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真心叫你一声“妈”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0:02:11

  王大妈今年60岁,身体健康,那才叫硬朗,后背不驼,耳朵不聋,眼睛不花,简直可以和青年人一比高下。待人接物,为人处事,无可挑剔,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可就是有一件事她办得不怎么地,引来人们的背后指责和非议。
  
  啥事?替儿选妻,一句话,就是要包办儿子的婚事。这都什么年代了,婚姻大事还要父母包办?为这事,母子关系弄得非常紧张。儿子王小宝敢怒、敢言,就是不敢作太多的反抗,心情非常郁闷。
  
  你也许感到奇怪,为啥?这话说起来,可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王大妈25岁时嫁到这王家庄,虽说当时生活贫困,但夫妻感情甚好,婚后第二年又添丁进口,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取名王小宝,一家三口,家庭和睦,夫唱妇随,倒也苦中有乐。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儿子王小宝五岁的那年春节,丈夫去县城置办年货的路上,不幸发生了交通事故,撇妻弃子,一命归西。
  
  丈夫死了,孩子年纪尚小,再加上王大妈年轻时长得又漂亮,上门提亲的求婚的自然不在少数,其中也确实不乏条件优越者,可她就是两个字“免谈”。难道大妈思想陈旧,要为丈夫尽忠守节吗?人死如灯灭,人死不能复生,她为什么对什么都无动于衷呢?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她就是怕再婚后儿子受到委屈,所以一概不嫁,把心倾注在儿子身上。
  
  一个单身女人,并且带着孩子,孤儿寡母,生活的难处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先不说是春种秋收,危难险重的体力活,就是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条古训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在王家庄,她守寡守得清白,没有半点绯闻,没有半句闲话。
  
  这一切除了王大妈走得正,行得端,生活检点外,还有她多年守寡养成的泼辣性格,嫉恶如仇,直言快语,敢作敢为。所以,即使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也不敢打她的主意,对她敬而远之。
  
  王大妈领着儿子王小宝,孤儿寡母,苦熬岁月。当今这年月,物价飞涨,当年丈夫留下的1万元抚恤金早已不够儿子上学的费用,但王大妈养猪种地,给别人打短工,硬是咬牙坚持下来。
  
  儿子王小宝倒是非常争气,再加上天资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去年大学毕业,他通过面试、笔试、答辩等诸多环节的考核,被县政府录取为公务员。
  
  年龄合适,再加上事业有成,本来王小宝的婚姻按理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偏偏在这里出了问题,对象处了十几个,可没一位姑娘能过了王大妈这一关。王大妈的眼光特别挑剔,不是赵姑娘长得黑,就是钱姑娘长得矮,不是孙姑娘长得胖,就是李姑娘长得瘦,总之她是一个也没相中。
  
  黄鼠狼夸孩香,刺猬夸孩光。孩子在母亲的眼里都是完美无缺的,更何况是王小宝也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在王大妈的眼中,未来的儿媳妇,虽说要不来金枝玉叶,但恐怕也得是出类拔萃、百里挑一的吧。
  
  这下子,王小宝不干了。原来他考虑母亲早年守寡把他拉扯成人不容易,多次向母亲提意见,请母亲不要干涉他的婚事,可王大妈仍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并放出话来儿子的婚事必须老妈做主。
  
  转眼间,三年时间就过去了,王小宝经人介绍,又交了一个女朋友。两人情投意合,很是谈得来,女方提出要到王小宝家看看,王小宝很是为难,他知道妈妈这关非常不好通过,但这毕竟是早晚的事,所以他硬着头皮把女朋友带了回来。
  
  王小宝的女朋友叫小芸,1米70的个头,皮肤白皙,齿白唇红,弯弯的眉毛,并配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论相貌,虽说不是百里挑一,但还是拿得出手、讲得过去的。
  
  王大妈仔细打量着小芸,见容貌是没得说,她先是面带喜色,最后又重重地摇了摇头,王小宝忙把妈妈拉到一边,悄悄地询问妈妈对小芸的印象。“人模样倒是不错,可你看她穿的是什么衣服,上身穿得露肚脐眼,下身就差没露屁股了。”这还倒好说,最让老太太不能容忍的是,一见面时,小芸脆脆生生地叫了声:“你老。”
  
  王小宝闻此言,忙给老妈解释:“妈,都什么年代了,穿着还像你们那年代的人那样吗?再说现在城里人都这么穿,你要是看着不顺眼,下次来我让她换换。至于说‘你老’嘛,这是城里人的一种尊称。”“尊称?什么尊称?把妈不叫妈了?”王小宝见妈妈真的生气了,在一旁一个劲地打圆场。好半天,王大妈说:“我不生气,人家姑娘大老远地来了,不管婚事成不成,上门就是客,不能怠慢人家,让人家笑话我们农村人不懂礼数……”
  
  中午饭自然是一番好招待,杀鸡宰鸭,大鱼大肉,十分丰盛。王大妈热情相让,可小芸只是象征性地动动筷子,王大妈热情地说:“不要认生,快多吃菜。”说完,也不管小芸愿意不愿意吃,不一会,小芸的饭碗里的菜就堆成了一座小山。小芸皱了皱眉头,放下筷子,不声不响地把碗推到一边。
  
  王小宝见状,忙说:“妈,现在城里人讲究营养搭配,合理膳食,可你不管人家爱吃不爱吃,大鱼大肉地给人家堆了一碗,再说,你一把筷子夹过来夹过去的也不讲卫生。”王大妈一听这话,拍拍自己的胸脯:“你看妈脏吗?妈不讲卫生吗?你小的时候,妈嘴对嘴地喂你,你怎么不嫌妈脏啊?长大了,长能耐了,嫌妈脏,哼,这样的媳妇我们王家可养不起,这门婚事就此打住……”
  
  勿需细言,小芸没能够过未来婆婆这一关。
  
  再说小芸,也是个气死小辣椒,不让独头蒜的主儿,虽说还未认门时,男朋友王小宝就给她下了毛毛细雨,打了预防针,对于未来的婆婆的古怪有些思想准备,但没想到未来的婆婆竟这样刁钻古怪,不近情理,简直不可理喻:“简直是一个典型的土老帽,心理变态!王小宝,怎么样,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说完摔门而去。
  
  嗐,天下最难处的关系,恐怕应该算是婆媳关系。
  
  天下最为难的人,也恐怕就是站在婆媳中间的这个男人了。一个生他,养他,给他生命的人;一个是与他朝夕相处,并要白头偕老的人。可偏偏又是这两个女人,她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用什么办法,能让这么两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住在同一屋檐下,组成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呢?这恐怕是许多中国男人永远费解的难题。
  
  王小宝进入了两难的选择。怎么办?一边是生他、养他的老妈妈,一边是相恋三年,情投意合的未婚妻。至此,王小宝陷入了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次痛苦的选择。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老妈和女朋友之间,王小宝心里的天平慢慢地倾向了女朋友这边,两人卿卿我我,如胶似漆,打得火热,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在这期间,王小宝曾多次试图做工作,以缓解母亲和女朋友小芸之间的矛盾,可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这个昔日的天之骄子、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今日的县政府的公务员,在这两个互不相让的女人之间束手无策了。自己三十而立,大好的时光能有几年?再加上小芸妩媚动人,极有诱惑力,王小宝一咬牙一跺脚,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母亲不同意这门婚事,那就来个先斩后奏,生米煮成熟饭,让妈妈面对木已成舟的现实。他知道妈妈虽说思想有些守旧,但归根到底是爱自己的,虽然由于年龄、阅历等方面的代沟,她有她的爱法,爱得让人无法接受。但王小宝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一定会原谅他们的,接纳小芸进这个家门的。
  
  王小宝和小芸这对痴情男女,顶住家庭的压力,悄悄地进行登记,也没有任何仪式,一圈旅行结婚后,他们在县城租了房子,两个人就住在一起了。

上一篇:授人以招

下一篇:不一样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