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古井恩怨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21:58:17

  古井恩怨
  
  1。温泉井
  
  民国年间的皖南祁门县城里,出了一件怪事:有户人家的一口百年老井一夜之间成了温泉,就在这户人家为这个意外惊喜的时候,一家人又在一夜之间死于非命,全家人的身上均无伤痕,但每个人的脚掌上都有一个针眼一样的小孔。经过验尸发现,他们都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毒,而这种毒又无从查证,这样一来,这个案子便成了悬案。一时间街上谣言四起,说他们一家准是得罪了什么恶鬼,遭到报复,从此以后,这家的院子便成了一个没人敢进去的荒园。
  
  所有人都相信这家人遇上鬼了,但只有一个人不信,她就是住在隔壁的大商人马天元的女儿竹叶。
  
  竹叶这年十五岁,是个特别的女孩,马天元常常拿女儿开玩笑,说她是一条蛇托的生。
  
  原来竹叶出世的时候还有一段故事:母亲生她时难产,眼看着大人小孩性命不保,突然间从房梁上窜下一条竹叶青蛇来,竹叶的母亲吓得一使劲就生下了她,可奇怪的是孩子生下来之后,一家人到处找蛇却踪影全无,于是家人便以为是蛇仙保佑,就给孩子取了个名,叫“竹叶”。
  
  竹叶没事就趴在自家的楼上观察这个荒园,她总觉得答案就在这里,可具体在哪她一时没想到。这一晃,两年过去了,竹叶也大了。
  
  再说有个叫马武的叫花子,从穿开裆裤起就开始讨饭了,年纪不大,讨饭倒讨了近二十年,他长相猥琐,讨饭不易,度日艰难。
  
  这年四月,马武讨饭讨到皖南境地。在祁门县城里,他发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破院子,里面只有几间没有门的房子和一口古老的残井。这当儿,马武又累又饿,他拿来井旁的一只破水桶,便打了半桶井水尝了尝。这一尝之后,他发现这井水甘甜可口,还有些温热,原来这还是口温泉井,马武乐坏了,反正这里无人居住,他就决定在这里安家了。由于太累了,他就靠在井边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武被人摇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天早已黑了。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俊俏姑娘,正在等着他醒来。马武一惊,连忙翻身坐起,然后不知所措,慌乱得连手都不知放哪了。姑娘衣着光鲜,剪着时下流行的齐耳短发,她从随身的一个拎包里拿出几个肉包子,说:“我就住在附近,白天就看见你来了,本来想给你送点吃的,可一直没时间……”说着就把肉包子递给了马武,马武受宠若惊地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都说饱暖思淫欲,吃饱后,马武看看左右无人,姑娘又是那么的美貌,不禁动了坏心思,开始慢慢地往姑娘身边靠,轻佻地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姑娘一怔,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让开了,她快步走到古井边,对着井里幽幽地说:“宝贝,上来吧,这儿有一个大活人,可以让你大吃一顿了!”说完,那姑娘回头冲马武诡异地一笑,破屋、古井、美人……马武顿时觉得头皮一麻,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井底下有一群饿鬼,他惊吓得撒腿就跑。
  
  马武两脚生风,也不知跑了多久,他才停了下来,多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只可惜是个女鬼!他有些懊悔,早知道她是女鬼就不去占便宜了,现在倒好,丢了打狗棍不说,连平时讨饭用的那只破碗也丢掉了……
  
  2。竹叶女
  
  丢了打狗棍和讨饭碗的马武什么也不是了,说他是叫花子吧,他怎么会没讨饭碗?没碗怎么跟人家讨饭?讨不着饭还被人家的狗追,没过两天,马武就饿得头昏眼花了。
  
  这天,马武正蜷缩在街角,突然有一个老人跌倒在他身旁,昏迷不醒。马武凑上前一看,原来老人咳嗽不止,一口痰没吐出来,堵住后晕过去了。看着老人被憋得通红的脸,马武犹豫了一下,才凑上前,用嘴帮老人吸出了那一口堵在喉咙里的痰。
  
  老人醒后,为了感谢马武的救命之恩,把他带回了家。
  
  一进老人的家门,马武呆住了,老人的家里极为奢华,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位衣着普通的老人竟是县里专做中草药生意的首富马天元!马天元得知马武是他的同宗后十分高兴,认为是上天所赐的良缘,他膝下无子,便收马武做了干儿子。
  
  一个要饭的叫花子一下成了阔公子,马武的生活顷刻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马天元派人把马武的住处安排在朝西的一幢木楼上,当马武满心欢喜地站在楼上观赏景色时,却不由脸色一变—他看到那天栖身的那个破院子!这破院子就紧挨着马家的院墙,没错,就是那口井,他还看到那天遗落在井边的打狗棍、讨饭碗。
  
  更让马武大吃一惊的是:马武在大厅吃饭时遇见了那个神秘的漂亮姑娘,经马天元介绍才知道,她竟然是马天元的独生女儿竹叶,今年才十七岁,还在城里上中学。马武心虚怕被她认出,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而竹叶虽然认出马武就是那天对她非礼的叫花子,可听说是他救了父亲一命,竹叶就不再计较了。看着可爱的竹叶,马武在心里暗暗地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这辈子一定要得到竹叶!为了她,马武开始奋斗,从此跟着马天元认真地学做生意。
  
  马武是个聪明人,再加上肯吃苦,又天生的一种奴性,见谁都点头哈腰的。马天元十分赏识他,经常将做生意的诀窍传授给他。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两年过去了。
  
  现在的马武做生意很像那么回事,马天元渐渐放手让他单独处理一些事情,这时候,竹叶已经中学毕业,长得越发水灵,惹得马武没事就喜欢躲在角落里偷看她,有好多次他看到竹叶深夜偷偷去了隔壁的破院里,来到古井边,行踪很神秘的样子,这让马武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心里十分疑惑。
  
  也就在这时,马武发现家里有个叫黄新的厨子最近总爱往竹叶的屋里跑,一打听才知道他俩正在悄悄谈情说爱,听到这个消息,马武又气又急,在他看来,黄新不过是个炒菜的,只是长着一张奶油小生的脸罢了。为了知道他俩的恋情发展的情况,这天一早,马武就躲在竹叶房前的一丛高大的月季中偷窥……
  
  3。青蛇劫
  
  早晨,竹叶漱洗好后便打发丫头走了,不一会儿,黄新送早茶来了,只见他们眉目传情,一脸甜蜜。黄新走后,马武便听到竹叶高兴地哼着小曲,不由心里酸溜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