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不是没看懂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21:00:31

  柳庄村主任的母亲要庆贺八十大寿,这消息一经发布,不到半天,就传遍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每家每户都在盘算着如何随礼、如何表示。
  
  要说这位老寿星,的确不是一般的老太太,中年丧夫、守节寡居不说,难得的是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还能支撑着家庭、供养三个孩子读书,现在居然都功成名就、出人头地,大儿子是县里的常务副县长,二儿子是交通局长,三儿子官最小,是本村村委会的主任,平时老太太就同他住一起。
  
  俗话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在柳庄百姓心目中,村主任绝对是主宰自己命运的父母官,这几年,村主任靠了他两个哥哥的支持,给村里弄来了不少好处,也因如此,他的官架子也越发大起来,村民们既敬他又怕他。
  
  这天下午,没人召集没人通知,众村民三五成群地拥到了村主任家的大院里,这里原是生产队的场院,足有三亩地大,男女老少齐动手,顷刻间就把整个大院打扫得光溜溜的,把十间正房、八间偏房以及厨房、厕所、锅炉房、车棚等等收拾得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傍晚,村主任又叫来了几个人,一本正经地说:“昨天二哥送来的寿幛还没有缀字,你们几个把字缀上,明天一早就得挂出去。”说着,他从套间里拿出四个一米见方的金字和条幅,几个人毕恭毕敬地接了过来,急急忙忙地到西客厅缀字去了。
  
  村主任自然知道寿幛上的几个字非同小可,这是他二哥的同事花一万块钱求市里一个书法家写的,村主任想,嗨,这寿幛一挂出去,必定是金光灿灿、气派不凡,让那些孤陋寡闻的村民们眼界大开、羡慕死人!
  
  第二天,祝寿活动正式开始,这幅大红寿幛也早早地、高高地悬挂在门楼上,最先看到这寿幛的是一群妇女,她们是结伴到村主任家帮忙的,一群人见了寿幛后“叽叽喳喳”地说开了:“你们看人家这天鹅绒质量多好,要是用它做件外套才阔哩!”
  
  “你别土老冒了,现在谁还用这个做衣服,做窗帘还差不多。”
  
  “我看还是撕一块当盖头,再娶你一回更好!”
  
  “嘻嘻嘻……”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调侃着,说说笑笑地走进了村主任家的大院,那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她们没在意!
  
  八点刚过,乡里来了大小五辆汽车,车上下来书记、乡长及副职干部共十多人,他们走到村主任家大门前,书记看看那幅寿幛,说:“好字儿!好词儿!”
  
  众人齐声附和道:“好字儿!好词儿!”
  
  之后,众人簇拥着书记等人走进大院,这些人呀,对那寿幛上的四个字,有的没在意,有的看不懂,有没有看懂不说的?没有调查,不敢妄断。
  
  接下来的一拨人肯定是看懂了,他们是村小学的几位老师,村里给他们派了任务—给村主任当“账房先生”。
  
  几位老师走到大门前,抬头看看寿幛,不禁瞪大眼睛,其中有一个刘老师,他说:“这字写得真好,真有功力,就是这词儿怎么能是这样?是不是搞错了?要不咱们告诉村主任去?”
  
  几个老师交换一下眼色,他们想到村主任平时的为人,摇摇头,笑笑,走进了大院。
  
  他们是看懂了不说,不敢说,不屑说,不愿意说!
  
  十点左右,村主任家门前的人越来越多,有些还是从邻村来的“外宾”,他们看着那幅大红寿幛,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村主任出来找人,看到这情形,心里美滋滋的,他冲大家点点头,说:“都院里请吧。”
  
  正在这时,从街东面走来一个人,这人可不是常人,他姓杜,七十多岁了,是十里八村的知名人士。这杜先生是村里第一个大专生,退休教师,也是村主任家三兄弟的恩人,尤其是当县长的老大和当局长的老二,他们能够在恢复高考后第一次考试中一举得中,全赖杜先生的倾心辅导,所以是他们的“恩师”。
  
  村主任看见他来了,赶紧迎上前去:“叔,快院里请。”
  
  杜先生并不答话,他抬头看看寿幛,冷笑一声,说:“三儿,你母亲改嫁怎么也不跟叔说一声?”
  
  一言出口,如霹雷般炸响,惊得村主任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众人也一个个呆若木鸡。
  
  半晌,村主任才说:“叔,这时候别开这种玩笑……”
  
  杜先生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谁跟你开玩笑,你自己念念这幛子上写的什么。”
  
  村主任这才专注地看着寿幛,一字一板地念道:“母、配、孟、德。”
  
  杜先生这才“哈哈”一笑,说:“是呀,这不就是说嫂子又许配给曹操了吗?”
  
  此时,众人已经顾不上村主任的威望和尊严了,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鼻涕满脸淌,村主任的脸也涨红了,红得如同煮熟了的虾,他突然吼道:“什么他妈的书法家?写的什么词?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杜先生平静地说:“三儿,人家写得并不错,‘德配孟母’嘛,意思是说嫂子的高风亮节足可以和孟子的母亲相匹配,知道孟子的母亲吗?知道‘孟母择邻’的故事吗?孟母可是我国好母亲的典范呀!”
  
  “知道,知道,原来是她呀!”村主任答应着,又对杜先生说,“叔,这事好办,把幛子拿下来,把字重新缀缀不就行了?不过,我得找缀字的这帮小子算账!”
  
  村主任也不想想,他昨天傍晚把那四个字交给下面的人,也没说明怎么缀,干活的人以为放在上面的字先缀,哪想到这四个字原本是随意叠放的。
  
  村主任要重新缀字,杜先生脸色一沉,说:“字,自然是要重新缀的,但是,问题远没有这么简单,你们兄弟三人大小都是官,有时间要仔细想想—为什么幛子挂了近一个上午,竟然没人告诉你们?难道都是没读懂?”
  
  村主任闻言,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额头上竟然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上一篇:806房间的客人

下一篇:为了让您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