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别怪我诈你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0:45:50

  最近,卢金虎在网上结识了美眉肖小香。几次聊天室一坐,两人说话投机了,就发展到又是QQ交流又是“伊妹儿”沟通,缠缠绵绵打得火热。卢金虎给肖小香发了一张自己“酷毙了”的照片,也希望肖小香发一张玉照给他。肖小香配了个鬼脸回复说:“照片是固定的,有什么稀罕,不如活生生的见见面亮亮相。”惊喜得卢金虎立也立不定、坐也坐不住、觉也睡不着,喝了一夜茶。说起来两人也算是“门当户对”,卢金虎从阳湖市人民医院辞职后,在郊区中吴镇国道旁开了家“吴越诊所”,为附近几个住宅小区居民看看小毛病,向来往司机卖点头疼脑热的药,看似生意不大实际赚钱不少,早已是腰包鼓鼓的“款哥”了;肖小香呢?大学毕业后回老家自主创业,在太湖湾建起了“横山山羊养殖场”,养的山羊全都放养在半山坡上,绝对的绿色食品,市场上很抢手,没两年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富妹”。
  
  这天,卢金虎按照肖小香提供的路线,自己驾车向离阳湖城一百多公里外的太湖湾横山村驶去。一个多小时后,小车穿过山村转个弯道,就到了肖小香的横山山羊养殖场大门口。卢金虎想象着和美眉见面时的激动场面,心里热血沸腾,没想就出了点小意外,喇叭声惊吓得一群山羊乱窜起来,他小车的右前轮压着了一只山羊的左脚,山羊倒下后扑腾了几下,一歪一斜地蹦跳着逃到了一边。
  
  门房里走出一个看上去很老实憨厚的年轻人,他朝卢金虎点点头,笑嘻嘻地问:“打老远来的吧?”卢金虎“嗯”了一声,觉得这年轻人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面。年轻人面对着卢金虎也好一阵端详,而后“啊”了一声,脸上的笑容霎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毕竟压了人家的山羊,看这年轻人神情的变化,卢金虎心里有点虚,问:“兄弟,怎么了?”
  
  年轻人瞪着眼:“怎么了?你装糊涂吧,你把我的山羊压残疾了!”
  
  没想到山里人说话也这么风趣,卢金虎想笑但忍住了。他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一只山羊嘛,又没死,值得你吹胡子瞪眼睛的?”说着话,掏出一盒香烟递了过去,“兄弟,这红中华还有半盒你抽着玩,值好几十块钱呢,交个朋友。”
  
  “说得轻巧,山羊也是一条命,是命就伤不得。”年轻人抬手挡住卢金虎伸过来的手,“城里人吧,给山里人行贿?财大气粗,告诉你,红中华我不抽,要抽就抽小熊猫!”
  
  卢金虎一愣:这山里人啥德性,咋说变脸就变脸呀?但他知道自己被缠住了,要赶紧想法脱身,不能一进美眉的领地就惹出事来。他笑笑问:“兄弟想怎么办,说出来听听,好商量嘛。”
  
  “这还像句人话。”年轻人点着头说。
  
  怎么说话?卢金虎心里是窝着一肚子火,但他没敢发作,眼睛盯着年轻人没吭声。
  
  “你撞伤的是种羊,我就靠它发家致富奔小康呢!可现在它残疾了,想它再健壮也难,还受了惊吓,生理机能紊乱,想让它再交配看来是不可能的了。也没啥好办法,这山羊只好卖给你了。”年轻人搔着头皮,嘴里叽里咕噜算起账来,“就拿这残疾了的山羊来说,有四十来斤重,野生的,吃的是不受污染的嫩草,喝的是矿物质丰富的泉水,长的是无公害瘦肉,绝对的绿色食品,10块钱一斤不算贵吧?算个整数400块钱。另外,看在你不是有意撞山羊的分上,种羊能产出子子孙孙的损失就不算了。便宜你了,拿400块钱走人,山羊你可以带走!”
  
  “抢钱还是怎么的?”卢金虎终于忍不住发起火来,“想敲诈勒索,你知不知道那是犯罪?”
  
  或许这句话惹恼了年轻人,他冷冰冰地说:“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告诉你,凭你那句‘知不知道那是犯罪’的话,我涨价了,你不赔500块钱别想走!”年轻人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还举了举关节捏得“咔咔”响的拳头。
  
  年轻人的话把卢金虎心头压着的火气引了出来,看来不和这个山里的“地头蛇”斗上一斗是不行了。他高喉咙大嗓门地骂道:“妈的!你敲诈勒索也太离谱了。”骂声中他冲动地握紧双拳,扎起个马步。
  
  就在这时,从村子里开来一辆面包车,停在一触即发的年轻人和卢金虎面前,车上跳下来了一个身材高挑、脸蛋漂亮的姑娘。看到怒气冲冲的卢金虎,姑娘愣了一下,她先劝阻住了两人的“战争”,然后笑着对卢金虎说:“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肖小香,欢迎你到我们养殖场来!”卢金虎一脸的惊异,尴尬得手足无措。
  
  年轻人把肖小香拉到一边,附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瞬间肖小香的脸色冷了下来,皱了皱眉头,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满脸微笑,问:“你就是卢金虎吧?你就是阳湖市人民医院的卢医师?”
  
  卢金虎笑嘻嘻地连声说:“在下正是卢金虎。”
  
  “好!好!”肖小香点着头,转过身子,责怪起年轻人来:“我说你咋能这样做事呢?你这不是强卖强买吗?传出去人家会说横山人不厚道,欺负山外人,好说不好听,影响了横山的声誉事情就大了!哎,出门在外,谁也说不准就遇上个坎坎坷坷的,不就是一只山羊吗,我看呀,一分钱也不能要……”
  
  年轻人有点急了:“不要钱哪行?”卢金虎也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忙说:“不要钱是不行的!”
  
  肖小香笑笑说:“我为人处事就讲一个公道。这只山羊既然还活着,就不能强卖给你,只是它受了伤,治疗一下就好了嘛!卢医师你说是吧?只是,不知山羊伤到了什么程度,我想不如鉴定一下,如果没事,我们真的不能要你一分钱的。”
  
  卢金虎狐疑地问:“怎么个鉴定?”
  
  肖小香说:“很简单的,到医院做个胸透拍个片子,做个全身检查,就鉴定出来了呗!只是我们横山医院不行,远点到你们阳湖市人民医院去做,近点到离这里五十多公里外的太湖城里去做也行,卢医师你看呢?”
  
  “小妹,你不是开玩笑吧?”卢金虎惊叫起来。
  
  “怎么说话呢?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吗?”肖小香满脸是笑地说,“你再想想我的意见,想明白了赶紧决定,不要误了正事。”
  
  卢金虎愣愣的怎么也想不明白肖小香演的是哪出戏?算了算了,这大老远的过来是要和肖小香见面谈情说爱的,纠缠一只山羊做什么胸透拍片还全身检查,误了正事还真不划算,不就是500块钱?给了算了……卢金虎心里叽咕完了,就说:“小妹,我听你的,不过也不要做什么胸透拍片出鉴定了,依着那兄弟的话,我付500块钱得了。”
  
  没想到肖小香把头摇得拨浪鼓般一本正经地说:“那不行那不行,那怎么行呢?还没鉴定出伤残程度就拿钱,传出去,我们山里人的脸往哪里搁?再说了,你还不在心里把我骂个死。”
  
  “不会的不会的。”这下轮到卢金虎直摇手了,“哪会呢?损坏东西总是要赔的嘛。”说着话,卢金虎“刷刷刷”就点出五张伟人像,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也没客气,接了钱往口袋里一塞,就走进了门卫室。
  
  车压山羊的事至此就算了结了,虽然被“敲诈”去了500块钱心里不爽,但卢金虎还是满脸喜气。这点钱算什么?哪能和讨得网上情人的满意比。
  
  肖小香请卢金虎在她的养殖场食堂里吃了顿便饭,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说,这几天真不巧,她有不少要紧的事要办,好在面也见了,让卢金虎先回吧!
  
  卢金虎满腹郁闷地从横山回到了阳湖,一路上越想心里越不好受,奔波了好几百里路,就见个面,连句“爱呀情呀哥呀妹呀”的话都没说上,还当了一回冤大头。这肖小香也真是的,在虚拟的网上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了,而现实中竟是这般阴阳怪气得不能再阴阳怪气了,是肖小香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还是我在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话来,想想又不对,太湖湾横山不是“穷山恶水”呀,那里富得都冒得出油来了呀!他也想到了网上情人的“见光死”,也不对,肖小香不是还请自己吃了饭吗?想痛了脑筋,卢金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卢金虎打开电脑想和肖小香说说心里的苦恼,肖小香发来的“伊妹儿”正等着他,看了一半他就傻了眼。
  
  原来,那个年轻人是肖小香的哥哥肖小湖。一年前,肖小湖给阳湖城里几家餐馆送山羊,突然急性阑尾炎发作,住进了市人民医院,医院指定卢金虎给他做手术。肖小湖不懂规矩没送红包,卢金虎就心里老大的不痛快,把动手术的时间一拖再拖。后来同病房的病友向肖小湖吹了风,肖小湖赶紧把装有500块钱的红包塞到卢金虎的口袋里。没想到卢金虎上了手术台还对肖小湖迟迟才送红包耿耿于怀,结果一走神,刀口拉偏了2寸多。为此,肖小湖在医院里多住了半个月,多花了钱不说,还多受了许多罪……肖小湖不知妹妹和卢金虎是网上情人,冤家路窄,见到卢金虎送上门来还撞伤了山羊,肖小湖恨不得痛打他一顿,想想那是犯法,就忍了,装着蛮不讲理要他赔偿。肖小香早听哥哥说过阳湖市人民医院有个卢医师不地道,没想到卢医师就是来和自己见面的卢金虎,心里简直是恶心透了,就开玩笑般和卢金虎玩了玩,讨回被卢金虎强要哥哥送红包的500块钱……卢金虎是那种不守法没诚信的人,肖小香自然要和他“拜拜”了。这“伊妹儿”就是绝交信。
  
  难怪见到那年轻人时就觉得眼熟,原来他就是肖小湖。卢金虎眨着茫然的大眼睛,慢慢回过神来。他被病人投诉批评“手里握着手术刀,心里想着大红包”,医院领导念他医术高超,多次找他谈话让他有所收敛,在他依然我行我素不思悔改的情况下,才不得不内部点名通报警告。这通报警告激怒了他,一气之下就辞职另立了门户……
  
  卢金虎垂头丧气地叹息:“这下,算是见光死了!”

上一篇:不一样的友谊

下一篇:美女告我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