

  后来他们来到包公铡美案的蜡像群前,当中的黑脸包公手指一旁的陈世美,正在向端坐正中的皇后和公主历数陈世美负心弃义、抛妻弃子的恶劣行径,另一边站着悲苦的秦香莲,身后还跟着两个孩子。

  陈士东看看秦香莲,又看看苏秀,笑道:这个蜡像和你倒是挺像的。

  苏秀听了也凑近细看,只见那秦香莲脸色憔悴,秀眉微蹙,目视着陈世美,眼光如诉如怨,竟像随时能活过来似的。本来秦香莲也是个漂亮女子,嫁了陈世美就一心相夫教子,原指望相偕到老的,不料却遭到丈夫的背弃。

  苏秀不禁轻叹道:真是红颜薄命!

  陈士东走到她身边,轻轻揽住她的腰。苏秀靠着他的肩,问道:将来会不会有一天,你也背弃我们的感情?

  陈士东亲昵地用手指刮一下她的鼻子,道:傻瓜,怎么会?我要一直陪你到老。他唱道:……老到哪儿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苏秀笑了,道:来,我和‘她’合个影,让我看看是不是很像。

  这时,旁边一个胸前挂着工作牌的中年人插嘴道:租套服装照相吧?这是我们新开设的项目,很有趣的。

  苏秀四下里张望,果然看到很多游客换了装在和蜡像合影。她来了兴趣,跟着那人去挑了一套和秦香莲一模一样的服装鞋子,甚至还有头套。等她换好衣服和秦香莲蜡像站在一起,并摆出同样的动作时,陈士东看呆了:天哪,我简直分不出你们谁是谁了。他举起相机,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放下相机后,苏秀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陈士东呆了一下,奇怪地说道:我还以为右边那个是你呢,真是太像了!苏秀做了个鬼脸,亲热地挽着他的手臂,答道:那个才是嫁错郎的‘秦香莲’,只好孤苦伶仃地天天待在这儿,被人同情,没人疼爱。

  陈士东看看她说: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什么吧?

  苏秀说:可能是累了。

  陈士东便关切地提议早点回旅馆休息,苏秀依言褪下衣服,和他手挽手离开了文锦园。

  从那天起,陈士东觉得苏秀好像变了,但究竟哪里有变化,却也说不上来。好像她变淡了,对什么事都是淡淡的,什么也都不放在心上,甚至也没以前那么爱他了。陈士东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问她,她却说没什么。更可怕的是,和她肌肤相亲时,他不但感觉不到她的热情,甚至自己也像是在敷衍,完全没有过去那种让他脸热心跳的感觉。他很惭愧,觉得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有一晚两人在床上闲聊,陈士东把头枕在了苏秀的胸口,喃喃地说着甜言蜜语。忽然,陈士东发现一件古怪的事:他没有听到苏秀的心跳!

  他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便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心口,还是感觉不到!他惊得一骨碌爬了起来,问:苏秀,你怎么没了心跳?

  苏秀异样地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死人,干吗平白无故咒我?

  陈士东说:可我真的感觉不到有心跳啊,不信你自己摸摸看。

  苏秀就自己探了探胸口,苍白着脸道:那又怎么样?那只是我的心跳不明显罢了,我本来就不是一个身体很壮、心跳有力的人,以前体检医生也很难找到我的心跳的。

  陈士东劝苏秀去医院好好检查一次,但苏秀说什么也不肯,这更增加了他的怀疑。他想,那天在文锦园一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在苏秀的身上,秘密就在蜡像馆。

  有一天,陈士东向单位请了假,以出差为借口,告别苏秀,一个人重返了宁江文锦园。

  蜡像馆里依然那么热闹而秩序井然,那个包公铡美案的蜡像群组也很正常,秦香莲仍然幽怨地望着负心郎。陈士东站在秦香莲面前,困惑道:那天,在你和苏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像不再是我所爱的苏秀,如果你能告诉我该多好?

  这时,一个小皮球骨碌碌地滚到了秦香莲的脚下,陈士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盯着皮球,正蹒跚向他走来。陈士东便蹲下身去捡起皮球,无意间看到了秦香莲的脚,忽然怔住了,那个蜡像竟然穿着苏秀的袜子!那双袜子的边沿各有一个D的字母,陈士东自己也有一双,是两个人一起买的。因为蜡像穿着宽腿的长裤,它的一双鞋袜便隐在了下面,不蹲下来根本看不到袜子。

  蜡像怎么穿了一双现代的袜子?

  小男孩走到他面前,从他手中拿走了球,陈士东浑然不觉,他出了一会儿神,伸手轻轻撩开蜡像的衣角往上看去。

  忽然身后有人喝道:喂,你干什么?同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是蜡像馆的工作人员,他拧住了陈士东的手臂,道:嘿,够变态的,假人你都偷窥,别弄坏了蜡像!

  到了文锦园的保安部,陈士东乖乖地认罚后被赶了出去。他不敢告诉这些人,他刚才已经看得很清楚,那个蜡像身上穿的文胸好像也是苏秀的,也就是说,秦香莲这个蜡像绝对有问题,蜡像有必要穿内衣吗?现在馆内的那个秦香莲蜡像难道是苏秀?这个想法太疯狂了,让人匪夷所思,也可能那天苏秀被藏起来了,然后有人给蜡像穿上了苏秀的内衣,可这是为什么呢?这事是否和蜡像馆甚至整个文锦园有关?谁知道?他甚至不敢去报警,假如苏秀真成了蜡像,碰一下就可能造成永久的遗憾甚至生命危险,他怎么放心让荷枪实弹的警察介入?就算他去报警,这么奇异的事谁会相信?何况,他身边明明还有一个貌如苏秀的女子。

  对,首先要证实这个苏秀是假的,陈士东决定试探一下。他对苏秀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冷淡、粗暴,并且接二连三地彻夜不归,但苏秀好像无所谓。他又装着不小心让苏秀看到了他和表妹的一张合影,照片上的表妹亲昵地扳着他的肩,很亲密的样子。这照片其实是苏秀帮他俩照的,苏秀认识他的表妹。

  可是这个苏秀却拿着照片生气地问他:这女的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下陈士东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苏秀是假的了。他随口说道:这是公司老板的女儿,她很爱我……

  苏秀脸色一下变了,变得像蜡像一样黄,喃喃道:原来你也和陈世美一样,贪图富贵……

  陈士东恐怖地看到,苏秀的前额开始缓缓滑动,就像熔化的蜡一样往下滚落。

  她还在哀怨,还向他伸出手来:为什么要把我做成秦香莲?只能永远被所有人可怜?我想换一种生活,却逃不脱被抛弃的命运……

  陈士东又惊又惧,退了两步,道:你只不过是个蜡像,没有一颗生动丰富的心。

  蜡像全身都在熔化,变得奇丑无比,声音也开始模糊:我宁愿……是一支普通的……蜡烛……

  陈士东想起来,急道:苏秀在哪里?快告诉我!

  蜡像渐渐熔成了一摊蜡泥,吐出最后几个气泡:蜡像馆……快去……魔……力……已……解……

  陈士东立即返回了宁江文锦园,还没停好车,就听得园内一片喧哗,许多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在惊叫:那边!那边!跑那边去了!

  大门外一些人伸长了脖子朝园内张望,人人神色惊惶。陈士东叫住一个人问里面出了什么事。那人脸色苍白地说:听说蜡像馆里一个蜡像复活跑出来了!

  陈士东心里狂跳,开着车绕着园子行驶,一边凝视倾听墙内的动静,当开到一个侧门时,只见一个身着古代服饰的女子跑了出来。陈士东立刻打开了车门,一边大叫:快上车!女子踉跄着扑进了车里。陈士东一踩油门,车子飞快地驶离了文锦园。

  那女子惊魂未定地转过脸来,怔怔地看了他半晌,趴在他的肩上哭起来:士东,是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陈士东迟疑片刻,伸出右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苏秀清晰活泼的脉动立刻传到了他的指尖。他的眼眶忽然湿润了,轻声道:没事了,我们回家。

  

蜡像惊魂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