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不要许下商定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 16:51:14

  “你拍一,我拍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你拍二,我拍二……”穿着粉色蓬蓬公主裙的小女孩和穿着白色蝴蝶领结西服的小男孩一起玩着拍手游戏,小孩子天真无邪、烂漫可爱,让旁边看着的吴文凯忍不住轻笑出声。

  然后,火苗悄悄窜了出来,点燃了客厅落地的窗帘,顺着木质的家具和地板一路燃了起来,两个孩子在沙发后面欢乐地玩耍着,对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的危险浑然不觉,旁边的吴文凯倒是着急不已,可他的着急什么用都没有,虽然他是个二十一岁的大人,可在这儿,他更像一个参观者、像一抹飘飞的灵魂,没有实质的身体,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的发生,却不能参与进去。

  火红的火焰铺天盖地的燃烧着,男孩发现了危险,他急忙叫女孩起来,两个人一起向外逃去,他们来到门边,家里的防盗门之外还有一道铁门,是从外面锁着的,目的是防止小孩子自己跑出去,大人不回家的话,他们两人是打不开那道门的。

  男孩徒劳无功的用力推了几把,铁门丝毫未动,火却越烧越大,眼见着就要燎到门边了。吴文凯急得额头带汗,好像也感受到了火焰对皮肤的灼烧。

  这时女孩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拉着男孩往洗手间跑去,原来洗手间里有一扇窗户是没有安防盗网的,大小刚好容得下小孩子钻过,他们在一楼,跳窗也不会受多大的伤。

  两人磕磕绊绊地攀上了窗台,一米五左右的窗台对于四五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挺高的高度,可火焰就要烧过来了,男孩一急,闭了闭眼就带头跳了下去,轮到女孩了,女孩双手抓着窗户,手指因为太过用力都有点儿泛白了,两腿颤颤巍巍的就是不敢往下跳。

  男孩在下面张大口说了什么,应该是鼓励的话,女孩子没那么害怕了,她鼓起勇气,做出了起跳的架势,‘旁观者’吴文凯悬着的心也稍稍落下来了点。

  正当两个孩子马上就要脱离危险,已经看到安全的曙光的时候,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厨房的瓦斯在高温的炙烤下爆炸了,火焰席卷了仍站在窗台上的小女孩,随之而来气浪也让地上的小男孩仰面栽倒,头磕在了花坛上。

  吴文凯只看见血从男孩的头下漫出,顺着花坛瓷砖的空隙缓缓流下,至于男孩是死是活,吴文凯也不得而知。

  吴文凯从梦中醒来,天色已经大亮,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他抬手遮了遮,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想起昨晚上做的梦,梦里小男孩小女孩的脸蛋十分清晰,仿佛一闭眼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真是怪了!”他自言自语着。一般大家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他白天再怎么想也不会出来一故事呀!更何况是如此清楚的一个故事!!再说人要是做了比较荒诞的梦,第二天一般都记不清楚的,可这个梦却像是真的发生过的事一样,成了他脑海中的记忆。

  吴文凯想了一下,也没想出什么答案,就不再为难自己了。

  吴文凯起床洗漱穿衣,待到吃完早餐后,他曲腿在房间角落的一个大纸箱子前面跪坐了下来,纸箱子里是他奶奶的遗物,他奶奶前几天过世了,这阵子他忙着办理后事,今天才腾出手来收拾。

  也不是看东西是否有用,只是人走了,吴文凯要通过做一些事来拾掇自己杂乱的心情,他慢慢翻着,里面是一些日记、相册什么的,最底下有一个背面朝上的相框,吴凯文拿起它,它厚纸质的相夹上歪歪扭扭的有一行红字——‘我们永远在一起’

  吴文凯好奇的翻过相框,相框里夹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显示的东西却让吴凯文大吃一惊,只见梦里的两个孩子手牵手坐在沙发上,甜甜的笑着。

  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无端端入他梦里之后又出现在奶奶遗物的照片里,吴文凯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影响生活的大事,这世界上弄不懂的东西多了去了,非得刨根问底,那还活不活?吴文凯果断地将这件事抛在一边,换完鞋拿着钱包出门准备去超市买点吃的,这几天太忙,家里没余粮了!

  走到十字路口,正好红灯进入倒数,十……五……二一,变绿了!吴凯文一马当先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哔!哔!!哔!!!’的汽车喇叭声让吴文凯打了一个激灵,意识好像从一个玄幻的境界里回到现实,有一种特别强烈的真实感。

  吴文凯往周围一看,顿时吓的一身冷汗,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马路中间,左边一辆离他腿只隔四十厘米左右的出租车对着他狂按喇叭,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探出头来骂道:“你丫的走路不带眼睛啊,找死边儿去,少来找我晦气,”

  吴文凯忙说对不起,抬头一看,哪是什么绿灯,分明是红灯!他急忙走到分隔栏边上。

  “难道是眼花了?”吴文凯问自己,可他刚刚明明看的清清楚楚的,怎么一眨眼就变了?怪事!吴文凯只能归结为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经此一事,他算是打起了十二的小心,可一路买了东西出超市,再没发生什么事情。他也算是略略放下心来。

  出了超市,他沿着街道往家走,走着走着,前面的管道突然滴下水来,吴文凯忙退到一旁避了避,钱包一阵震动,吴文凯从里面掏出手机,阳光太亮看不清手机屏幕,吴文凯又拿着手机往街道里的阴影处走了几步,刚刚接通电话,‘扑通……啪……’的一连串声响,从楼上砸下来一个花瓶,正砸在他刚刚站的位置。

  吴文凯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目瞪口呆,若非接了个电话移了几步,这花瓶就是砸在他头上的了,这么大的花瓶,还不让他死在当场?!

  吴文凯电话也不接了,他冲出去向楼上望去,铝合金的防盗窗反射着阳光,绕的人眼花缭乱不能直视,可防盗窗那么小的间隔,花盆是怎么漏出来的?吴文凯看了那堆花盆残骸,打了个激灵不敢再想,快步要走回家。

  又要过一道斑马线,吴文凯站在人后,准备跟着大部队一起过河,他心里想着刚刚发生的两件事,眼睛漫无目的地乱瞟着,眼神却没有焦距,一看就知道在走神。

  吴文凯觉得有东西在扯自己的裤脚,他低头看去,一个长着苹果脸卡哇伊的小女孩对着他笑着,笑容里是十足的信任和依赖,吴文凯却像是被人在脑海里投了一个炸弹,‘砰’的一下子炸的他灵魂出窍。

  这个扯他裤脚的女孩,分明就是他梦里的小女孩,也是相片里的小女孩,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他的‘精神’在思考着,可他的身体却在女孩的牵动下朝着正在飞驰行驶的车辆扑了过去,他拼命抗拒女孩的牵引、拼命抑制抬脚的动作,可一切都不受他的控制了!

  在身体被车子撞飞的一刹那,一段记忆突然注入脑海,梦里的小男孩那天是去替小女孩庆祝生日,而女孩的生日愿望就是‘我们永远在一起’,而他吴凯文就是侥幸活下来却忘记一切的小男孩。

  伴随着相框中相片的到来,小女孩也来找他了……

  

不要许下商定

上一篇:盗尸

下一篇:天堂里有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