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养猫的男人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2日 19:29:49

  差不多到零时,林冲才回到302。

  302位于航天公寓a区b栋,一室一厅。林冲租住302的时间不长,才几天而已。当时房东急需钱用,林冲把价钱压得很低,一次性付了一年的租金。

  身为区域总管,林冲晚上经常需要应酬,陪客户吃饭,陪客户卡拉ok,陪客户打麻将……作陪的目的和那三陪小姐没两样,还不是为了讨客户欢心,让他们大大方方的把钞票从腰包里掏出来。

  每个月底,公司会把各个总管的业绩公布出来,林冲当不了龙头,但也不愿摆尾,摆尾次数多了,就会下岗。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有时累了倦了厌了林冲就咬着牙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坚持!

  简单的冲完澡,林冲走出浴室,人清醒了一些,突然想起今天还没给王娟打电话。他走到桌前,准备拿起话筒,眼睛瞥见电话机上的时间显示屏。

  ——太晚了!明天在打吧。林冲叹口气,退到床边,仰身倒下,人累得象瘫了条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白色的天花板上,一把木叶吊扇慢悠悠地转动着。

  他和王娟由大三开始谈恋爱,到现在,谈了六年。感情一直不错,偶尔也起个小波小浪,可这并不影响俩人的感情。有几次,林冲提到结婚,王娟却不答应,总是笑着说林冲缺乏安全感。林冲开始纳闷,自己一贯循规蹈矩,老实彻底,怎么会不安全呢?后来才明白王娟话里的话:因为没钱所以就没安全。

  当时林冲在机关里任职,工作轻闲稳定,什么都好,就是钱少。他明白王娟的意思后,为她的现实感到伤心,但是生活本来就很现实。于是他辞去机关的工作,应聘到一家商贸公司当驻外总管。他要努力挣钱,早日挣到让王娟感到安全的数字,这样他们就可以结婚了。于是,他独自一人来到w市,转眼就是一年。

  林冲伸长手,将灯关掉。卧室里顿时漆黑一团。他翻个身,闭上眼睛,脑筋里开始安排明天的计划。

  首先到广场找王经理,讨论进场费……然后去商贸见陈经理,争取优惠政策……接着去世贸找胡经理……

  ……

  打死你!——

  一声斥骂把林冲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眼睛,在黑暗里竖起耳朵。声音是从隔壁301室传来的:看你往哪里跑!打死你!

  声音越来越清晰。还夹杂着断断续续奔跑追逐的声音。

  喵!——呜!——

  又传来一声更响亮的怪叫声,林冲心里感到发毛,这是什么声音,不是人的声音。接下来斥骂声和怪叫声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大。

  乱跑!——打死你!——打死你!——

  喵!——喵!——喵呜!——

  林冲好半天才分辨出来,怪叫声是猫挨打后发出的惨叫声。

  半夜三更大声喧哗,不讲公共道德,林冲感到不满。但他历来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林冲没想去301室敲门抗议,而是将头埋在枕下,强迫自己重新进入梦乡——

  b栋每层两间套房。搬来这几天,林冲早出晚归,301室的门一直关着,也没听见任何动静,他以为里面没住人。谁知,里面不但住了人,还住了猫。

  他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夜晚。

  然而,事情偏?蝗盟菩娜缫狻U庖院螅舾隽饺眨?01室就会发生人猫大战,声音穿破隔墙钻入林冲的耳膜,让他从梦中惊醒。男人翻来覆去就那几句:

  她走了,你跟着走啊!

  抓我!敢抓我!你想死!

  告诉你,打死你是迟早的事!

  没情没义的东西!打死你!打死你!

  …….

  从男人的咒骂声里,林冲判断,这屋的女人走了,男人受了刺激就变成这样。

  林冲想到301提意见。可当他面对那扇紧闭的房门,他又打消念头。这样的人往往就是一个炸药包,随时都可能点燃爆炸。林冲不想引火烧身,他强忍着,到后来,也就习惯了。

  301的房门有几次是敞开着,林冲透过门外紧紧关闭的铁栅栏,看到里边的大厅,竟然是空荡荡的,地上乱扔的碎纸,烟头。一只黄白浑杂的花猫蹲在厅中。看到林冲,它那对金黄的眼珠溜溜的转了数转,喵的尖叫了一声。从里面就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瘦小个头,穿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袖口扣得严严实实,黑瘦干瘪的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冷酷阴沉,瞪着一双冒着寒光的眼睛大步向房门走来——

  林冲赶紧侧过脸来,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呯!身后传来重重的摔门声。林冲转身看着对面那扇紧闭的大门,叹口气把自己的房门也轻轻关上。

  一间空荡的屋子。一只猫。一个神经质的男人。

  这天晚上,一阵窸窣声把林冲从睡梦中惊醒,时隐时现,他掀开薄床单,脚板轻轻触地,坐在床边,屏心静气判断声音的方位。——客厅。林冲站起身,踮着脚,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厅内有微弱的亮光。他环顾四周,没发现异常。突然看见脚边有个小小的影子在移动,林冲摸着开关把灯打开。

  那个小影子受到惊动,嗖地钻进桌子下面。

  这下林冲看得清楚,不速之客是301室的那只花猫。它是怎样跑到自己屋里,是趁他开门,还是趁他丢垃圾,还是——

  先别管它是怎样进来的,眼前要想办法让它出去。林冲天生害怕有爪的动物,他不敢用手去抓这只花猫。而是打开门,保持距离的向猫挥动手掌,想把它吓出去。但猫却偏不搭理他。反而朝他示威似的抬起一只前爪,准备随时还击。人和猫僵持数分钟。林冲气急败坏,跑到厨房里拿来一把扫帚,猫见势不妙,喵一声,钻到沙发底下。

  林冲移开沙发,这才发现沙发后面有很大的缝隙,猫躲在里面。他拍打着沙发,里面没有反应。林冲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无可奈何来到301室门前,扣响了门铃。

  门打开。男人阴沉着脸站在门后注视着林冲。他还是穿着白衬衣,领口、袖口还是扣着严严实实。

  师傅,你家猫现在在我屋里。林冲吞吞吐吐的说。他还想说如果不是怕猫,他也不会这么晚还来按他家的门铃。这话林冲说不出口,他毕竟是个男人。男人怕猫,说出来会是个笑话

  男人的脸阴得更沉了,他拉开铁栅栏,也不理睬林冲,大步冲进了302。

  它就在沙发里面。林冲跟在后面喊道。

  该死的!出来!男人暴躁地吼叫,一副愤怒的神情。

  巧的是,男人这么一叫,花猫就从沙发里钻出来。男人朝猫扑去,猫跃起闪开,箭一般的冲出302,跑进301。男人骂骂咧咧地,紧紧撵在后面也回到301。吱!地一声拉上铁栅栏。呯!一声关上房门。林冲独自站在客厅里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有气无力的关上大门。他知道今晚休想睡个好觉。

  果然,301里传出人和猫激烈的战斗声。

  叫你跑!叫你跑!……

  转眼到了月末最后一天,林冲回来的比往常要早。他这个月的业绩相当不错,当了龙头,还得到经理的夸奖。王娟也兴奋的向他祝贺,开心的说,这样下去明年我们就可以结婚了。他觉得应当奖励自己,特地提前回家休息。

  他迈着轻快的脚步爬上三楼,意外的发现门口的楼道里站着一个女人。低着头,身上穿的是墨绿色的套裙。听到人的动静,她抬起头,大约四十来岁,眼睛红红的,想掩饰哭泣过的痕迹,她伸出左手,用手背揩着眼睛,不停的揩着。女人从林冲身边走过,匆匆的下楼,转瞬间不见踪影。

  林冲很奇怪,这女人他从来都没见过。再看看301,两扇门依旧紧闭。

  本来是想早点回家休息,谁知到家后一点睡意都没有。林冲干脆打扫屋子,整理衣柜。他打开电视,正在放新闻联播。才七点多钟。他一边听新闻一边干家物活。

  咚咚咚,林冲听到敲门声。

  谁啊!

  收水费。女人的声音。

  林冲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女孩,手里拿一只笔,一本发票,穿的一身休闲衫。圆溜溜的一双大眼睛。很活泼的样子。

  请进。林冲礼貌的请她进到屋里。

  你这人真难找啊,找你几次了。女孩夸张地说。

  是嘛。

  水表装在厨房里,没等林冲指引,她直接走进厨房,抄了码数后,就走到客厅里,翻出计算器核算。看得出,她对这栋楼很熟悉。

  一共三十二圆??她边说边趴在桌上埋头开票。

  女孩的热情赢得林冲的好感,他移动靠椅对她说道:坐着写。

  不必了,这屋就你一人住。

  

养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