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绝味绺子烟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3:36:29

  蒙山山路崎岖,主峰名叫烟囱峰。烟民们在烟囱峰上开出了成百上千块鱼鳞田,田中种的就是享有盛名的“柳枝烟”。
  
  古词有云,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但谁要认为柳枝烟口感绵软,烟味甜适,那可就错了。
  
  蒙山上有一种牛柳,其柳枝像牛筋一样坚韧,刀砍也很难折断。柳枝烟以牛柳作比,意思是其烟味强悍极韧,不绝如柳。如果不是吸惯了这种烟,一般的烟客还会发生“醉烟”的现象。
  
  柳枝烟虽然好,可是蒙山中却有一股山匪经常抢劫烟商,令烟商血本无归。虽然官府曾经几次清剿,但却连山匪的影子都没有抓到半个。
  
  蒙山不仅有匪,而且山路上虎狼成群,烟民们有时会结伙背烟去山外贩卖,但他们即使避过了山匪,还有可能落入虎狼之口,故此,烟民只得将烟叶低价卖给烟商,忍受烟商们的盘剥。
  
  这天,烟囱峰下的平地上,新开了一家客栈。这家店的老板名叫廖震,尖头长脸,脸色发白,一对三角眼,还生有一双金黄色的眸子。
  
  廖震在蒙山深处开客栈,做的是烟商的生意。每年十月,烟商们便会在众多保镖的保护下,住到烟囱峰下,收购烟民们种的柳枝烟。
  
  秋季将临,距离柳枝烟收购时节的前一个月,廖震领着伙计李三来到了烟囱峰上,他打算在烟商到来之前,订下一批上好的柳枝烟。等烟商们来后,再从廖震手中转购,他便可以不费力气地捞上一笔。
  
  廖震一家家的烟田看过去,最后在山腰的一块烟田旁停住了脚步。这块烟田有半亩地大,那肥硕的烟叶厚比铜钱,烟叶的色泽翠绿如玉。这里种的柳枝烟,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烟。
  
  廖震刚招呼几声,烟田的主人山神爷便从旁边的二层烤烟楼走了出来。廖震当即掏出十两银子,说:“这片柳枝烟,我全部预订了!”
  
  山神爷苦笑着摇了摇头:“廖老板,您看走眼了!您别看烟叶生得不错,但是黄烟的质量却不高!”他说着从烤烟楼上,取来了一把去年剩下的柳枝烟,“廖老板,您要不信,可以抽抽看!”
  
  廖震一摆手,李三立刻取出烟袋,按照品烟的规矩,他先在山神爷递过来的瓦盆中,用山泉水洗过烟锅,然后装烟入锅,点火一吸,接着吧嗒着嘴巴道:“寡淡,无味,廖老板,山神爷的烟确实是孬货!”
  
  廖震用手一指眼前的烟田:“孬烟我也买!”
  
  廖震放下了十两银子定金,李三一肚子狐疑,他夹着那把柳枝烟,跟在老板身后,直接回到了客栈。
  
  李三问道:“廖老板,您为什么要买那片孬烟呢?”
  
  “那不是一片孬烟!”廖震摇了摇头,“山神爷真的是很奸猾呀!”
  
  廖震找来了一把笤帚“稀里哗啦”地将山神爷去年剩下的烟叶子猛扫了一通,李三再用烟锅吸了一下扫过的柳枝烟,他惊呼道:“好烟,好烟,劲力如牛,后劲如虎,这绝对是蒙山的第一好烟!”
  
  廖震用扫帚一扫,为何山神爷的柳枝烟的烟叶就变味?李三俯身往地上一看,竟发现不少细小的草梗。李三将细小草梗放在嘴里一尝,不禁惊呼道:“牵牛腕,这是牵牛腕!”
  
  牵牛花是一种攀援植物,危害烟田的烟牵牛可以攀着烟株往上爬,而牵牛腕上的吸足,会分泌一种黏性物质,如果沾到烟叶上,烟叶就会一点点地枯死。
  
  山神爷不想把烟卖给廖震,所以他给廖震试的那把烟上事先撒上了牵牛腕粉末,所以使得烟味由浑厚变得寡淡。刚才,廖震用笤帚一扫,便将牵牛腕扫了下来,烟叶的味道便又恢复了。
  
  李三不由连声赞道:“廖老板,您真是明察秋毫,连山神爷这样的老烟民都不是您的对手!”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烟囱峰上的柳枝烟开始收获,山外十多名烟商领着保镖和手下,来到了烟囱峰的脚下,其中有三名京城来的烟商住进了廖震的客栈。
  
  这三名烟商分别叫侯半城、王德金和李子富。他们尝罢山神爷的柳枝烟,当即都表示,一定要将蒙山第一好烟买到手。
  
  第二天一早,廖震领着三位烟商,直奔山神爷的烟田。山神爷的柳枝烟已经收割,并在烟楼中烤制完成,堆放在了烟楼下,可是山神爷的脸上却没有一点丰收的喜悦。
  
  山神爷看到廖震,一脸愁苦地说:“廖老板,让您失望了,今年的烟质量确实不好!”
  
  廖震自是不信,他当即让三位烟商试烟。三位烟商当即用山神爷瓦盆中的山泉水洗净了烟锅,然后装烟入锅,点火吸了一口。随后,三人都赞了一声好。
  
  可是喊好声还未落地,烟锅中的烟就灭了!侯半城和王德金见状,顿时对山神爷种的烟失望透顶,转身便走,只有李子富还在犹豫。
  
  廖震见状,笑着对山神爷道:“山神爷,我劝你不要关老爷门前耍大刀!”接着,廖震掏出自己的烟袋,不用瓦盆里的清水去洗,直接去装山神爷的烟叶。这次李子富用廖震的烟袋再吸,那烟锅里的烟就再也没有灭了。
  
  李子富感到很奇怪,他用手指蘸着瓦盆里的山泉水尝了尝,苦得一咧嘴说:“这水里含有厌火草的草汁!”
  
  厌火草十分特殊,用火烧它,也是只冒烟,不着火。厌火草的草汁就有止火的效果,山神爷将草汁溶到瓦盆的山泉水中,三位烟商用沾了厌火草草汁的烟锅吸烟,故此烟草才会很快灭了。
  
  侯半城和王德金退出竞争,李子富给了廖震20两银子的辛苦费,这半亩绝佳的柳枝烟,就被他用100两银子买到了手中。
  
  李子富买下了山神爷的烟后,他也怕山神爷再玩什么花样,便领着几名伙计和四名保镖住到了烟田旁边的烤楼里。可是后半夜的时候,就听三声响箭,射到了空中,盘踞在蒙山的二十多名山匪来了。
  
  这些凶悍的山匪赶散了李子富的手下,将那半亩地的柳枝烟装起来,准备带回去,谁知,烟田旁边的树林中突然传来一阵锣响,廖震领着一百多名蒙山县的捕快和乡勇冲了出来。山神爷看着身穿捕头衣服的廖震,吃惊地叫道:“你是蒙山县的捕头?”
  
  廖震冷笑一声:“山神爷,别以为本捕头不知道,每年你都将最好的柳枝烟偷偷送给蒙山的山匪,我伪装成客栈老板找你订购烟叶,就是为了引出山匪,将你们一网打尽!”
  
  山神爷大声分辩道:“廖捕头,他们不是山匪,他们以前是善良的烟民,被奸诈的烟商和真正的山匪逼得没有活路,这才当了山匪,他们除了对奸诈的烟商不客气,从来也不干什么坏事!”
  
  廖震并不听他解释,下令道:“杀,将这群作恶的山匪全给我杀光!”
  
  山匪寡不敌众,一路败退,最后退进了山神爷烤烟的二层烟楼,并纷纷往外放箭。廖震见状,下令道:“将这堆柳枝烟丢到烟楼下面点燃,熏死这帮山匪!”
  
  随着那些柳枝烟被点燃,滚滚的黄烟直往二楼蹿,山匪们被呛得受不了,只得推开烟楼的木门,挥刀直奔捕快们杀了下来。
  
  因为烟太大,捕快们也被呛得涕泪横流,他们只好围在烟雾外面,防止山匪突围!
  
  混战进行了半炷香的时间,忽然,一阵西风刮来,那片柳枝烟烧起的烟雾,随风形成一条黄龙,直奔东面一座山涧的绝壁冲了过去。
  
  山神爷对着山匪们叫道:“跟着这股烟龙突围!”
  
  山匪们借着这股烟龙的掩护,直奔那座山涧的绝壁突围而去。廖震一见要功败垂成,大声叫道:“追,不要放过了这股山匪!”
  
  山神爷为了阻止廖震追杀山匪,他高叫一声:“廖震我跟你拼了!”然后一头撞向了廖震,廖震手起刀落,山神爷胸口中刀,倒在了血泊之中。那股烟龙越过一片密林,竟冲着山壁直钻了进去。
  
  谁也不会想到,在密林掩映的绝壁上,竟有一座密洞。山匪们随着烟雾钻洞而进。
  
  廖震等了好一会儿,见洞中的山匪并没有被熏昏,他便领着一百多名手下,随后钻进了烟雾弥漫的密洞。
  
  最后,廖震和手下们全部被柳枝烟熏死,而那些山匪们却存活了下来。原来,山神爷事先采来了不少的烟牵牛和厌火草,堆放在二楼烟楼之上,他们用这两样东西塞住了鼻孔,滤掉了呛人的烟味。
  
  廖震和他的手下死后,那伙抢劫烟商和烟民的真正山匪竟一下子消失了。原来,真正的山匪就是廖震和他手下的捕快们,他们黑纱蒙面,杀人抢劫,干尽了坏事。
  
  那条密道被打通后,烟民可以直接背着烟去山外贩卖,再也不用受虎狼的袭扰,以及那些奸商们的盘剥了。
  
  那条密道被山神爷的柳枝烟熏过之后,洞中的苔藓吸收了烟味,洞中烟香弥漫,经久未消。烟民们负烟经过,即使品质差一点儿的烟,也会提高一个档儿次。烟民们都说,那是山神爷的福荫保佑的缘故。因为山匪又被称作绺子,所以后来这种柳枝烟,就被叫成绺子烟了!

上一篇:有钱人的报复

下一篇:好人陈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