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半夜的敲门声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8日 12:05:48

  麻雀虽小,五脏具全。我曾在广西最西部的一个偏远小镇上工作很多年,我们单位是正处级单位,因工作需要,又分出两个科级的办事机构,我所在的那个小镇上的办事机构是其中离总部最远的。一个科长带三个干部,四个男人就是我们办事机构的全部人员。当时生活和工作条件非常的艰苦,小镇上停水停电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有一天,小镇上又停电了,原因是镇上的一个变压器烧坏,年久失修,烧坏是必然的。镇长已经多次向县财政申请经费购买新变压器,可是事情一拖再拖,迟迟解决不下。

这一天,我们三个人围着饭桌一起吃晚饭(其中一人已休假回家)。桌子中心处点着一支白蜡烛,在夜晚的寒风中忽明忽暗,几杯白酒驱走了身上的寒气,大家你一句,我一言地开始抱怨停电带来的烦恼。老C是我们办事机构的科级领导,他工作时间比我们长,过去曾经在县城的粮食部门工作过,后来调入我们单位。他的社会阅历比我们丰富,我们三个年轻仔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而我又非常喜欢听他人说故事,天南地北,甭管老C是不是胡编乱造,只要新鲜有趣味的,我都会牢记于心。

我不停地向老C敬酒,喝着喝着,老C的脸慢慢地红起来,话也比我们多。老C说,有一次,他年轻时带一小组人到一乡镇去做征粮工作。天色晚了,就借住在一农户家里,那户人家半年前有一个亲属病死了,正好有一套空房,可以供三个干部借住一宿。老C和另两个干部没有多想,在当时的条件下,能有个地方住就已经很不错了,谁管屋子之前是不是死过人?四个干部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更不相信世上有鬼,信鬼神的人都是有严重封建迷信思想。于是,四个人便答应先住下来,反正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返回县城。

那时候广西西部山村绝大数农户家都是双层式住房,也就是一楼架空,下面拴着猪、牛等家畜,而上面住人。工作组中的一个干部晚饭多喝了几杯农家米酒,夜里起来屙尿,无奈农家厕所在楼下,要走到楼下圈牛的木棚边。说来也巧,那个干部住的屋子的木墙上正好有一个大洞,洞外下面正好是牛棚。那个干部喝得太多的酒,人晕呼呼的,起身要就要站在洞口边屙尿,同行的其他人提醒他,这样做不礼貌,多走几步路吧。他不听别人的劝阻,坚决要站在洞边屙了一泡尿。谁知道下半夜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老C和另外两个干部盖的被子严严实实地在身上,都好好的,唯独那个洞边屙尿的干部的被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分头查找丢失的被褥,在人家借住,却把被子弄丢,会让主人另眼相看的。于是,几个人再一次分头找,最后终天在房檐上看到一床被子,正是那个干部昨晚上盖的!那干部大吃一惊!心中马上明白了,后悔当初没听他人的劝告,此时他脸色苍白,面如土色,差点瘫倒在地上……

此后,老C说的这个故事一直印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记,这个故事冥冥中似乎又在说了一个做人道理。

俗话说得好,夜路走多了,终究会遇到鬼。这话还真在我身上验证了!

在那个小镇工作期间,一个十分炎热的夏天,老C接到上级指示,立马乘车回到县城开会,剩下我和另一个同事,而偏偏不巧那个同事家中有急事,老C上午前脚刚走,那同事下午后脚就紧跟上了,最后剩下我一个人留在单位。

这一天的夜晚又遇到了停电,虽不是农历八月十五的夜晚,但皎洁的月光把整个单位大院铺得满满当当的,院中走个人或动物,还是能看得清楚轮廓,一只白蜡烛点到下半夜,紧跟着屋内马上黑暗一片。我虽然早早上了床,但根本睡不着,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而大院地处也相当的偏僻,虽说是傍山而建,但左右是一片稻田,几处散建的农户也隔着有十米距离。在那样环境,恐惧之感是说上就上。大约在凌晨三点多钟,突然,门被什么东西不断地敲击着,像是一个人站在门外断断续续地敲着,靠门的窗户没有窗帘,我起身坐在床上,大气不敢呼,憋着气静静地望着窗外,而外面除了月亮投下的亮光外,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我在胆战心惊中熬过了一个夜晚。天亮了,拉开门,我仔细查门板,发现什么都没有。

此后,我不敢跟其他人说。我个人分析,制造敲门声的可能是蝙蝠,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动物误撞到门上,但愿我分析是正确的。

作者:达摩农夫

  

半夜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