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最离奇的谋杀案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7:17:35

  深夜房客突然死亡。说是自杀,现场没有自杀工具;说是他杀,现场又无他人来过,且死亡姿势诡异……
  
  这天早晨,房东太太发现租客汉森竟然仰面死在了室内的地板上,她立刻报了警。迅速赶到的探长莱格带着部下进行了全面仔细的勘察,结果显示:死者是直接死在地板上的,没有与他人搏斗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房东太太说,这个叫汉森的三十多岁男人,是最近才住进来的,没有工作而且很穷。昨天晚上,他在她那儿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出去了。将近半夜,他才醉醺醺地晃回来。
  
  法医对汉森的尸体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发现一枪致命的伤口,是用一种特工常用的便携式微型手枪射击的。从“点彩”(伤口周围皮肤中微小的火药颗粒)的密集程度来判断,射击时枪口距离死者的头部很近。根据血迹的凝固程度和对胃内残留物的化验,可以推定死者是在凌晨时分出事的。如果死者是自杀,那么,现场就应该留有自杀工具比如微型手枪之类,然而莱格探长搜遍了整个房间,却连个作案工具的影子都没有见到。难道是他杀?可房东太太说,晚上死者进来之后就没有来过其他人,也没有听到不正常的动静,现场只有房东太太在门口留下的脚印。
  
  汉森的前妻说,她和汉森结婚后筹集了一些资金,干起了药品销售生意。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他们的事业蒸蒸日上,这时女儿又出生了。然而,幸福却是那么短暂。汉森沾染上赌博的恶习,妻子也曾再三规劝,他却是赌红了眼,不但把做买卖的流动资金“玩”光了,把全部财产和住房也输了进去,还欠下了50万元的巨额赌债。
  
  莱格探长了解到,那天晚上给汉森打电话的人,正是汉森的债主梅德。令人疑惑的是,汉森人身保险的受益人居然是梅德,而且保额正好就是50万元!
  
  梅德对此解释说,他与汉森是好朋友,一直在接济汉森。前些天,汉森对梅德说,有人要杀他,他为了报答梅德,决定投份保险,受益人是梅德。万一汉森遭遇不测,也能还掉欠梅德的钱。
  
  事发当天,梅德打电话把汉森叫出去,是劝说他要振作起来想办法还债,不要就这么一直颓废下去。当时,他们在酒馆里边喝边谈,都有证人可以证明。经过调查,梅德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发现他雇凶杀人的迹象。
  
  莱格探长带着一名手下,再次来到案发现场。他清楚地记得,汉森只穿着一条短裤,仰面躺在地板上,两只手分别举在头的两边,右边的太阳穴上中了致命的一弹,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摊血。这样的死亡姿势存有诸多疑点:如果是自杀,为什么偏偏躺在地板上?他可以躺在床上或者坐在椅子上嘛,尤其是现场没有发现自杀用的枪。莱格探长再次仔细地勘察,在地上发现了一块两寸见方的纸片。他戴上手套把纸片拿近鼻子闻了闻,然后装进了证物袋。
  
  经过对小纸片的检验,竟发现上面沾有剧毒物成分。也就是说这一小块纸,曾经包放过毒药。但毒药去哪里了呢?是不是让人吃了呢?毒死的又是谁呢?这毒药是不是死者的呢?而尸体解剖显示,死者体内不含有这种毒素。
  
  这起案件始终没有进展,就成了一件悬案,拖了下来。
  
  这天,不知老天爷怎么突然发怒了,一阵暴风骤雨过后,房东太太家的那棵大树竟被拦腰刮折。房东太太雇人把剩下的这半截树给刨掉。工人在树下的土里,掘出了一支“钢笔”来,房东太太随手扔到了桌上一个盛零碎杂物的盒子里。
  
  一次,一个房客偶然发现了“钢笔”,吃惊地告诉房东太太,这其实是一支微型手枪!经过专家的鉴定,这把微型手枪发出来的子弹,与汉森太阳穴上的弹孔相吻合,汉森正是被这把“枪”杀死的。
  
  汉森是他杀无疑了。那么,是谁枪杀了汉森后,把这把钢笔手枪埋在了树下呢?遗留在死者房间内的那张小纸片里面包着的毒药,又有什么用呢?
  
  莱格探长重新又拾起了这件一多年前的悬案,他决心在退休之前,给自己留下一个光辉的结尾。然而事与愿违,虽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案件仍然是毫无进展,莱格探长只能带着遗憾退休了。
  
  又是好些年过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钢笔手枪”的笔帽内,发现了一个折叠得很小的纸条,这才揭开了汉森枪杀案的谜底。
  
  原来起初梅德逼债的时候,汉森耍起了无赖,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后来,梅德发现汉森非常在乎他的女儿,于是威胁汉森,如果不尽快还钱,他就要找人杀了汉森的女儿。汉森害怕了,却又实在没有钱还债。
  
  一次,汉森随口对梅德说:“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要不你就把我给打死算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梅德灵机一动,问汉森,为了保住女儿,让女儿平平安安地活着,他愿不愿意去死。已是万念俱灰的汉森,想都没想地便表示同意。见此,梅德就说,他愿意拿出钱来,给汉森投保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是梅德。然后汉森就要想办法找死,自己就能获取巨额赔偿金。但是千万不能让警察局和保险公司看出汉森是故意找死,否则一分赔偿金也拿不到,汉森就白死了。梅德警告汉森说,如果他拿不到赔偿金,汉森的女儿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为了能让女儿幸福地生活,汉森“接受了任务”。之后,他就千方百计地去“找死”。
  
  事发当天晚上,梅德再次约见汉森,汉森只得硬着头皮去了。梅德交给汉森一把钢笔手枪和一包毒药,说汉森可以用这两件东西找人把自己杀了。汉森晕晕乎乎地回到租屋后,发现那只在树下鼠洞安家的大老鼠,竟然爬到自己的床上来了。他想找个什么东西打死它,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主意。
  
  汉森写好了交代事件来龙去脉的字条,塞进了钢笔手枪的笔帽里。接着,他费了好大的劲儿,逮住了那只大老鼠,把钢笔手枪枪口朝后,用胶带粘绑在大老鼠的背脊上,把那一小包毒药硬灌进了它的肚子里。再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以方便老鼠跑出去。然后,为了让老鼠能更快地离开房间,他仰躺在地板上,抬起右手用老鼠脊背上的枪指向右太阳穴,迅速按下了射击的按钮,为了迷惑警察同时把左手也举了起来。老鼠以为死里逃生,拼命跑回了它的“小窝”,毒发而亡。凶器钢笔手枪就这样与老鼠一起埋在了树下。

上一篇:光身子的新女婿

下一篇:我的官迷老爹