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阴魂入骨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2日 19:30:26

  

大多男人在有生之年都想有一次出轨的机会。

  

妻指着杂志上的一行小字让我看。

  

写这篇文章的作者一定是有病。我喷之以鼻,随手推开妻手中的杂志。

  

妻不死心,凑到我跟前问:你会吗?

  

会什么?

  

出轨。

  

我只简单地回答了三个字:神经病!

  

妻瞪了我一眼,显然对我的回答不满意,憋了几分钟之后,她闷哼了一声道:哼!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阴森可怕。

  

我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掩饰地笑了笑问:怎么对付我?

  

妻一笑趴到我后背,向我脖后吹气,然后怪声怪气地说:我会死,死后化成厉鬼整天缠着你,永远趴在你背后,就像这样……说着她继续向我的脖颈缓缓吹着气。

  

我一激灵,伸手推开她大叫:别闹了。

  

……

  

妻的话还在我耳畔围绕,可妻却消失了。都是因为我一时大意,把情人带回了家,谁知道她出差遇见了天气原因飞机临时停飞。

  

就是这么寸,我和情人光溜溜的被妻堵在了床上。妻子气得掩面而泣,拔腿就跑,我想追,可这光溜溜的身体怎么跑出去?

  

那天之后妻失踪了,没回娘家,没去朋友家,我几乎翻遍小城,也没找到妻。我又惊又怕,怕她想不开,怕她真的变成厉鬼。我每晚都难以入眠。屋里静得可怕,我盯着昏暗的天花板,想着妻温暖的身体,紧抱着怀里的那种舒适,现在却只有一床的冰冷……

  

男人是不是都这么混,身边已经有最好的了,可还忍不住去偷腥。妻到底会去哪?我每天无数遍问自己,思来想去,她除了我们的家、娘家,有限的朋友处,绝无可以容身的地方。那么她去了那里,不会真的想不开了吧?我越想越痛苦,只能点燃一支支烟,深深地吸,在黑暗中吞烟吐雾。

  

突然啪一声轻响,随后我听见屋子里传出一种嘶嘶的声音,像是蛇吐着芯子,难道屋里有蛇?我拉开床头灯,卧室里静悄悄的一切如常。我正想关上灯,眼睛不经意地扫了眼地上一道淡淡的血痕,正慢慢向我延伸。我睁大眼睛,猛地跳到地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差点没熏我个跟头。

  

随着血痕,我向卧室外走去,这血痕一直延伸到厨房的地下室里,我回身找到手电,小心翼翼下了地下室。刚走下一层楼梯,手电的光突然灭了,我的心突突直跳,背后突觉一沉,似乎有东西压在了我的背上。我‘妈呀’一声扭头向回跑,谁知地下室的门咣当一声关上了,我被吓疯了用力敲着地下室的门,可我知道根本不会有人回应,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敲着敲着我的手僵硬住了,一双冰冷的手,从我背后伸过来,摸着我的脸,我不寒而栗。

  

我小心的叫了一声妻的名字,回答我的是一阵阴测测的冷笑,那种笑绝不会是人类发出来的。而我很不男人的浑身一软,倒在了楼梯上。

  

不知道多久我被冻醒了,见情人拿着一水盆站在我面前。冲着我说她还没有回家吗?你怎么躺在地下室里,害得我找了你半天。

  

是的,你怎么来了。我揉了揉太阳穴,头疼欲裂。

  

我想你了,不行吗?

  

哼!得了,你害我还不够吗?我站起来,恨不得她赶紧消失在我的眼前。

  

如果她不回来的话,你会娶我吗?她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冰凉而滑腻。

  

我立刻推开她说:不会,我永远不会娶你这种女人。

  

她怒了,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吼道:卑鄙,你根本就不爱我。

  

我听了哈哈大笑,比听见任何笑话都可笑,爱?你也配我说爱,你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我会爱上你?

  

她被我的话震得后退了一步,哭着吼道:你!原来一直都这么看我,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我叹气冷冷地说:我是男人,我控制不住欲望。

  

她听后突然笑了,尖着嗓子问:那你爱你的妻子吗?

  

我点点头,悲伤地说:怪不得都说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现在我知道我错了。说完踉跄地推开了她,就在这一瞬间我呆了,同时我听见远处响起了警车的鸣叫声……

  

我眼前的女人,并不是我的情人,而是我的妻。我惊叫出声,上前抓住她的手。

  

她却推开我说:晚了,你害了我们。

  

接下来发生的事有些混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了,警察抓走了我的妻,他们说她杀了我的情人,可是我明明听见我妻说话的口气是我的情人。难道她……

  

我敢想,也不敢回家去住,独自一人尽量找人多的地方徘徊。要不就喝的酩酊大醉,反正就是不能让我清醒,因为只要我清醒着,心里就有一种钻心的痛,一点一点吃掉我的灵魂,这种感觉比死都难受。

  

阴魂入骨

上一篇:异兆

下一篇:猛鬼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