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天堂里有蚊子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 16:51:22

  我在海南东海岸一个小岛——博鳌住了很多年。现在,昔日的小渔村因亚洲各国领袖开论坛而名满天下。

  我常跟人说这里曾经很恐怖,没人相信。

  大家能看到的,是三江交汇的巨大湖面,河水涌向大海的壮丽景色。

  大海的色彩很丰富,很迷人。

  晨光下海面一片银白,黄昏一片金黄,雨天怒海昏黑,只有晴天时,海是蓝色的。不是美术作品常见那种上浓得化不开的蓝色。而是深蓝黛绿,有微妙的层次。

  黄昏时,,海滩沙子细得像mm的皮肤,云垂到脚底下,靠近岸边的水是很淡的蓝,然后过渡成蓝绿色,最后变成深蓝,但每一种蓝都很纯,没有丝毫杂质。

  也许世界上最知名的画家都无法用画笔调出这些蓝色。

  博鳌第一条对外广告词是我写的:博鳌,上帝的候选天堂。

  可惜,这天堂里,蚊子太多了。我一边拍打蚊子,一边抱怨。刚到博鳌时,我们租借在渔民家办公,我一边用文字赞美博鳌,一边用行动残杀天堂里的生灵。

  别打它们吧,小东西吃不了你多少血。房东黎叔劝我说。

  我很纳闷:你喜欢蚊子?

  哈哈,只有天堂和人间才有蚊子啊,地狱里可没有蚊子。

  地狱,你下……你到过地狱?我大感好奇。

  在我一再恳求下,黎叔点着一支香烟,缓缓给我讲述了的地狱之旅。

  那是三十年前,差不多三十年吧,那年我刚满十九岁,那天很闷热,那天是农历八月十八……那天,我本来准备自杀……老人情绪很激动。

  那天,是我们村符小妹结婚的日子,全村人都去喝喜酒,只有我没去……

  看着老人眼睛里闪动的泪光,我不忍心追问符小妹是谁,其实,这还用问吗?

  我独自划了一艘小艇,停靠在沙美内海湖边,新郎家就在湖边上,默默看着新房的灯,我想,只要他们熄灭灯光,我就把船划向大海,再也不回来了。

  那天天气特别闷热,蚊子多得不得了,当你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的时候,你不想活的时候,你不会在乎蚊虫叮咬……

  岸上不时传来哄笑声,我知道他们是在闹新房,我整个人已经麻木了,不知道时间。

  突然,我听见身后传来很奇怪的声音,嗡嗡嗡的声音,回头一看,黑压压一大片乌云向我扑来,飞到跟前才发现,是蚊子,好多好多的蚊子,大约从湖心东屿岛飞过来的。

  我吓了一大跳,后来想想挺好笑,不想活的人居然也会害怕。

  那些蚊子没有像我担心那样,没有我抬走,而是飞速掠过我身边,逃命般飞向岸上丛林里。

  我正觉得奇怪,耳畔又传来更大的声音,像是千万只野兽在一起吼叫,中间还夹杂着厉的哭泣,天上有哗啦啦的扑腾声,抬头一看,是鸟,成千上万的鸟儿,大大小小,成群结队从我头顶飞过。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我就感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托举起来,连船带人被举到半空中,再狠狠摔到水里,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我是在剧烈的轰鸣声中醒来的,四周一片黑暗,我趟在泥泞里,动动身体,全身上下都痛得不行,汹涌澎湃的怒吼在头顶响彻,好像很多野兽正在被撕裂,哀嚎。我想我是在地狱里了,全身上下不能动弹。

  趟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是台风,最猛最凶的?刻ǚ纾业男〈痪蘩舜蚍冶坏箍墼诖锵旅妫竦揭惶跣∶?

  台风,真的有那么恐怖吗?我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是啊,一夜之间,天堂变成地狱……主要是那年代,闹文革,没人搞气象预报。

  你说的是七三年台风吗?听说,有十八级。

  是的,1973年9月14日凌晨2点……我一辈子忘不记那一个晚上……

  刚到博鳌时,我读过《琼海县志》,凌晨2点,史上最强的台风在博鳌登陆。台风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至今,那些40岁以上的渔民,提起这场台风仍心有余悸。

  不知在风中困了多久,后来知道,是四个多小时,阳光穿过船底缝隙射进来的时候,我用尽全身力气推翻小船。

  小船被浪打在距离水面很高村道上,卡在一个沟壑里,这是我得以活命的原因。

  我忍着身上的痛,挣扎着朝小妹家跑去,他家,他丈夫的家早已不见踪影,除了一片碎砖横梁,家具床铺全不见了,连一片瓦都没留下……

  我想象着当时的博鳌,是怎样的残垣断壁,满目狼藉,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想象远远没有真实情景那么凄惨。

  我顾不得别的,大声喊着小妹,动手翻砖刨土,想把小妹找出来。

  翻遍整个破屋,也没找到小妹,我开始四处寻找,最后,有人告诉我,所有的死人都被送到小学操场上。

  我在小学操场上见到一排被盖住头脸的死人,我一张张翻开,一个个寻找……最后,我看到了小妹,她脸色苍白,双目禁闭,不知已经死去多久,我想过去抱她,被人拦住了。

  我被人拉到旁边,我跪在那里等着,他们要把小妹拉到哪里,我就会跟到哪里。

  解放军的卡车开来了,一具具死首被抬上汽车,听说是为了预防瘟疫,死人必需尽快掩埋。

  快轮到小妹时,我趁人不备,冲过去一把抱住小妹。

  这时,我发现了一只蚊子,是的,一只蚊子,有一只蚊子叮在小妹脖子上。

  她还活着,她还活着!蚊子是不叮死人的!

  黎叔笑了,笑得老泪纵横。

  小妹的丈夫呢?我问。

  呵呵,这还用问,就是我啊……

  黎叔满是皱纹笑脸憨厚而朴实,我发现,他脸上叮着一只蚊子。

  

天堂里有蚊子

上一篇:不要许下商定

下一篇:真实鬼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