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人鬼奇缘(一)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11:46:35

  

(上)

  

听我住在大冶城关的我三姨妈讲,他小区有一个小伙子,叫红树,他从小就喜欢读书,他母亲那时是学校一个教师,听说他母亲在怀他的时侯,他非常玩皮,经常在他母亲肚子里,翻跟斗、踢腿,拽肠子,把他母亲痛得大汗淋漓,他母亲就有时轻轻的抚摸着他肚子,悄悄的对他肚子的孩子说,我亲爱的孩子,你这样折腾,你就不知道你妈疼痛吗?

  

他就托梦告诉他母亲说,他在里面心里闷得慌,喘不过气来,他还说,要不,妈妈,你还是给我讲一个故事吧。他母亲就真的讲故事,他就安静下来了。

  

有时,他母亲打开收音机,播放一段古典名著评书或者音乐时,他也不闹了。后来,他母亲就掌握了一个规律,凡是他肚子一痛,就知道他孩子在闹了,他马上就自己轻轻的,自言自语的讲一个小故事,或者小声地哼两句儿歌,他就听见了。

  

后来孕检时,医生也说过,孩子心脏有问题,叫他引掉,他母亲舍不得,说四十多好不容易怀上,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他生下来。

  

他母亲把他红树生下来后,医生仔细一检查,说他有先天性心脏病,说这个病不好治疗,很危险,叫他父母平时多注意调养。他平时的症状,是有时喘气困难,其他的都很正常。

  

红树因为这个原因,从小就跟其他正常的孩子不同,不能过多参加一些跑跑跳跳的体育活动,所以呆在屋里安静独处的时间就多,这样他自小就与书有缘,爱书如渴,后来到了痴迷的地步。

  

因为他母亲是个教师,从小他就启蒙得比较早,到了三四岁时,汉字就已经掌握了二千多个,一般的小人书,他还不过瘾了。到了五六岁,四大名著什么的,他都已经读得滚瓜烂熟了,有的精彩章节他还倒背如流。到了七八岁,其他孩子读书刚刚启蒙,他世界名著就已经读了上百本了。

  

后来,他母亲他父在城关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二手房子,也就是我三姨妈他小区,房子大了,书也就多了。他房间除了桌子一半,和一个椅子以外,其它地方到处都是塞满了书,床上有一大半地方也是堆满了书,他自己买的,他父母给他买的,他姑姑婉溪,还有他小姨等亲人知道他有这个爱好,也想方设法给他买的,还有一些好心人送的。

  

后来,他自己房间书放不下了,就在他屋他厅,他父母房间到处都是书,厨柜里面,桌子上,地上,沙发上,只要能放的地方,都是堆的是书,甚至连卫生间放毛巾的架子上也是书。他屋就是一个小图书馆。他就一天到晚,很少出去玩,都在家里看书,看看写写,看看吃吃,看看玩玩,看看睡睡。

  

他姑姑婉溪来,笑他是个蛀书虫,叫他注意身体,他点点头,依然如故;他外公外婆来,批评他是个书呆子,提醒他注意劳逸结合,他也笑笑,仍然一如既往,爱书如命。

  

别人看他是个书呆子,一天到晚,只知道与书打交道,都以为他生活很单调、很寂寞、很无聊。实际上,他不是这样的,他心里有一个小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是不能对别人说的。

  

他每天晚上睡觉后,就梦见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小心翼翼的从他房间书堆里爬出来,轻手轻脚的帮他整理书,然后静静的坐在那些书堆里看书,看了一本又一本,看得非常入迷。红树那时也有七八岁了,那个小姑娘也有五六岁模样。他就非常好奇,他想会会他,找他说说话,问问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可是他一惊醒了,他就吓得钻进书堆里面不见了,他睡着了,他就又怯怯生生的从书堆里爬出来了。

  

他后来只能慢慢地从梦里与他交流,接触得多了,那个小姑娘的胆子也大了一些,他就了解了关于他的一些情况,知道他叫绿藤,原来这套房子前主人是他屋的,红树这个房间也是他那时的闺房,他说他在三四岁的时侯,突然得了一个什么急症,他父母把他送到医院时,他就已经死了。后来因为他父亲也得了个什么重病症,家里很穷,要钱治疗,所以就把房子卖给他红树他屋了。

  

另外他父母卖掉房子,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父母在这个房子里面,经常睹物伤情,怀念他女儿,悲伤欲绝,他亲戚劝他父母把房子换了,免得每天伤心。

  

绿藤他说他也从小就与书结缘,特别喜欢看书,因为他屋那时很穷,买不起书。他死了之后,晚上还经常到小区里面游荡,舍不得离开这个从小就熟悉的生活玩乐的环境。

  

有一回,听小区别人讲,说他屋现在的主人红树是一个书迷,家里有很多书,他就很好奇,结果他有一天,他就怀念他闺房,也想回他原来的闺房去看看,于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悄悄的溜回到他闺房一看,果然看见了书山书海,果然看见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小少年在灯下勤奋夜读。

  

他就更喜欢上了他这个地方,安静,私密,又有一个好书友,所以他绿藤就每天趁他睡觉以后,就从书堆里,偷偷的爬出来,先帮他整理书籍,然后就如饥似渴的看书。

  

红树自从他知道他房间有一个俊美可爱的小姑娘,时刻在陪伴他读书看书时,他很是高兴,也很是难为情,从那以后,他在生活小节上非常注意,走路、说话、做事都是轻手轻脚的,生怕惊吓了那个小姑娘。

  

 

  

他有时读到一个好故事时,会情不自禁的读出声音来,碰到一段好句子,他也会故意朗读出声音来,实际是想读给那个看不见的小女书友听的,想与他一同分享这书里的快乐。

  

小伙子到了十多岁,正是情窦萌芽初开的时侯,经常看到一些有关爱情的描述,有时,他被书里的爱情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睡觉后他也隐隐约约看到那个小绿藤,坐在角落书堆里,也在看那本书,只听他看了,也有感动得轻轻的啜泣声。

  

他两个就这样,咫尺距离,以书为友,在梦里交流,相伴相随,早已经是心灵默契,神会贯通了。他绿藤虽然是个鬼魂,他开始还有一点怕,后来接触多了,他也就不用担心了,他知道绿藤实际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小姑娘,只是胆小如鼠,怯生生的,他问绿藤缘故,绿藤说,鬼魂本身是怕有人气的地方,要不是他曾经在这个房间生活了几年,要不是红树对他这样好,像哥哥一样体贴,他说他还怕到这里来。

  

就这样,他两人都对书籍,有一种如痴如狂的渴望。他两个人经常在他梦里相处时,能够彼此感受到相互之间心房的微微跳动声,能够一起看见窗外那些树枝的风雨摇曳声,还能够一起分享知识海洋中,神秘奥妙的无穷魅力。他还跟他说过,说看见书里面说,一个人外貌的美丽,固然可以让人耳目一新,但是只有丰富的内涵,才可以使人的魅力经久不衰。

  

碰到这样的书友,他很知足,也很幸福。要是有一日,他姑姑婉溪亲戚都来了,人多热闹,他绿藤就逃得远远的,因为他现在是个鬼魂了,怕人气旺盛、人声嘈杂的地方,他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悄悄的摸黑到小区院子里转转,可怜兮兮的,默默的望着他红树的窗口,看见他屋灯依然亮着,人还是那么多时,他就轻轻的叹息一声,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那天晚上,绿藤没有来,他红树心里就一夜都是魂不守舍。

  

有时,要是他红树的心脏病突然发作了,住进了医院,他绿藤获知了信息就焦急万分,寝食不安,半夜里,在他小区一个人轻轻悄悄的游走着,在医院门口一个人心急如焚的飘荡着,好像在等待他一样,久久不忍离去,他心里在默默的为他祈祷。

  

书就像媒婆一样,把他两个人连成了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书让他们感受到了什么叫依赖,是书让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牵挂。

  

(下)

  

红树他姑姑婉溪最疼爱他红树,也很同情他,看见他每天一个人呆在屋里,只知道看书,怕他生活单调,无聊,就给他买了一台电脑。于是他每天除了看书之外,也学会了上网,在网上他也看到了很多他平时看不到的书。在网上也结交了很多非常要好的网友,他们有时聊天聊得非常开心。

  

有一天晚上,一个网名叫怨怨的女孩子,交他为网友,他们一聊,他就知道是绿藤,他就非常高兴,于是,他们用一种新的方式开始接触了,他们聊得非常投缘,也非常开心,相互之间推荐看过的好书,相互之间交流读书的心得体会。

  

有时,他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他房间来,梦里跟他相会一下,一起静静地看看书,一起悄悄的说说话,彼此感受一下相互之间的心跳和存在。他知道他心里有了一个绿藤,他们能够经常在梦里见面,在网上聊天,他没有感到寂寞,反而觉得生活很充实。

  

后来,他姑姑婉溪又给他买了一个手机,叫他寂寞的时侯给同学,给他姑姑他们打个电话,聊聊天,生活丰富多彩一些。他把这个事情也给绿藤说了,绿藤也给了他一个号码,但是他都打不通,后来,绿藤一想就笑了,说,他那个尾数13的号码,是他阴间的电话号码,可能是阴阳不通,所以他打不通。

  

他和绿藤,实在无聊的时侯,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在网上一起打打游戏,一起分享那份快乐时光。其实,他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不管是通过书籍还是网络,只要梦里能够见到绿藤,联系得上他,每天聊上几句,他就心满意足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绿藤突然急急忙忙的跑来,在红树梦里羞涩涩、情切切的跟他告别,说他因为喜欢读书而感动了阴曹,阴曹通知他要他去阳新投胎,并且还说他的魂魄在第二天上午十点八分零八秒,会依附在一个落水溺亡的小女孩身上,他还说他两人的相貌有九分像相,并叫他红树不要着急,说他两人要是有缘分的话,迟早还会再见面的。那天晚上,他两人在红树梦里是头一次抱头痛哭,两人谈了半夜,难分难舍,一直到鸡叫的时侯,绿藤才急急的依依不舍的走了。

  

果然第二天上午快十点钟时,听说在阳新湖发生了一件悲剧,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女孩,到湖边洗手时,不小心掉进湖里淹死了,等大人们把他救起来时,等侯在一旁的绿藤的魂魄,趁机在十点八分零八秒,就进入了他身体内,所以在别人看来,那小女孩又被抢救过来了,实际是绿藤的魂魄依附那个小女孩的身体活过来了。

  

这样,红树从高中,到大学毕业,一直到二十五六岁,别人都有孩子了,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也不着急。他父母他姑姑婉溪托了不少人,跟他介绍对象,最后都是志趣不同,话不投机,不欢而散。他还是那样,书中自有他的快乐,书中自有他的世界,书中自有他的向往。

  

他心里无时不刻不在怀念绿藤,每当别人给他介绍一个姑娘时,他眼前就会马上浮现出绿藤那个楚楚可怜的模样来。

  

他那些年也到阳新县城去找过几回那个小女孩,也托人去问过,也向阳新那边的网友打听过,因为不知道那个小女孩的真实姓名和详细地址,最后都这样无果而终。

  

就这样,他和绿藤就断了音讯,有好多年没有联系了,但是他的内心无时不刻不在想念他,每天晚上都希望他再次出现在他梦里。

  

 

  

人鬼奇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