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大鞋子,小鞋子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20:57:10

  震后有个最佳的救人时间,人称“黄金七十二小时”,这天是5。12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三天……
  
  黄医生是第一批赶往地震灾区的女军医,今天是她在野战“帐篷医院”工作的第三天。
  
  夜已经很深了,昏暗的灯光下,黄医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由几块塑料布简单搭起来的生活区。就在这时,她看到有个小姑娘蹲在地上,正大口大口地啃着方便面,不由疼爱地摇了摇头。
  
  这小姑娘叫晓兰,是个护士,今年二十出头,到医院工作没多长时间,这次也被派到灾区来了。
  
  黄医生进帐篷拿了瓶矿泉水,递给晓兰,说:“给,喝口水吧!”
  
  晓兰腼腆地笑了笑,说了声“谢谢”,接过水灌了一大口。
  
  黄医生像慈祥的妈妈一样注视着晓兰,突然,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叫了起来:“你这姑娘,怎么穿着这么大号的迷彩鞋啊?”她注意到晓兰左脚穿着一只白色的运动鞋,可右脚却穿着一只特大号的迷彩胶鞋,两只鞋显得很不对称。
  
  “没啥,”晓兰使劲地咽了一口方便面,说,“下午送一个重伤员,抬担架时跑得太快,没想到右脚的鞋带开了,我手里举着输液瓶,也顾不得系了,跑着跑着,不知什么时候右脚的鞋子就掉了。”
  
  黄医生叹了口气,是啊,当时晓兰哪怕停下几秒钟去系鞋带,也不会把鞋子给甩掉呀,可是她也知道,对于那些幸存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啊!
  
  “晓兰,这只迷彩鞋从哪儿来的,多大号的呀,穿着很不合脚吧?”
  
  “大是大了点,不过还行。这是一个战士的,他刚好有一双备用的迷彩鞋。”晓兰说着,站起身来抹了一下嘴,就向帐篷外面走去。
  
  “晓兰,回来!”
  
  晓兰慌乱地回过头:“怎么了?”
  
  黄医生盯着晓兰问:“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脚是38号吧?”
  
  晓兰瞪大了眼睛:“啊,这您也记得?”
  
  黄医生平和地说:“当然了,你们这些半大孩子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些的。”说完就蹲下身子,把自己右脚的一只白色运动鞋脱了下来。
  
  晓兰忙问:“您这是—”
  
  黄医生把鞋子塞到晓兰的手里:“我的大小姐,你来回运伤员,穿着那么大号的鞋子怎么跑嘛,快,把我这只鞋换上,我的脚也是38号的。”
  
  “把鞋给我,您怎么办啊?”晓兰急切地问。
  
  黄医生摆了摆手:“咱俩换换,反正我动手术时都在帐篷里站着,不怎么走动。”
  
  晓兰把鞋子递还给黄医生:“谢谢,可我不能穿您的鞋子!”说完拔腿向前方几十米远一片嘈杂的搜救人群跑去。
  
  黄医生望着晓兰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这孩子!”
  
  第二天早上,又忙了一个通宵的晓兰回帐篷休息,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床铺旁边摆着一只白色的运动鞋,鞋里面还夹了一个小纸条,纸条上分明是黄医生的字迹:
  
  “好孩子,穿上它!”
  
  晓兰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她拿起黄医生的鞋子,啃着方便面,一路向旁人打听黄医生在哪儿,当得知在5号帐篷时,她赶快跑了过去。
  
  晓兰走进帐篷,只见黄医生正在跟躺在床上的一个重伤员说着什么,她的右脚只穿着一只袜子,由于地面较脏,袜子全是土,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了。
  
  “黄医生……”
  
  黄医生转过头,眉头马上皱了起来,快步走到晓兰身边说:“你怎么不穿上呀?”
  
  晓兰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黄医生,我不需要,这只鞋还是还给您吧。”
  
  黄医生一下子火了,把口罩摘下来,生气地大声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现在可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让你穿上它,是要你抬伤员转移时跑得更快一些!”
  
  由于激动,黄医生脸都涨得通红。
  
  晓兰一下子吓得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可没见过一向和蔼可亲的黄医生发过这么大的火啊。
  
  这时,很多护士和医生都被黄医生的大嗓门给吸引过来,大家还以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了呢。
  
  黄医生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晓兰,俯下身去,就要解晓兰右脚的鞋带,可晓兰却下意识地把那只穿着大号迷彩鞋的右脚向后一撤。
  
  “你在干什么?现在我以军人的名义命令你给我换上这只鞋子!”黄医生抬起头,声色俱厉地说。
  
  晓兰扫视了一下满满一帐篷的医护人员,但还是摇着头拒绝穿黄医生的那只38号运动鞋。
  
  黄医生没办法,只好亲自给晓兰脱鞋,一边脱,一边不住地埋怨:“从来没见过你这孩子有今天这样倔过!”
  
  可当那只大号迷彩鞋脱下来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那是一只什么样的脚啊,缠着厚厚的绷带、肿得像个发酵的大馒头!
  
  旁边一个护士终于忍不住了,哭着说:“晓兰前天在废墟救人时被一个大钢钉扎到脚了,当时鲜血就把整个运动鞋都给浸湿了,可她硬是忍着痛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就投入了战斗。我们知道,救人的最佳时间只有72小时,晓兰怕领导知道后让她休息,不让她参加救援,便求我们千万不要把她受伤的事情说出去。后来,由于剧烈运动,她右脚发炎了,肿得穿不下原来的鞋子,只好向一位男战士借了只大号的迷彩鞋……”

上一篇:别墅的主人

下一篇:击鼓而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