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追缉贼王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15:08:10

  一个逼真假人,一道窄小暗门,一个亦真亦幻的悲情故事,一对难分难辨的孪生兄弟,这一场斗智斗勇的追捕,如何制胜?
  
  (一)脑袋已经炸开,身子却没倒下
  
  深冬的一天,黄昏时分,三名男子匆匆赶到了江城郊外的一座庭院宽敞的平房前。在巷口,一个商贩模样的年轻人迎上来,凑到其中一个中年人跟前,小声说:“萧队,接到线报后我一直在这儿盯着。苏强和他的同伙就在里面!”
  
  这个装扮成商贩的年轻人叫严昊,是江城刑警队反扒组的得力队员,中年男子叫萧远山,是他们的队长。他们这次要抓捕的对象,便是道上人称“六指神偷”的苏强。苏强可不是一般的偷儿,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带出了一支规模庞大、分工严密的“江城纵队”,在由江城开往南方各大城市的长途列车上疯狂扒窃,直搞得人心惶惶。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唯有将苏强绳之以法,才能彻底端掉这个猖狂作案的扒窃团伙!萧远山胳膊一挥,队员们马上掏枪,埋伏在了门板两侧。这座平房事先已经侦察过了,没有后门,只要卡死前院,就能将苏强和他的贼子贼孙来个“连窝端”,一网打尽!
  
  “小宋,你带人守住门口,绝不准放走一个!严昊,你跟我进去,任务是掩护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命令一下,萧远山便猛地踢开院门,冲了进去。举目四望,院子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萧远山当机立断,大步奔向紧闭着的房门。“不许动,我是警察!”然而,就在萧远山一脚踹开门的同时,只听一阵“哒哒哒”的射击声陡然传来——
  
  不好,苏强手里竟然有近距离杀伤力极大的美制M3冲锋枪!这种枪,曾在中国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中广泛使用,因其价格低廉,携带轻便,至今仍是南美以及东南亚等地军火黑市上的抢手货。严昊平素最喜欢摆弄枪械,单听枪声便能分辨出是什么型号的枪支。震惊之下,严昊看到萧队一下子怔住了。胸口上,鲜血汩汩涌出!
  
  “萧队——”严昊大叫着扑上,余光里瞅见可恨的苏强正抱着冲锋枪,得意忘形地咧嘴大笑。严昊是刑警队弹无虚发的神枪手,怎能给对方再次开枪的机会?毫秒之间,严昊已抬臂举枪,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呼啸着破空而出,又稳又准地击中了苏强的眉心!
  
  但令人惊愕的是,苏强的脑壳已经炸开,身子却没倒下!胸部中弹的萧远山萧队也没有倒下,还拍着脑门喊叫起来:“苏强跑了,我们上当了——”
  
  (二)揭开画作,一道窄小的暗门露了出来
  
  萧远山的确上当了,上了无比老道狡猾的“六指神偷”苏强的当!苏强在门板上设置了报警机关,也就是那一阵“哒哒哒”的枪声。而那个抱着M3冲锋枪、射出人造血子弹的“苏强”,不过是个高度仿真的蜡人!门板一开,触动机关,于是,萧远山“不幸中枪”了。
  
  “萧队,这儿有张字条!”随后冲进的队员小宋发现蜡人背后贴着一张纸条。萧远山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警察驾到,有失远迎,请多见谅。带上假人,回去庆功吧!”奶奶的,这不明摆着是挑衅吗?萧远山愤愤地撕碎纸条,下达了命令:“两人一组,严密搜查。一定要找到苏强的逃跑路线!”
  
  很快,位于墙角的一块地板引起了严昊的注意。弯腰移开,一个地洞出现在眼前。萧远山纵身跳下去,一眼便看到地下室桌子上烟灰缸里的烟蒂还在丝丝缕缕地冒烟。这足以证明,苏强刚离开没多久。可这儿是一间地下室,他是从哪儿逃走的?萧远山凝神四下打量,目光落在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山水画上。揭开画作,一道窄小的暗门露了出来!
  
  “他们是从这儿逃走的。追!”萧远山带队追进了黑黢黢的暗门。几分钟后,一缕黯淡的光线从头顶上照下来。抬头看去,萧远山不禁苦笑不迭。上面,是一只筛网状的马葫芦盖子!当他们在房间里和蜡人“交火”时,听到警报声的苏强早推开盖子,溜之大吉了。
  
  “这个贼头,真是狂妄之极,狡猾之极!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抓住他!”萧远山挥挥手,正准备归队,手机却响了,是在车站做乘务员的妻子孙翎打来的。一按下接听键,便听到妻子小声说:“远山,我发现有名乘客非常像协查通报上的苏强。他去的是2号站台,可能要坐K351次列车!”萧远山急问:“K351次列车几点开?”“15分钟后整点发车。现在已开始检票了。”萧远山一听,迅即按住小宋的肩膀往上一跃,边喊边用力推开马葫芦盖攀了上去:“严昊,快跟我去车站!”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警笛嘶鸣声中,萧远山和严昊驾车一路飞奔,风驰电掣般赶往江城车站——
  
  (三)难道你也相信他编的故事
  
  K351次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台。
  
  在第六车厢内,乘务员帮助萧远山和严昊调换了座位,坐了下来。一桌之隔的对面,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他的旁边是位怀抱婴儿的女乘客。而过道里,或坐或站地挤满了人,大多是放假回家的学生。在如此复杂的环境里执行抓捕任务,可谓是难上加难!
  
  萧远山贴近桌几,不动声色地紧盯着对面的男子。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鼻下留着一撮小胡子,右手抄在裤兜里。无意中一转脸,看到萧远山在瞅他,眼底不由掠过一丝慌乱。萧远山微微一笑,问:“先生,请问,你是去松峰山吧?”
  
  松峰山是“江城纵队”的老巢。男子略一犹豫,插在裤兜里的手正要掏出,便感觉到腹部被硬硬的东西顶上了。他愣愣地低头一看,不禁神色大变,是手枪!萧远山借着桌几的掩护,已控制了他!
  
  “你姓苏,没错吧?”萧远山又问。男子支支吾吾地回答:“没错。我姓苏。”萧远山笑笑,接着问:“那你的胡子是假的,对吧?”“真的。”男子似乎很无奈地叹口气,苦笑着看向萧远山,“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可你搞错了。”
  
  搞错了?萧远山逼视着男子,以防止他玩花样。男子侧脸看看身边的女乘客和孩子,随即凑过来,用小得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收起来吧,别吓着孩子。晚上10点才到松峰山,如果你有耐心,我给你讲个故事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