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盗尸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 16:51:06

  卫潇医学院刚毕业,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她一直呆在家里,喜欢没事看一些医学的书籍,做一些小实验,她很想要一个人体标本,可哪里去弄一个呢?
 

  
 

  她的家乡有一种习俗,未成年的小孩子死掉,是不允许装进棺材埋掉的,一般是把尸体用席子一裹抛在野外,说是经过风吹雨淋,狗吃狼啃后小孩子来世方可成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卫潇听说郊外一个偏僻的地方,扔了一具女童尸体,她决定去把那尸体拿回来,做成一个人体标本。
 

  
 

  拿上胶皮手套,带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她独自一人骑车去了郊外。
 

  
 

  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正是下班的高峰时刻,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又骑过很长一段崎岖的小道,她来到了那个扔尸体的地方。
 

  
 

  晚霞落日,把大地映的红彤彤的,卫潇的脸映在霞光中,明艳而且美丽,她双唇紧闭,眉头微蹙,放下自行车,她的眼睛四下里看着。
 

  
 

  这是一个废弃的旧砖场的遗迹,破旧不堪的瓦窑,零落遍地的烂砖头,没过膝盖的荒草,几只飞来绕去的小鸟,把这里衬托的更加荒凉破败。
 

  
 

  快把这地方翻遍了,也没找到那具尸体,难道已经被野狗吃掉?还是?她有点失望,但她不死心,眼睛还在四下里逡巡着。
 

  
 

  忽然她看到一只小狗,那是一只纯白色漂亮的小狮子狗,小狗可能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它白色的毛已经成了灰黑色,小狗没有看卫潇,低着头从卫潇的身边跑过。荒僻的原野,跑动着无声无息的小狗,这情景多少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跟着小狗,卫潇来到一个荒草很深的地方,小狗停了下来。卫潇刚才没走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席子已经打开,席子上是一个七八岁女童的尸体,那女童尸面目已经开始模糊,她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手脚呈现青紫色,卫潇有一个感觉,她觉得这女孩子肯定不是正常死亡,从那模糊的脸上,她依稀可以辩出中毒死亡的症状,可她不能下定义,因为她只有书本上的知识,她拿不准,心里只是怀疑。
 

  
 

  卫潇仔细看那女孩,女孩子的眼睛睁的很大,血色的眼睛好象正盯着她在看。她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她感到头皮发麻,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她感到身上彻骨的寒冷,可现在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三伏季节,她刚才骑车汗水把衣服全塌湿了,现在衣服贴在身上,她感到很不舒服。
 

  
 

  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还是什么,她总感觉有双眼睛就在附近,躲在某个角落,在默默地窥视着她,四下里看,依旧是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可她感到有窥视的眼睛就在附近,那到底是什么?
 

  
 

  那只小狗,蹲在女孩子的旁边,眼睛盯着卫潇,小狗的眼睛中似乎有种悲凉和伤感的味道,莫非这小女孩是它的小主人?这狗莫非有什么灵性?
 

  
 

  夜慢慢黑了,小女孩的脸变的更加模糊,卫潇打了个寒噤,犹豫了一会儿她决定带走女尸。戴上手套,铺开编织袋,她准备把女孩子放在袋子里,天已经开始黑了,四周的一切正变的模糊起来。卫潇决定先去取自行车。
 

  
 

  等她取自行车回来她却惊讶地发现,女孩子躺在地上,编织袋却不见了。天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卫潇四下里找,没找到编织袋,可这附近也没看到有什么人,那小狗一直蹲在那里看着卫潇,不犬不叫,卧在那里一动不动。
 

  
 

  卫潇感觉头皮有点发麻,难道是撞见了,她看那小女孩的尸体躺在地下好象也没什么异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啪啦,啪啦!卫潇听到有种很微弱的声音就在附近,顺着声音找过去,借着手机上微弱的光,她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垃圾袋,袋子不远处有棵低矮的歪脖子柳树,那编织袋就挂在树上,风吹过就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
 

  
 

  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卫潇好奇地想,黑暗中一切已经变的模糊,她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打开塑料袋。
 

  
 

  蓝幽幽的灯光下,是一袋子白森森的骨头,卫潇是学医出身,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人的骨头,可从骨头的成色上看,还很新鲜,为什么是一堆骨头,骨头上的肉哪里去了?那白骨的中间是一个人头骷髅,那骷髅眼睛的地方是黑黑的两个大洞,但卫潇还是打了个寒噤,那黑洞洞的眼窝处好象正躲着一双幽幽的眼睛。
 

  
 

  一阵音乐铃声响起来,卫潇的手机蓝光闪动,卫潇吓了一跳,差点扔掉把手机扔了出去,定定神她才明白原来是她自己的手机在响。
 

  
 

  回来,什么都不要拿,快点回来。电话是爸爸打来的。
 

  
 

  爸爸的话莫名其妙,卫潇刚想问个究竟,爸爸却喀嚓挂断了电话。
 

  
 

  卫潇拎起树上的编织袋就跑,走到刚才小女孩的尸体旁边,她站住了。
 

  
 

  卫潇不舍得,她太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人体标本,她楞塄地盯着小女孩子的尸体,犹豫着该怎么办?
 

  
 

  她想了想把女孩子抱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把小女孩放进袋子里,她好象听到有什么东西正愈来愈向她靠近,有呜呜咽咽的声音时隐时现,她感到头皮发乍,绑好袋子她推起车子就跑。
 

  
 

  她推着车子跑了一段时间,就骑上了车子。
 

  
 

  等等!快上公路的时候卫潇听到一个声音在喊。
 

  
 

  这个声音真切而且就象在耳边,卫潇慌忙回头,一个黑影正朝她追来,夜已经黑透了!在这黑夜荒芜的地方,看来卫潇是遇到鬼了。
 

  
 

  卫潇使劲地蹬着自行车,小狗一直跟在她后边,骑出很远卫潇回头看小狗还远远地跟在后边。那人还在疯狂地追赶,卫潇不敢回头,她只是拼命地蹬着车子。
 

  
 

  快到家的时候,卫潇回头再看,小狗已经不见了,那黑影也不见了。
 

  
 

  回到家里,卫潇把小女孩放下,她的心还在砰砰跳,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她愈想愈觉得后怕。
 

  
 

  她看了看爸爸的房间,爸爸还没回来,估计又去打牌了。她准备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不见了。
 

  
 

  准备好需要的东西,她烧一大锅的水,准备去把尸体煮了,剥离肉体,去做一副完整的人体标本。水开了,她搬过来尸体,灯光下女孩子的尸体看起来更加恐怖,淤血紫青的手脚发出幽幽的光,她不敢去看女孩子的脸,这尸体怎么看都有问题,她决定先不煮了,她感到女孩死的离奇。
 

  
 

  她听到客厅有什么声音,跑出去一看,原来是父亲回来了。她慌忙带上厨房的门,她知道爸爸平时是不去厨房的。
 

  
 

  爸爸,你刚才打电话跟我说不要我拿什么?卫潇想起爸爸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问。
 

  
 

  哦,是我打错了,习惯拨你电话了,我本来是要打给你赵阿姨的。爸爸说。
 

  
 

  知道了,爸爸,喝水吗?卫潇习惯地给爸爸沏茶倒水。
 

  
 

  潇儿,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没什么问题吧?爸爸上下打量着她问。
 

  
 

  没有爸爸,我只是困了。卫潇含糊地回答。
 

  
 

  那快去睡觉吧!爸爸向她摆了摆手,接过茶杯示意她去睡觉。
 

  
 

  卫潇去睡觉,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睡着了。
 

  
 

  朦胧中她听到有什么动静就在她的旁边,有人在使劲摇着她的手,她挣扎着坐起来,用力地睁开了眼。
 

  
 

  一张惨白的脸,蓬松的乱发,一双幽幽的正盯着她看的眼睛,她的脸紧贴着那小女孩子的脸,错愕的瞬间,她看到那女孩子凄婉地冲她笑了笑。
 

  
 

  姐姐,不要煮了我好吗?我怕!那女孩子上来摇着她的手哀求道。
 

  
 

  恩,恩,我不会煮你的,不会的。可你是怎么死的能告诉我吗?她心里很害怕慌忙向后靠了靠想摆脱女孩子的手。
 

  
 

  我只喝了一杯水,那天我好渴好渴,我端起杯子喝水,爸爸想夺我的杯子,可我一口气就喝完了。姐姐,昨天晚上我躺在席子上好冷啊,幸亏我的小狗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会害怕的,姐姐的家好温暖,我可以睡在这里吗?小女孩子说完就来拉卫潇的被子。
 

  
 

  卫潇连滚带爬地躲下了床向另一个房间跑去。
 

  
 

  姐姐,不要跑,我很乖的,就睡一个晚上好吗?那女孩子在她背后喊着。
 

  
 

  卫潇没敢回头,她浑身抖的厉害,跑到书房她销上了门,抱着头蹲在地下。
 

  
 

  姐姐,给你一个毯子,会冷的!是女孩子的声音。
 

  
 

  卫潇抬头,女孩子站在她的眼前,用那双淤血的眼睛看着她,小女孩的手里举着一个毛毯,她伸过来的手呈青紫色,指甲透着青幽幽的光。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卫潇问的时候牙齿嗑嗑地响。
 

  
 

  女孩子笑了笑就消失了,她是鬼啊,卫潇怎么糊涂的连这个都忘记了。
 

  
 

  卫潇被烫着似的扔开毛毯,一屁股跌坐在着电脑前的椅子上。
 

  
 

  天亮的时候,卫潇醒来,看自己果然是睡在书房的椅子上,那女孩子没有睡在她卧室的床上,她去厨房看。
 

  
 

  天啊!她看到了那只白色的小狗,它正卧在厨房的地上,看到她开门,小狗浑身的毛都乍了起来,对着她低声吠叫。
 

  
 

  她又看了一眼地下,她床上的被子正盖在那具女童尸体上。女孩子的脸背对着她,仿佛随时可以转过来脸跟她说话。
 

  
 

  卫潇慌忙带上房门,骑着自行车出去了,她来到公用电话亭,拨通了110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呼啸的警车来到她家楼下,几分钟后带走了她和那小女孩子的尸体,那白色小狗趁人不注意溜出去跑了。
 

  
 

  几天以后,卫潇坐在家里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报本市新闻:我市一举破获了两起谋杀案。一起是发生在市郊的王库村,村民冯三林毒死女儿案,据案犯交代他本来是要毒死他妻子的,他原来的妻子死后,他娶了现在的妻子苏敏,苏敏除了虐待他原来妻子留下的那个女儿外,对他的婆婆更是非打即骂,他实在无法忍受才决定毒死她,七月二十号案犯晾了一杯下了毒的开水,他知道妻子的习惯,每次从外边回来,就要捧起杯子喝水。可那天先回到家的却是女儿,他冲出去,还没来得及劝阻女儿,那杯水已经全部被女儿喝了个干净,他毒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另外一起是发生在市郊大石门村的李香菊活活煮死亲生孩子案,据案犯交代,她的丈夫冯祥因和本村妇女王玫的婚外恋情被李香菊发现,李愤怒之下决定报复丈夫,让丈夫家断子绝孙。她烧了一锅滚烫的水,然后把年龄刚满10的儿子冯可枫活活丢进锅里,给煮了。煮完后李香菊把儿子的骨头装进垃圾袋,扔到了郊外一个废弃的旧砖厂……
 

  
 

  案子已经破了,可卫潇的心里还是感到很沉重。
 

  
 

  咚,咚有人敲门,打开门看是两个警察。
 

  
 

  卫潇,你好!我们是代表队里来向你表示感谢的,能破获这两起案子还多亏了你。刑侦队的温雷笑着跟她打招呼。
 

  
 

  哦,你们好,快请进!卫潇赶紧让他们进来。
 

  
 

  不过,还有见事情想问你,你是不是丢了一部手机?温雷还没等坐下就问她。
 

  
 

  是啊!你们?她疑惑地看着温雷。
 

  
 

  是这样,我们队里的林凡那天正好去郊区办事,因为太晚了没赶上公共汽车,他只好一个人徒步往回走,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一个女青年,那女青年慌张地骑着一辆车子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掉下一个东西,拣起来看是个手机,他想还给她,可他越喊那女青年骑的越快。回来后他就把手机交给队里,后来我们查了电话里你朋友的号码,才知道这个手机是你的。
 

  
 

  卫潇笑了,原来那天追她的是个活人,不是个鬼啊!
 

  
 

  卫潇没有得到人体标本,多少心里觉得有点遗憾。可有一天她回到家,发现门口卧着那个可爱的白色小狗,她把小狗抱回了家,给小狗彻彻底底地洗了个澡,好漂亮的小狗啊!以后那小狗再没有离开,就留在了她家。

  

盗尸

上一篇:旧楼的黑影

下一篇:不要许下商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