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击鼓而歌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20:57:37

  在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些人值得我们记住:他们以无比的智慧、无畏的勇气,做出了无私的牺牲—只为了捍卫心中的那份正义……
  
  1。百足人参
  
  西汉初年的一天下午,被刘邦分封的齐国都城临淄暑热难耐,忽然,集市上让出一条道来,只见一名大汉背着一把斧头出现在人群里,这大汉体壮如牛,一脸杀气地闯入一家当铺,没一会儿就满身血污地出来,手里还拎着两个人头。集市上顿时大乱,奇怪的是,行凶的大汉却不逃跑,反倒不慌不忙地坐到当铺门口的条椅上,把人头往地上一撂,顺手从一旁的摊子上取来几张烙饼,大口嚼着,从容得很。有人认出这大汉正是不久前才到临淄西门卖肉的屠夫,名叫娄布,于是马上报了官。
  
  不一会儿,官府的差役赶到了,为首的捕快一见大汉就骂道:“好个刁民!光天化日之下竟敢逞凶杀人,给我捆起来!”
  
  娄布瞪大眼睛喝道:“什么逞凶杀人?这当铺的掌柜,前日算计了我的父兄,我这是来报仇的;况且我有药材进献,死罪当赦!”说话间,娄布从衣襟里掏出一份帛书扔到地上,这正是刚从城门处揭下来的一份布告。差役们小心翼翼用剑挑开,只见布告上写着——相国曹参得了病,按照药方,急需百足人参,民间如有进献者,或赏百金,或可赦免死罪。
  
  差役们你看我,我看你,说不出话来。按照汉律,平民是不能直接面见相国的,但此事十分特殊,为首的差役想了想,不敢怠慢,吩咐手下把娄布上了锁链,带到了相国府。
  
  相国曹参听说娄布白天跑到集市杀人,杀了人后还不逃跑,觉得既新鲜又蹊跷,于是从病榻上起来,赶到大堂审讯。这曹参追随刘邦打天下,戎马一生,什么样的人没有见到过?他见娄布眉宇间透露着一股正气,顿时眼前一亮,于是撇开杀人的事不谈,问娄布知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
  
  娄布答道:“布告上说需要百足人参,这种陈年老参饱受地气滋润,和别的药配起来熬汤阴性极重,只能用于调和阳性极重的疾病,所以相国的病不是心绞就是黄疸症,而心绞和黄疸同源,都与心相关。相国才到齐国不久,以国事为己任,郁结于心,时间一长,这才得病。”
  
  医师为曹参诊断的正是黄疸症,曹参见娄布答得头头是道,心下大喜,但随即叹了一口气,说:“我这里人参是有的,但最大的一棵支根和茎须加起来仅有九十条,俗称‘九重归参’,虽然也是世间稀品,但还不如百足人参,不能入药……”
  
  娄布一听笑了,说:“正好我家有祖传秘技,可以用一只鼎一个鼓让人参生足,我愿为相国演神技。”
  
  曹参听了勃然大怒:“大胆娄布,真是一派胡言!你犯了死罪,还敢戏弄官府,来人,将罪民拉到刑室等候发落!”侍卫闻声赶来,立即拿下了娄布……
  
  可奇怪的是,娄布并没有被拉到刑室,却被辗转带到一个地下密室,侍卫为娄布松开了手上的锁链,紧接着,搬来了一只鱼纹铜耳鼎、一座红漆木架竖鼓。准备妥当后,几个侍卫护着曹参进来了,曹参一见娄布就说:“方才冒犯了,此事不宜声张,所以把你带到这里,请大侠为我演神技。”说完,贴身心腹取出了那棵“九重归参”,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娄布跟前。
  
  娄布作了个揖,指挥两个侍卫生火烧水,自己则袒露上身,在竖鼓上取出一对鼓棰,鸣鼓起舞。娄布在舞动躯干和手足的同时敲击鼓面,时而转体,时而跨步,时而俯身,时而飞跃,火光映在他的身上显得神奇而诡秘。在场的人无不眼花缭乱,啧啧称奇。第二通鼓开始的时候,娄布扯开低沉的嗓门唱了起来:“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歌声哀而不怨,反复咏叹,余音袅袅不息。响了几通鼓以后,鼎里的水也沸腾了,热浪逼得众人额头直冒汗珠。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现场的气氛感染,在场的人都感到放在地上的“九重归参”在微微颤动,似乎是在对鼓点声不停地做出回应,而铜鼎下的火焰起伏飞扬,看起来就像火焰在随着节奏起舞。就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人呆住了:怎么啦?曹参的眼眶中竟然噙着闪光的泪花!
  
  就在这时,鼓乐戛然而止,刹那间,娄布闪到一个侍卫的身后,抽出侍卫挂在腰间的长剑,顺势一送一扬,地上的“九重归参”竟被剑锋挑起,“扑通”掉进了沸水中,与此同时,娄布趁众人目瞪口呆之际,突然举起剑来往地上砍去,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娄布竟然自残,把十个脚趾齐刷刷地断了一节,紧接着将这些断了的脚趾也逐一挑进鼎里。片刻间,人参和断趾全在高温下熟了、烂了,以至无形,鼎里的沸水变成了泥黄色、药材味极浓的汤水。这种以十个断趾来凑百足人参的做法,曹参曾听精通医道的老医师讲过,却第一次在现场见着,禁不住目瞪口呆、大惊失色。
  
  此刻,娄布大汗淋漓,又失血过多,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地,而一直在旁静静观看的曹参激动万分,兴奋地自语道:“我终于等到一副好药了!”
  
  2。高粱美酒
  
  娄布没有死,经曹参的鼎力推荐,他当上了齐王刘肥的贴身侍卫。娄布凭着耿耿忠心和神乎其神的武艺,赢得了刘肥的倚重,常常被派到皇城长安办事。
  
  几年后,高祖刘邦驾崩,汉惠帝即位。惠帝二年,曹参由于德高望重,而且在齐地九年治理有方,被召还朝廷担任丞相。又过了些时候,刘肥很想念这位相国老师,更想见一下新任皇帝,于是要进都朝奉。汉初还没有藩国主动提出朝奉的先例,齐国的属臣们极力劝阻,可是谁也拗不过固执的齐王,只好把这事奏请了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