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模糊的影子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3日 09:19:20

  我讲讲我大学时候的一件事。不知道大家遇到没遇到过类似的。反正我是真碰上了。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12月的一个周三,为啥这么清楚呢,因为那天考试。当学生的总是会对考试敏感一些,因为对一个学生而言,成绩大过天。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和宿舍里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地往自动化系的教学楼走,因为那天考场就安排在自动化系教学楼的8楼。

  一进门儿,只见大厅里乌秧秧一片,看样子在这儿考试的不光我们,就是这样人头攒动的最有考试气氛了。正张望着有没有熟人儿,叮的一声电梯刚好到了一层,大家呼拉挤了上去。我和小惠(《列车上》女1号),还有桃子(《住店》女1号)都挤上去了,电梯门一关,没上来的还在外面抱怨。

  因为电梯很慢,所以再等下一拨就不如腿儿上去了。还没来得及庆幸,我就发现我用不着庆幸了,一阵眩晕,电梯在二层停下了,门开了一看,一人没有。我们马上恍然大悟,被人墩了。依此类推,每层电梯都会停一下,就这样,我们一直墩到8层。

  感觉像小时候听的故事,墩老皮猴子。同学们,别误会,不是有,是比还坏的人在捉弄我们,多半就是那些没挤上电梯的人。等到了8层,由于电梯里空气不好,再加上不停的失重感和超重感,我已经头晕目眩,这些都徒增了我的考前紧张感。大家骂骂咧咧地出了电梯,然后看到某些没坐电梯的人也和我们同步上来了。郁闷。

  找到教室,然后就是顺着黑板上的编号找到我的座位。一切准备就绪,一看时间,离开考居然还有30多分钟。

  我开始后悔为啥要来这么早。这么长时间干点儿啥尼?我这个人最讨厌考前看书,那种拼命往脑子里塞东西的感觉太恐怖,总觉得跟得了强迫症似的,明明记住了这个公式,但总是感觉自己没记住。所以无论考什么,我都不带书,当然,小纸条除外。

  于是我就开始在教室里闲晃,晃了一圈儿就和小惠聊天。没聊两句,发现考前大家的话题也都和考试有关,看来指望靠这个放松是没戏了。这个时候,小惠说要去厕所,我就说我也去。

  到了厕所,也没啥水可放,大概就是因为紧张。

  这时我听见有冲水的声音,小惠也够利索的,我心想,看来她也紧张,呵呵。我出来以后没看见她人,我想她可能先回教室了。我就也洗洗手回教室了,在教室门口,我往里面一张望,可不么,小惠正坐那儿看书呢,这家伙,真能抓紧时间。那天小惠穿了白色的短款羽绒服,而且班里只有她一个人穿了白衣服,又因为是冬天,黑灰蓝比较多,所以我一眼便看到了她。既然人家在看书,我就别打扰了。我见桃子正白和呢,找她侃山得了。

  桃子在小惠里面一行,我就想从小惠座位的桌子前过去,地方有点儿窄,我还把她桌前的椅子往前挪了挪。

  然后我就去找桃子聊天了。过了一会儿,老师夹着卷子进来了,我一看表,大概还有五分钟考试。聊天时间就是过得快。不行,我还得上趟厕所。看我这臭毛病。我迅速跑进厕所,刚一去,就听见冲水的声音。哗~一个小门儿开了,小惠从里面走出来。

  你什么时候又来了?我一边往旁边的格子里走一边问。

  什么叫又来了?我拉肚子,一直蹲着呢。小惠拉肚子拉得说话都没啥力气。

  怎么会?我刚才还看见你了呢?

  哎哟,我一直蹲呢,腿都麻了。

  我刚才明明……我没说完,小惠甩下一句快考试了。就一溜烟儿出去了。我也没敢耽搁,赶紧上了厕所回去考试了。

  考完试,考场里了乱哄哄的,大家有对题的,有喊娘的,有商量跳楼偷卷子的,我一把拉住桃子就问:刚才咱俩聊天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小惠在座位上k书?

  桃子吓了一跳,她以为我会问一些诸如第三题是不是选c之类的问题,没想到我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桃子挠了半天脑袋:想不起来了,问这干嘛?

  没事~桃子一项大大咧咧,也许我该问别人。我忽然看见阿宝走在前面,对啊,阿宝考试的时候就坐在小惠后面,问她没问题。阿宝。我快步上前。

  嗯?阿宝回头。

  刚才考前小惠是不是一直在看书?我的语速很快。

  阿宝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眨了眨眼睛,既而,慢悠悠地说:没有啊,她快考试了才过来,我还要给她发短信催她呢。

  这次换我迟钝了。我又问了几个人,不是不记得就是没看见。

  我想我不用再问了。再问大家该觉得我神经了。那么,我刚才看见的到底是谁呢?又或者是什么呢?后来我慢慢回忆,终于发现了疑点,那就是我在教室门口望见小惠,还有在她桌子前经过看见她时都有一种感觉,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后来我还是回忆起来了。

  那就是我一直没有看清她。就好像雾气蒙蒙的样子,又好像是早上刚睡醒一下子睁开眼时看东西的感觉。而当时我看其他地方都是清楚的。我当时就觉得哪里别扭,但是可能因为我考前紧张,所以没有察觉。

  后来我看到好多朋友的经历,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相似点——看不清。我因为这次经历,所以更能体会到这种感觉。

  我想,那些有过遇到不思议经历的朋友们,并没有几个是真切的看见什么东西吧,大概都是这种看不清的感觉。我还记得当时从小惠的桌子前经过,我能大体看见她的样貌,那绝对是小惠,那轮廓、那长发、那脸型,但是就感觉是模糊处理了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看见的经历。

  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为啥它要变成小惠的样子忽悠我呢,好朋友的行为也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_^

  

模糊的影子

上一篇:厉鬼小三

下一篇:人头马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