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要你永远爱我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7日 10:35:06

  姿坐在床边,阳光透过窗帘一丝丝照进了房间。姿坐在那里发呆,她又一次被抛弃了。这是这个月的第四个了。在这个性解放程度远远高于美国的泰国,也许男人寻找女人真的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的。也许姿真的不太适合身为一个泰国人。她渴望爱情,渴望被人疼,像个小女孩一样地期待着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的到来。

  对于她而言,性是她用来奉献给自己心爱的人的甜点。却不想,男人只是当性是主食而她才是甜点。伤心归伤心,一切都在过去,地球还是要转的。她起身梳洗,她决定要花个妆,为了不让人们看到她因为痛哭而肿起的双眼以及妆下人的无奈。

  彭、咚~~~~~~~~一连串的嘈杂声引起了姿的注意。她打开房门,楼梯口站着一男一女,女的似乎在教训这男的:为什么你这么笨??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叫你背我上楼,竟然让我摔了一跤。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不同于女人的跋扈,那个男人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嘟囔道:你又要我搬这么大的箱子,又要我背你,我实在~~~~~住口!!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女人骂了会去,还挺嘴!然后就是一个巴掌。天哪姿关上房门,这个男人怎么对这样一个女人死心塌地阿?想着更为自己不值,姿美丽大方,温文尔雅,体贴又温柔,又能做一手好菜。真不知道现在的男人是不是都瞎了眼了。

  梳整之后,姿准备去上班了,开门的时候才知道那对男女原来就是她隔壁邻居。

  姿上班的地方和她住的地方是在两个不同的岛上,所以,每天上班,她都必须搭船。船在泰国就是他们的公共汽车。当然,也和我们的公共汽车一样的拥挤。像往常一样,姿在码头上等待渡船,也像往常一样周围望,其实姿这样张望是有目的的,她早在半年以前就看到了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和姿是一样的,每天都会和姿搭同一班船。姿喜欢这样远远的看着他,有时也幻想着他会和自己搭讪,他们会有机会

  。当然只是幻想而已,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今天,也许是由于失恋,她更加渴望着能和这个男人之间间发生些什么,她用更热切的眼神注视着他。她故意和他一起上船,想站在他的身边。但是渡船5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当中有那么几次因为船体的摇晃领到姿有机会触摸到他的手。而这个男人却连头也没回。

  昏昏噩噩地过了一天,终于等到了收工的时候,姿又一次去码头上等这个男人,又一次没有说话,没有对望,一切和平常一样,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当船靠岸的时候,码头上有一个学生模样清纯的女孩子,那个男人刚下船,女孩儿就像只小蝴蝶一样飞过去,一位在男人的怀里。这一刻,姿又一种嫉妒燃烧着自己的心。

  她回到自己家的楼下,慢慢地爬着楼梯。你失恋了是吗?身后有人突然发话,惊醒了姿,原来是隔壁的那个凶女人。你怎么知道?姿不解地问她。写在你的额头上呢。女人边说边比划着。我叫lily,在夜总会做小姐。姿更加惊讶地看着她,你一定觉得奇怪像我这样的贱女人怎么这么好命有个这样疼我的男人吧。女人很无所谓地说着,似乎在说一个故事,而那个故事不是自己的。

  其实,我哪有这么好命。女人的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说完,她神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盛着淡黄色液体的玻璃樽,很小的一个玻璃樽,像是香水试用装的玻璃樽。这种药水叫‘要你永远爱我’。很管用的。我的那个就是这样上手的,死心塌地的。你怎么好的女孩子,一定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掌握自己的幸福的。女人说着将这尊药水交给了姿,顺便告诉你,这个药水你要是用完了,就到卢浮街3号地下2楼管哈夏买,就说是lily介绍的,能有8折。说着这个叫lily的女人高高兴兴地奔回自己的门口。

  姿看着这尊药水,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她穿上了性感的舞装,她决定去夜店,她决定要试试这个药水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效。花了一个浓妆,揣上那尊要你永远爱我,踩着高跟鞋,她走了出去。

  不可否认的是姿的确是个很美丽的女人,站在夜店里的她再霓虹灯和激光灯的映射下显得格外妖娆。听过那个哲人说过:女人的孤独才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此刻的姿独自喝着jackdaniel与这个嘈杂的环境而言,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她的确吸引着身边的很多狂蜂浪蝶。她却也有她的目标,她要找一个看着顺眼的男人试一试lily给的药水。

  酒吧台的对面有一个看上去挺绅士的男人,他喝着他的烈性tequila,搂着一个妖媚的女人,眼光却不时地扫向姿。是他了,出于一个女人的占有心理,她变态的决定今晚要找的目标就是这个看上去不错的男人。她要把他从那个女人的身边抢走。优雅的站起身,姿绕过酒吧台,特地从这个男人的身边经过,略有深意的回眸一笑。从这个男人痴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已经被她吸引了。

  姿从容的走进女厕所,看看周围,没有人,她从手袋里拿出了那樽要你永远爱我。按照lily教她的方式,她用手指点了一滴药水,想擦香水一样在擦在自己的耳后,手腕脉搏处。照了照镜子,梳理了一下自己美丽的长发。给镜子里的自己一个最甜美的微笑。她打开门走了出去,和预计的一样,那个男人已经站在了厕所的门外,他的女伴不知去向。

  姿万般妖娆地走向他,脸凑在他的脸旁,去我那里。男人深深的在她的耳边吸了一口气,你真香。

  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正在步入深渊。他意乱情迷地搂着姿,跟着她来到了她的住所。刚进门就已经迫不及待将姿按在床上。(***此处省略500字)。天渐渐光了,枕边的男人还在酣睡,姿不知道要你永远爱我的药效到底怎样,但却是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顺从,无论是地上或是在床上,她都享受到女皇般的待遇。

  接下来的这几天,这个男人的温柔让姿真正领教到了那种神奇药水的威力。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是姿要求,这个男人必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她的身边。就算是半夜三更,他也会为了姿的一句戏言,走遍整个曼谷去帮她买冬阴功米粉。而在床上,就算姿要求他舔自己的脚趾头,男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忘情地去吸吮。

  了解了要你永远爱我的药力以后,接下来应该做的就是,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那个男人了。那天晚上,姿来到了卢浮街3号地下2楼找那个叫哈夏的男人。哈夏是个很猥亵的男人,贼眉鼠眼的,各自相当的矮小。看到姿,他肆无忌惮的由头到脚打量了她,竟然还吹起了口哨。姿厌恶的看着他,片刻就想到自己来得目的,于是换上了美丽的笑容:您好,我是lily介绍来向你买‘要你永远爱我’的。哈夏饶有趣味的看着姿:那个很贵哦!姿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哈夏接着说:不过,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再贵都值得了,是不是?

  转过身,哈夏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了一串钥匙,拿着其中的一把,又打开了另一个抽屉,在另一个抽屉里躺着一个铁盒子,他打开铁盒子,竟然还是一把钥匙。姿厌恶的翻了一个白眼,神经病,她心里想着。哈夏拿着那把钥匙低下头去,在桌子底下,猫了很久,再一次站起身的时候,他的手中夺了一樽浅黄色的药水。姿心急的接过药水,?拇耸比词栈亓耸郑欤肆巳坏拇蚩执〕鲆坏皇纸磺皇纸换酢W寺幕断驳陌岩┧敖执校砜焖倮肟1澈蟮墓淖旖潜吒〕鲆凰抗钜斓男Γ洁熳牛?不知道是那个倒霉蛋了。转身走进自己身后的工作室。

  与其说这是一个工作室还不如说这里是一个黑市停尸房。里面躺着的都是些美丽的女人,据说个个的背后都有一个凄凉的爱情悲剧,因为爱而死的女人怨气特别大。今天工作室的中央又躺着一件新鲜的。

  让我看看,哈夏色迷迷地摩拳擦掌,他掀开白布,呜,是个漂亮的mm啊。先让我亲一个。他凑上自己的臭嘴对着躺着的裸露的尸体吻了下去,意犹未尽,他将手伸向女尸的胸部,分开她的腿想有进一步的动作。忽然尸体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原本就已经是死不瞑目的女尸,现在竟然还坐了起来,连平时看惯死人的哈夏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吓死老子了,他妈的,吓软了,不玩了。看我膛了你。

  穿好裤子,哈夏熟练的挥动着手术刀,在女尸的下巴和颈部的中间割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这可是个技术活儿,口子绝对不能太深,由于尸体是新鲜的,如果割的太深就会流血,太浅,尸油就根本不会出来。是的,他就是在收集这些女人的尸油。尸油的颜色是浅黄色的……

  从卢浮街回来的那个晚上,姿疯狂地和她的*做爱,因为过了今晚,姿就要甩了他了,当是报答他做她的试验品吧。折腾了一个晚上,天刚蒙蒙亮,姿就叫醒了身边那个睡死过去的猪,起来,有话和你说。

  男人迷迷糊糊地回答:怎么了,亲爱的?

  我们分手吧。我已经跟了你很多天了,你知道酒吧里认识的通常只有一夜情,我已经为你破例了。男人瞬间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淋下来一样,立刻清醒了,可是,我爱你啊!!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你不能就这样踢我走,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了柔情,没有了蜜意,姿冷漠地下了逐客令。爱我?爱我就要听我的,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走吧!忽然间,胃部翻江倒海,那个男人无法控制地冲进厕所开始呕吐。姿也跟着进了厕所,我告诉你,走之前把我的厕所打扫干净,我可不想一回来就闻到臭味。知道吗?姿冷漠地穿上衣服,走出家门,上班去了。

  

要你永远爱我

上一篇:老板娘的戏法

下一篇:解剖室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