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河南护士援汉37天记:从一件被大家练习时穿破的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4日 09:39:04

  原标题:河南护士援汉37天记:从一件被大家练习时穿破的防护服开始

  张亚如还记得一个月前刚到武汉的时候,队员们在酒店里培训了两天,练习穿脱防护服。虽然各家医院都带来了一些防护物资,但大家都舍不得把防护服浪费在练习上,一套防护服一副手套,二十多名医生轮着穿了脱、脱了穿……

  最后,那套防护服破了,连手套也烂的不像样子。

张亚如在病房。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张亚如在病房。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30岁的张亚如是河南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成员、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消化内科护士,从1月27日至3月4日,她已在湖北武汉一线抗疫37天。回忆自己穿上防护服将要走进隔离区病房的那一刻,从紧张到能听清自己的心跳,慌到手抖,到逐渐坚定勇敢;从常听闻重症患者“这个班还在下个班就没了”,到近段自己所在病区都无患者死亡;从病区最初满床,到现在空床率近一半——情况在明显好转。

  张亚如告诉澎湃新闻(),每天最开心的事,是下班时交接本上没因死亡消失的患者。她坚信,她一定会带着家人的牵挂,凯旋而归。到时候,她要好好安慰紧张的母亲,抱抱可爱的儿子。

  第一次进病房,能听清自己的心跳

  最近,从武汉市第四医院回到酒店,除开会讨论患者护理方案,有时,张亚如会和同事在酒店广场跳跳绳、打打羽毛球。

  跳绳和羽毛球都是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寄来的,“单位在后方太给力了。”张亚如告诉澎湃新闻,小到生活用品袜子、内衣,大到N95口罩、防护服这些重要物资,单位都想尽办法筹集送到武汉。在初期防护物资极度匮乏时,一度有同行表示羡慕。

张亚如(左)下班后和同事锻炼

张亚如(左)下班后和同事锻炼

  跳绳、打羽毛球,是让医护人员增强锻炼,放松心情。医疗队在群里公布有心理医生的电话,不过张亚如没打过。她说,有些“战友”失眠比较严重,为此,医疗队配有帮助睡眠的药物。

  自认神经比较“大条”,张亚如觉得自己目前心理状况还不错。

  张亚如是土生土长的河南开封人,父母是做生意的。她在河南商丘读大学时,每个周末都要回家。从读书、工作到结婚生子,她觉得自己被各种疼爱,被保护得现在做了妈妈还像个小女孩。

  正月初一(1月25日),单位通知报名时,有呼吸科工作经验的张亚如毫不犹豫报了名,她按要求给领导发去丈夫同意的微信聊天截图,丝毫没感觉害怕,反而有些激动。

  就在报名前,张亚如曾梦到自己到武汉支援了。后来,当她真正穿着包得严严实实的防护服,进到病房,突然强烈地感觉,这一幕和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这件无法解释的事,她没敢和别人说。

  报名那天,张亚如只告诉母亲单位通知报名。次日在高铁上,她接到母亲电话,母亲一哭,她就难受了,只能安慰“没事没事”。

  医疗队成员来自河南多家医院,正式入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前,在酒店培训了两天。虽然各院都带有一些防护物资,但大家舍不得浪费。河南大学淮海医院26名医护人员,轮流用一套防护服练习。

  “最后,那套防护服都破了,手套也烂得不像样。”张亚如说。

  主要是练习脱防护服,因为从病房出来,防护服是被污染的,所以要特别小心。“每脱一次,就多一次感染风险。”张亚如算脱得比较快的,也要30多分钟。即使现在比较熟练,也要10多分钟。

  “进驻医院前开会时,领队表情比较凝重。他想着我们都年轻,一定要把我们带回去。我觉得好像真的直面生死了。”张亚如说。

  疫情发生后,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住院楼整幢被改为新冠肺炎病区。河南大学淮海医院的26名医护人员,最初负责十楼和十一楼两个病区,后增加十二楼病区,每个病区37名左右患者。

  当时,武汉已经有不少医护人员感染。进驻后,张亚如第一次穿好防护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有些恐怖。经过层层程序,到最后一道门,按病房按钮那一刻,她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

  “我做着深呼吸,也无法控制手抖。”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