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人头马一开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3日 09:19:27

  萍莎垮了。不上课,不出门、不吃饭。她患上了严重的头痛与经痛,从马家仁离开那天开始,萍莎的月经延续了半个月。

  但这些痛楚加起来都抵不过挥之不去的心痛。

  她不上网,不看电视,甚至不能够多看一眼手机。因为里面的每个角落都有马仁曾经的誓言跟他们的回忆,随便想起一点一滴的都会使她忍不住流泪。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除现在的痛苦。她感觉自己像个残疾一样,不知怎么继续生活。萍莎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

  每天,她都看着窗外,安静的发呆。

  看着窗外,觉得自己很象笼中的鸟,为啥不飞出去啊?没人可以困得住你啊?

  看着窗外,街景飞过,外面的一张张面孔,偶尔大街上飘过一段音乐曲调,都会让萍莎流泪,耳朵里塞进了音乐,音乐好像是他在对我说着悄悄话,唱着悄悄的歌。 如回到从前一般。

  一开始,哭出来也就好了,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好像……眼泪再也流不出来。..

  也许是因为秋天到了,秋风如刀,直插口鼻咽喉,刮干了萍莎身体里的所有水份,气短乏力,眼目干涩,皮肤缺水,口干舌燥,连嘴唇也开始起皮。

  萍莎再等待,等待下一个雨天。

  一年前,萍莎在暴雨之夜认识了马家仁。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夜空突降暴雨,萍莎躲进一个酒吧,在这之前,她从没进过酒吧……这间酒吧一点儿也不喧哗,空气中弥漫出一种神秘的艺术气息。

  就在雨声与西洋音乐的合奏曲中,萍莎认识了坐在高脚凳上喝洋酒的马家仁。

  那个雨夜,萍莎完成了自己生平三个第一次——第一次喝洋酒,第一次坐宝马车,第一次……跟男人回家。

  那个连夜暴雨的夜晚,萍莎尝试过了在雨中喝酒,在酒中释放激情,在激情中享受痛楚后的甜蜜,那种酒、水、泪合在一起的感觉,湿透了萍莎的青春。

  后来,萍莎知道,那家名为夏朗德1724的酒吧,是本城消费最高的贵族场所,几乎进去喝酒的人,都是开宝马来的。而酒吧里只供应一个品牌的酒——人头马。

  人头马是世界四大白兰地品牌中的极品,有 生命之水的美誉。

  据说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尊贵的人头马非一般人能享受起,迷恋上喝人头马后的萍莎的人生便有了很大不同。

  不经意的邂逅最令人心醉迷离。

  ……你以后你让我变的现实,让我变的那么独树一帜,让我的思想好象一下子长大了三十多岁,让我看破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的一切……然而,你却在另一个雨夜,在血液里灌满酒精后,生命消失在雨水里。

  失去了马家仁的世界,对于萍莎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也不会再去在意天空的眼泪,也不会再因为别的男人而哭泣。

  夜已深,萍莎离开窗口,瘫倒在床上,看着窗外夜色,脑子一片空白。

  这套公寓是马家仁送给萍莎的二十一岁生日礼物,到目前为止,只有过马家仁一个造访者。那场车祸之后,这个曾经的浪漫港湾,已成为三重铁门内的囚笼,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

  萍莎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窗外传来雷声轰鸣。等待已经的第一场秋雨,终于降临了。

  闪电划破黑暗的那一瞬间,萍莎眼前出现了马家仁温和的面容,看到了那张寂寞而英俊的脸。

  ……他是我的男人,一个32岁的我的男人。他的脸一半都掩没在黑暗中,一般映照在雨柱返照的路灯光里,有些醉意的眼睛,在黑暗中迷离又执著。

  ……他趴在我身上轻轻的喊我的名字:傻傻,我的宝贝,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

  多想用玫瑰花来抚摸你娇嫩的肌肤,让你无意的呻吟把我的心融化,多想轻撩你的耳唇,轻撩你的胸骨,轻撩你的眼睛和你的后背,让你的妩媚和风情把我的魂魄而收藏。

  在心灵微弱的呐喊声中,萍莎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住她脆弱身体。窗外,微弱的光反射了进来。少女所有狼狈不堪的惨状、宛转呻吟的狐媚、抚慰肌肤的脆弱、明眸半掩的清泪,都被那似有似无的雨光闪烁出晶光。

  萍莎闭着眼睛打开双腿,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淫欲和肉欲让她无法控制自已的行为,她浑身湿热,下身能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律动不断加快,抽插旋转。

  安静的房间中只能听到男子的喘息身和女子的呻吟声、雨水在玻璃窗上流动的声音……

  雨水包围着的屋子,虚无飘渺的形状,延伸到梦的尽头。喘息与呻吟停止了,萍莎有些晕厥。

  傻傻,我走了,你要走好今后的人生,带好我们的孩子。一个声音在萍莎耳畔响起,那分明是马家仁那磁性十足的男中音。

  萍莎睁开眼睛,见窗户已经打开,风雨不知何时停止了,月色挂满窗棂。一只雄健的骏马踏着月亮下的白云,飞向远方。

  家仁……萍莎呼唤。

  那匹骏马回转过身体,马脖子以上竟然是马家仁赤裸的上半身,马家仁笑了笑,那一刻,笑容象月光一样皎洁。

  她背影穿过明亮的月光,消失在云层之中。

  萍莎感觉心口里那种硬生生地疼痛感觉消失了,思想里无数细微的伤口正在愈合。

  第二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萍莎收拾好书本,打开了公寓的三重铁锁,走出户外,踏着阳光回到校园,精神饱满的开始准备毕业论文。

  头痛和经痛的症状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春天来了,萍莎的月经依然没来。

  萍莎到?皆杭觳椋缴嫠咚?hellip;…你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不可能吧……萍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梦中也会……

  为了确诊,医生帮萍莎做了b超检查。

  的确,你有了四个月身孕,不过,胎儿似乎是个畸形儿……身子奇怪,像一匹小马驹。医生告诉她说。

  

人头马一开

上一篇:模糊的影子

下一篇:夜归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