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道士日行八百里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8:30:53

  “道士日行八百里”,神术还是骗术?
  
  在咱洪城这地方,如果某人不务正业,干的是招摇撞骗类的勾当,老一辈的就会说:“这是个搞‘弥弥教’的。”什么叫”弥弥教“?这就有故事了。
  
  话得从上个世纪初说起。那时候四川袍哥组织,几乎在川内每个州县,都以码头为单位建有分支,首脑被叫做红旗大管事。
  
  洪城的红旗大管事,是个叫文定三的。这文定三读书不多,但任侠好义,为人公正,在洪城极有号召力。文定三有个姑父,住在离城五十里外的李桐沟。这年夏天姑父患了病,前后请了好几个大夫,光汤药都喝了几大瓮,可非但不见好,到了立秋,已经卧床不起,好些天滴水不进了。
  
  文定三闻讯后,忙请了城里最好的大夫,坐了两乘滑竿,心急火燎地赶过去。到了才发现,姑父已能勉强下床,喝下半碗米粥了。文定三又惊又喜,还以为姑父请到了杏林高手呢,没想到姑母说,就在前天,来了个自称朱真人的道士,只给了些药丸,接连着服下去,身体便大好了。那道士给了药丸后,分文未取,便飘然而去。
  
  闻听有此等高人,文定三不由得叹息不止。看看天色已经晚了,便辞别姑母准备回家,刚走出院子,却见前面竹林里,飘然而出个道士。一见那道士,姑母便高兴地叫道:“这就是朱真人。”
  
  文定三定睛一看,那朱真人鹤发童颜,戴有棱有角道冠,穿一尘不染道袍,着白底青面云靴,颈后斜插的拂尘,随着脚步在晚风中轻轻飘拂,再加上身后葱郁的竹影映衬,一眼看过去,真有些像从画里走出来的神仙呢。文定三忙上前一步,作了个揖,恭声道出了仰慕之情。
  
  朱真人也拱手道:“贫道和青城山枯竹居士手谈了两局,回来时从此经过,想来看看吴居士的病体好了没有。”
  
  文定三听朱真人如此说,心里嘀咕开了:想那青城山距离洪城,八百里还不止,即便骑上快马,一来一往最少也得四天工夫。这朱真人上次出现,距离这会儿,前后不过三天,即便快马加鞭,也不可能一个往返吧。这年月,啥样的人都有。这道士,虽然懂些医术,却是个信口雌黄的家伙呢。想到这里,脸上就有了坏笑。
  
  文定三脸上细微的变化,自然没逃过朱真人的眼睛。朱真人微微一笑,也不分辩,指指头顶红彤彤的晚霞,冲文定三道:“文居士,天色不早了。此地距离洪城还有五十里呢,你不妨早些返程吧。贫道与居士有缘,不急在此一时。”
  
  文定三略作客套,便起程返家了。五十里路,一行人紧赶慢赶,差不多耗了两个时辰,回到城里,已是夜幕如盖,星斗璀璨。刚进院里,掌灯的女佣便喜形于色地报告说,一个多时辰前,家里来了个自称叫朱真人的道士,给了夫人一瓶丹药,说是只要连续服上百日,宿疾定然痊愈。夫人半信半疑服下后,那腹痛居然破天荒消失了。原来文定三的妻子,产后生疾,每日傍晚时分,必定腹痛如绞。多方求治,却全无效果。
  
  女佣话才说完,只听檐下已经响起了一串爽朗的笑声,就见朱真人从堂屋飘然而出:“贫道说过与文居士有缘,这不,已先一步打搅来了。”
  
  文定三大为吃惊!两个时辰前,自己才和这道士别过,一个多时辰前,他怎么可能就到了自己家里?难道,这个道士真的有啥不可思议的道行?
  
  等到在屋里坐定后,文定三迫不及待地问:“真人前脚与我别过,后脚便已到舍下,实在令人称奇啊!敢问真人是如何做到的?”
  
  朱真人笑道:“贫道自雍正年间修习黄老之术,历经百载,几无所成,惟这脚程,可视千里为咫尺也。”要是换了以往,这话只能换来文定三一声哂笑,可今天是自己亲眼所见,不由得有些半信半疑了。
  
  这一晚,文定三和朱真人喝着清茶,说了好大一夜话。朱真人说的大多是黄老之学,文定三虽然不明就里,但对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因为不懂,反而更生敬畏;内心对朱真人的信服,更是达十分了,于是恳请朱真人多留几日,朱真人有些为难地说:“实不相瞒,贫道此番出山,是想自创‘弥弥教’,以济世救人,匡扶人心。近日正为此奔波,虽有心逗留,却耽搁不起时光啊。”
  
  朱真人说,现如今清王朝风雨飘摇,土崩瓦解只是迟早的事。听说从此以后,坐江山的就不再是皇帝了,天下必然因此大乱。他虽然闲云野鹤惯了,但不能眼看着世人受苦啊,所以决定创建“弥弥教”,引领人心向善。
  
  在文定三骨子里,皇帝和他祖先一般重要。前些年保路运动,好多州县的袍哥都踊跃参加,他一想,这不是跟朝廷作对么?跟朝廷作对,还不就是跟皇帝作对?这么一来,洪城地方的袍哥,一个也没去参加。如今他也明白皇帝九成九要滚下龙廷了,心里那个难受和凄惶啊。听了朱真人这么一说,立刻引起了他的共鸣。他当即精神抖擞,拍着胸口说:“朱真人既有匡世救人之心,文某人袍哥人家,讲的就是个义气。没说的,赶明儿咱就为‘弥弥教’摇旗呐喊……”
  
  朱真人眉开眼笑道:“好好好,有文居士相助,咱就在洪城建教!”
  
  第二天,文定三就紧锣密鼓地筹办起“弥弥教”。还别说,因为有文定三现身说法,加上朱真人施舍的药丸能治病疗疾,“弥弥教”很快便吸收了数千教徒。半个月工夫不到,就募集到一大笔钱。于是准备择个黄道吉日,在登云山修建道观。
  
  洪城袍哥组织里,有个任红旗老幺的叫张大江,主要是负责跑腿送信,与各码头联络。这张大江,两腿生得又细又长,上身却很粗壮,走起路都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会跌倒。可要是一跑起来,就那么轻轻一跨,抵人家跑三步。所以洪城人都称他“张长腿”,说他是“风都吹得倒,狗却撵不到”。他可是对这“弥弥教”不以为然,听说朱真人能视千里为咫尺,只认为是吹牛。朱真人听说后,淡然一笑,当即请文定三召集洪城士绅,说是可略施“神术”,第二天就要和张大江比较一下,令他口服心服。
  
  众人听说后,都急着赶来,想要开开眼界。到了第二天一早,登云山顶上修道观的空地上,全是攒动的人头。只见空地尽头,前些天落成的朱真人居室前,已搭了二丈见方的台子。台前七只铜铸仙鹤,嘴里紫烟袅袅,将台子弄得如笼雾中。台上正中,放着只铜鼎。铜鼎两侧,各立一个道童。
  
  日上三竿了,朱真人才在乡绅们簇拥下,出现在台上。按照预先的约定,他要和张大江同时出发,赶往五十里外的通家山。通家山那边,早已安排人等着。
  
  到了约定的时间,早就跃跃欲试的张大江,立刻迈开两条长腿,像被风带着,刹那间便没了踪影。而那朱真人,看也不看远去的张大江,依旧和台上的乡绅们谈笑风生。直到过了快一个时辰,这才向众人一拱手,说声“是时候了”,成竹在胸地走到铜鼎前,嘴里念念有词一番后,将手中拂尘一扫,铜鼎里突地腾起一团团紫烟,顿时将整个台子都遮住了,等到紫烟散尽,所有人都瞪大了眼,只见两个道童还木呆呆地站在铜鼎旁,而朱真人已不见了踪影!
  
  午时左右,有人飞快来报告,说张大江到通家山时,朱真人已在山上喝过一壶茶了。在场的人无不叹服,朱真人从这里消失,再现身通家山,前后相隔时间,竟然不到半炷香。
  
  通过这场比试,“弥弥教”教徒更是迅速增加,善男信女们纷纷捐钱捐物。而教主朱真人,更是被人称为神仙了。
  

上一篇:智毁城墙飞白书

下一篇:经典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