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陌生人交易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2日 10:54:22

  数学课上,梅子又一次被老师训斥了。

  梅子同学,你的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睡——睡——睡!你每天晚上都是几点睡觉的?怎么一上课就趴在桌子上,说啊?数学老师忍无可忍地看着梅子。给我个理由,否则,今天我一定要见你的家长。

  老师,我……梅子不好意思地回答。

  别说了!这次我非要见见你的家长。老师放下书,回去给你家里人说,我今天晚上要到你们家里作家访,别忘了。

  啊……哦。梅子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梅子是xx中学高一的学生,刚刚转学不久的她有一个单亲家庭,父亲两年前出车祸去世了,这件事对于身体本来就虚弱的母亲来说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梅子的母亲每天都要忍受着身体的痛苦来给梅子做饭、洗衣;不过今年,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为了让母亲得到充足的休息,做饭洗衣的事都是由梅子自己完成的;不仅如此,,梅子还在一家超市当营业员,为母亲的治疗攒下了些钱。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梅子总是上课打瞌睡了。

  一来二去的折腾使梅子的学习成绩发生了直线下滑,再学也没了兴致。

  可是,这次的家访又让梅子紧张起来。母亲从小就很看重梅子的学习,她希望梅子能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同样的,梅子打小也是学习成绩优秀生,不仅成绩名列前茅,在同学间的口碑也不错,梅子的母亲每次听到别人夸自己家的孩子都是喜上眉梢,开心得不得了。

  怎么办?回家的时候,梅子的心里不停地打颤,如果让母亲知道我在学校的表现的话,母亲一定会病情加重的,怎么办?

  梅子真的很在乎她的母亲,因为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她不愿意再失去仅有的母爱了。虽然知道自己的表现很差,可是她明白她是为了母亲的健康,但她担心母亲并不能理解她的种种行为。我该不该找老师说明情况?梅子停了下来,不可能的,数学老师一向铁面无私,她不可能给我网开一面的。梅子慢慢走到路旁的石椅处,坐了下来。可是,我还能做什么呢?她放下书包,难道让我骗数学老师吗?我办不到…梅子的心已经焦炙到了极点,她确信这回是一定要被母亲训斥了,她不想这样。

  风瑟瑟地吹在她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一种从未有过的凉意……我该怎么办?

  ……梅子在那里坐了快一个小时,她不敢再待在那里冥想这个问题,却不顾家中母亲的状况了,她觉得事情没有办法逃避,她必须面对。梅子这么想着,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她拿起书包准备回家。

  这时,两个身穿黑衣,神情麻木的男人朝她的方向走来。小同学…请问,你能帮我们个忙吗?

  什么?梅子游离地看着那两个男人,她不愿意看他们的眼睛,以及他们满脸的阴郁感。在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时间停滞不前,冷风不断地钻进梅子的衣领使得梅子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是这么回事…你能帮我们…呃…把这个先放在…你那里吗?一个男人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盒子。盒子是黑色的,上面还有个奇怪的封章封在盒子口处。

  神经病!梅子着急走。

  哦,不不不…我们是说…另一个男人抓住了梅子的手,希望能把这个东西…放在你那里一个晚上,就今晚…我们…呃…明天就会取的,就在这个地方。说话的男人依旧没有表情。呃…非常希望…非常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梅子不耐烦地说。

  哦…小同学,我想我们要去的地方不能带这个东西男人的眼睛直瞪瞪地盯着梅子,呃…这样吧,小同学。如果你能帮我们暂时保存这个盒子…我想…你可以在你需要帮助时打开这个盒子…怎么样?男子比划着说。

  它能起什么作用?梅子接过那盒子。

  它能帮你度过困难!另一个男人比划着。

  梅子有些犹豫了,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梅子此时不太肯定该怎么做。她并不相信这些人,也不愿意帮他们干这无聊的事,可是,她或许真的需要那东西,因为她仍然在想着晚上的家访。或许,或许我应该试试。梅子退后想,只不过是帮人保管一下盒子,我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她又一次地看了一遍那个盒子,斟酌再三后,她决定了。

  就一个晚上?梅子问。

  没错,一个晚上…明天我们会在这里等你,就这个时候,

  行!梅子僵硬地回答,就这样,我要走了…她从两个人中间走过,没有回头看,也不想看,她有些后悔,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她不想让母亲失望。

  到家后,梅子很紧张地进了母亲的卧室,手里端着做好的饭。

  你去哪里了?梅子的母亲有气无力地问梅子。

  我…我…我去买菜了。梅子谎称。

  可是…梅子将母亲扶起身来,准备喂饭。菜场下午…是没有的…

  呃…下午去了那里才想起来,所以…呃…晚了点。梅子将碗放回了桌上,开始给母亲擦嘴。梅子的心扑扑地直跳,气息很不稳定。

  吃完饭,梅子心神不宁地等待着老师的家访,她一边洗碗一边看着墙上的表,手里的碗呯、呯的响,水不停的流着。她回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回想着那两个奇怪的男人以及那个现在在他手中的黑色盒子。幸运还是不幸运?梅子问自己,快来啊老师,我希望试试它,就一次,快来啊…只要能让妈妈不知道,我愿意试试看。

  叮咚——门铃响了,声音在这个只有三十多平米的房子里回荡着。

  谁啊?母亲在卧室里问。

  是老师来了——我去开门。梅子抢着说。她飞快地来到门口,深呼了一口气。

  我是数学老师,梅子。

  哦,我这就开门。梅子手中紧紧攥着那个盒子,她慢慢地从兜里拿了出来,对自己说:希望有用。她撕下封章,悄悄地打开了盒子。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梅子所希望的奇迹没有出现,盒子里什么都没有——

  门开了,数学老师径直进了卧室,她看到了卧床的梅子母亲,客套了几句后就开始谈论起梅子在学校的表现了。不过,意外的是老师的话被奇迹般地中断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梅子家的天花板,神情诧异地张着嘴,眼睛仿佛快要崩裂出来。

  老师…您没事吧…梅子母亲虚弱极了。

  梅子的数学老师没有回答,她就那么直盯着天花板,口水从她张着的嘴角留了出来;她身体僵硬笔直,肌肉绷得吓人,好像被人施了什么魔法似的定在那里,动弹不得。梅子看老师没了反映,霎时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害怕,她冲过去极力摇动老师,但老师依旧没有反应。

  老师!老师!梅子喊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老师的身体僵硬得像石头,瞳孔也渐渐放大了。不好!梅子觉得事情不对,她赶忙打电话给医院。五分钟后,医院将老师抬上了车…

  树叶被风吹得发出沙沙的响声,声音搅得梅子不能集中注意力去思考,思考到底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敢肯定是因为她打开了那个盒子的缘故,虽然老师的病情还不能确诊,但她很担心是那样。

  突然,她感到有人在接近她,梅子猛得一回头,果然,那两个神秘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身后。小朋友,谢谢你啊!一个男人接过梅子递过来的盒子,我们非常感谢你。

  呃…没什么。梅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封章坏了…这个…

  

陌生人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