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为了让您满意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21:00:52

  这一天,席先生按照约定时间,叩响董事长房间的门,与董事长寒暄了几句后,他的陪聊就开始了——
  
  董事长,你知不知道乡下有些地方有这样的习俗—老人过了八十岁去世,被称作“喜丧”?今天这个故事里的主角是个农民,叫李有福,他的娘去世了,享年八十八岁,又是在睡梦中安然而去的,这正应了“喜丧”的彩头,这一天是出殡的日子,十里八村的远亲近邻都赶来了,十分热闹。
  
  “出丧”的仪式正在进行着,主事的人高喊一声“起灵”,于是,李有福和家人便伏倒在地上大哭起来。这时,李有福忙中不乱,偷偷给老婆使了个眼色,老婆急忙站起身来,朝摆在正中央的那张桌子奔去—那里正供着供果!也就在这一刹那,早等在一边的村民一拥而上,纷纷伸手去抢供果,村民为啥要抢供果?原来乡下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办喜丧时上供用的供果是“宝贝”,给小孩吃了能驱除百病、延年益寿。
  
  供果只有两盘,哪里禁得起这么多人抢?没抢到的不甘心,恨不得到别人手里去夺,李有福的老婆抢到了两块蛋糕,而这两块蛋糕又是供果中叠放在最上面的,被称作“供尖”,是最好的,她死死抓住不撒手,随即便扭头往后屋跑,李有福见了,这才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这供果有大用处咧!
  
  到了晚上,客人都走了,李有福正要回屋,忽然有人登门了,来的是个贵人,村里的人都叫他“总经理”,他办的几个企业,管了村里一大半人家的饭碗,李有福的儿子、儿媳都在他手下打工。总经理的独生儿子得了一种怪病,看了好多医生都不见效,所以总经理昨天特意嘱咐,让李有福把供果的“供尖”给留下。平时李有福想拍马屁都没机会,一听这话自然是像得了圣旨一样,他千叮咛万嘱咐,让老婆一定要把“供尖”给抢下来,现在这“供尖”果然抢到了手,正放在后屋呢。
  
  李有福立即让老婆进屋去取,自己陪着总经理在外屋一边喝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可是左等右等,却不见老婆出来,李有福坐不住了,便走进后屋去看个究竟,一进屋可把他气坏了:老婆没拿“供尖”,倒在那里打狗。那狗叫大黄,虽然是条普通的土狗,可是救过李有福奶奶的命,那一天刚下完雨,地上滑,老人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是大黄连拉带拽把老人拖上来的,如今李有福的娘故世了,可奶奶还在,一百零一岁了,你说李家人还不把大黄当宝贝一样伺候?现在李有福见老婆在打狗,火了,忙问啥事,老婆嚷道:“大黄把供尖吃了!”
  
  李有福一听,急了,顿时怒从心起,抬腿照着大黄的屁股就是一脚,大黄疼了,叫了起来,夹着尾巴跑了,李有福正要一路追去,却听见里屋传出了奶奶的声音:“谁在打大黄呢?”
  
  李有福不想惹奶奶生气,只得作罢,他神色慌张地走到外屋,把狗吃供果的事告诉了总经理,总经理气得瞪圆了眼,他想了想,说:“这样吧,既然狗吃了供果,那就把狗吃了,反正都吃在肚里,一样的。这样吧,我出二百块钱买你的狗。”总经理说着,随手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往李有福手里一塞。
  
  李有福一听这话,脸就拉长了,他难啊,得罪总经理,那可是得罪了阎王爷呀,可话又说回来,要是杀了大黄,奶奶一百个、一千个不答应,这可咋办?
  
  李有福左右为难,总经理脸上挂不住,黑着脸走了。
  
  李有福这下可犯愁了,他坐立不安地等了几天,总经理没来找茬,村里却通知村民开会,李有福到了会场上,一会儿村主任就清清喉咙开始说话了:“乡政府下达了《限制养犬管理办法》的通知,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不让养狗了,非得要养,行,办个《犬类准养证》,也不贵,才四百;除了这项就是每年验一次证,也不贵,才二百多;还要打什么疫苗,也不贵,一针一百多……”村主任还没讲完,村民就嚷开了,有人大声问:“村主任,那不办证还养狗有啥说法?”
  
  “没啥说法,过几天就成立个打狗队,遇到没户口的狗就打死。”
  
  村主任说得轻描淡写,李有福的心可是沉了几沉,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对老婆说了这事,老婆急着问:“大黄可咋办?这钱掏是不掏?”偏偏这话给奶奶听到了,她颤颤巍巍地从里屋走出来,问出啥事了,李有福只好实话实说了,奶奶听了没言语,又走进了里屋,没一会工夫,她让李有福进去,颤抖着递给他一个手巾包,说:“去,把狗证办了,这狗救过我的命,不能杀。”
  
  奶奶发了话,而且还拿出了省吃俭用攒下的“私房钱”,李有福哪敢不听?于是,他就去村主任家交钱办狗证,村主任拿着钱盯了李有福足有三分钟,最后“哼”了一声,说:“行,你家有钱,拿四百元办狗证眼都不眨,以后别再申请救济款了。”李有福打掉牙往肚里咽,不敢多说,他心里明白,这乡政府限制养狗的通知村主任今天是读给他一个人听的!
  
  有了狗证,李有福还是不放心,他告诉老婆把大黄关在家里,不让出门,可越是怕事偏就有事,这天一早,李有福听见门外乱哄哄的,老婆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喊道:“不好了,打狗队来了!”
  
  李有福慌了,连忙进屋取狗证,拿了狗证刚出来,打狗队的人已经闯进了大院,为首的那人是村里有名的泼皮,是总经理老婆的舅舅,平日里村民见了他都绕着走,他见了李有福就把裤腿往上一掳,露出血淋淋的一条腿,然后大大咧咧地往地上一坐,嚷道:“你家狗把我给咬了,你说咋办吧!”
  
  李有福一听急了:“这几天我家大黄就没出过门,凭啥就说它咬的?”
  
  那泼皮一挥手,人群中“呼啦”走出五六个村民,都一口咬定亲眼看到大黄咬的,那泼皮冷笑着说:“瞧见没有?我没冤枉你吧?有这么多的人证,打官司你都得输!”说完,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拎起一根棍子就向大黄头上打去,大黄被打急了,扑上去就是一口,这一下可真真切切地把那家伙咬着了,李有福吓懵了,他老婆吓傻了,那泼皮干脆往地上一躺,哭爹喊娘地嚎叫起来,说是李家放狗咬死人了……
  
  那泼皮这么一嚎,打狗队的人全按捺不住了,“哗”地一下围住大黄,举棍拿棒,准备捕杀,就在这时,突然后屋传来一声哭叫,李有福的儿子大叫着跑了出来:“快来人啊,太奶奶没了!”
  
  李有福撒腿就向里屋跑去,原来是奶奶听院里闹得厉害,想起来看看,下炕时绊倒在地,竟然一口气没上来……
  
  就这样,李有福家又办了一次喜丧,一百零一岁啊,那天,李家好热闹啊,比上次李有福的娘办丧事时还要热闹,可李有福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一滴泪也没有。
  
  总经理是最后来的,一进门就递给李有福二百元钱,李有福看着总经理,也没接钱,也没说话,那神情就像傻傻的一样,过了好久,他才对着后屋大喊了一声:“上供果—”话音刚落,十来个人从里屋鱼贯而出,每人手里端着一盘子果品,在李有福的指点下放在总经理的面前,李有福哽咽着说:“总经理,这回俺能交上差了……”说完这话,他的泪水流了一脸……

上一篇:不是没看懂

下一篇:不可能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